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上)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江雪左文字時常嘆息,傳聞他會為了不幸在戰場下犧牲的性命而哀傷,亦有傳聞他為了結束一切戰事能化身為惡鬼修羅。
但那都是傳聞。
太郎太刀初次得知江雪的傳聞是在次郎酒醉閒談時,那時他還不認識江雪,連在長廊上都未曾碰過面,聽著聽著,當下即對這人充滿好奇,究竟是菩薩或惡魔?

他第一次與江雪交談是在一次遠征裡。
兩人頭一次被編入一個小隊,當時他見識到了江雪戰無不勝的強悍,也見識到了江雪夜晚低喃的悲嘆,並非慈悲或殘忍就能簡單描述這麼一個人。
那時,被江雪深深吸引的他不由得上前攀談,起初純粹是想認識江雪左文字,想理解他嘆氣的原因,想瞭解看似冷漠的面容裡藏著什麼樣的情感。

在那之後他時常與江雪單獨相處,共同書畫或吟詩,偶爾,他也會帶江雪到現世,讓他親眼觀察和平的時代。
他希望江雪放鬆心情、發自內心地微笑,在他察覺到之時,他已然喜歡上了江雪。
曾幾何時,從「想跟這個人做朋友」的心情轉變成「希望他能幸福」,甚至是「希望自己能讓他幸福」。

兩人過甚親密的互動很快被傳遍開來,連審神者也認為兩人情投意合,刻意幫他們將房間調整到隔壁房。
然而,眾人詢問太郎太刀關於兩人的關係如何時,太郎總是笑而不解釋。
繼而詢問江雪時,沉默不回應的態度更令人撲朔迷離,直到這件事被其他的八卦蓋過之後,兩人才總算是耳根清靜些。

「好陣子沒有這麼悠閒的喝茶了。」

太郎啜了口茶,發覺江雪欲言又止的盯著他。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太郎多少能從他變化不多的神情裡察覺到真正的情緒,此時並非往常煩憂亂世的哀傷,而是有些意料外的緊張羞澀感,他沒料想到能見到江雪這樣可愛的神情。
他試探道:「你看起來有心事。」
他深深的凝視讓江雪更加窘迫,江雪抿了抿唇才謹慎問道:「我們……在交往嗎?」

對於世間情愛,江雪懂得多少?
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江雪純粹如雪,柔柔軟軟的,看似冰冷實際上一觸碰即融於指尖。
他不敢奢望江雪同他一樣為對方傾心,他更不願嚇著了江雪。

太郎太刀溫柔道:「你認為呢?」
江雪左文字:「大家都說我們是,連宗三也……」
太郎太刀:「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認為呢?」

江雪聞言抿了抿唇。
太郎微笑,先表明立場。「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是。」緊接再道:「但如果你不願意,我們就保持這樣,好嗎?」

江雪神色複雜的與他對視,像是鬆口氣也像是更加煩惱。
事實上,太郎太刀並不急著尋求答覆,也不著急要江雪接受他。
他為江雪重新添過一杯熱茶,當他把新茶遞到面前時,垂著首的江雪正緊張的抓緊衣角,不敢與他對視,由於皮膚白皙,羞澀如同雪地裡的白梅,遍地艷紅。

良久,才聽江雪細聲低語:「我不知道所謂的『交往』要做些什麼才行……」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好久沒寫這對了 (開心)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之一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中)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如他所料,江雪不曾與人交往,平時也不太留意週遭生活事物,對於情愛的理解會比一般人來得慢。
他輕輕握住對方緊張的雙手,解釋著:「先保持原來的互動方式就好,再順其自然的改變,毋須煩惱。」
聞言,江雪怔了怔,他感到訝異。「可是……既然是情侶,不需要做些特別的事情嗎?」

「是的,現階段不用,這樣就夠了。」

溫柔的太郎太刀,不曾勉強過他。
江雪望見對方笑容的瞬間,明白了一件事:太郎太刀又在配合他的步調了。
儘管他對於情侶的互動只有粗略概念,也清楚不可能止於喝茶閒聊而已,恐怕正是因為他不夠理解情愛之事,才沒有對他提出需求。

翌日,太郎太刀帶領小隊出戰,他在三日之後也隨著另一個小隊出征。
雖然兩人確認了彼此心意,在那之後卻完全沒有機會相處,無法再次深談,他滿腹心思就這麼沉甸甸的堆積著。

約莫半個月後小隊凱旋回到本丸,然而太郎太刀仍未歸來。
江雪在經過太郎太刀的房間時駐足一陣,望著一片漆黑的房間,那一晚感覺額外冷涼。
獨自一個人泡茶,獨自一個人翻閱古籍,儘管宗三與小夜偶爾會來他的房間,他仍覺得空蕩蕩的。

再過了半個月,太郎太刀的隊伍平安抵達,他還未接到消息,太郎太刀已先到他房裡,一拉開門便被太郎太刀緊緊擁住。
「江雪,我很想你。」
溫柔的嗓音在他的心湖裡盪漾出漣漪,心頭小鹿亂撞,他更加確定了,太郎太刀在他心裡已經有著特別的地位。


許久未曾享受兩人的午後時光,江雪挑了太郎最喜歡的茶葉,併坐享用宗三提供的點心,一如往常那般的輕鬆交談著。
看似未變,江雪對太郎的想法卻悄然改變,太郎不在身邊的這段時間,他反覆思考兩人之間的關係。
他很清楚他若不願意有更加親密的舉動,太郎太刀也會接納他的決定,壓抑自己的想法,但這是他所不願見的。
所謂的情侶,自然希望能做些對方開心的事。

「江雪,有心事?」
太郎太刀察覺他的分心,江雪搖了搖頭,忽然鼓足勇氣湊近對方的唇。
那是個不確定試探性的吻,在太郎太刀未做回應之前,他再覆上一吻。
他以為太郎太刀會喜悅接受,未料卻是一臉詫異,與宗三假設的情況全然不同,這令江雪皺起眉頭。「我聽說情侶都要做這種事的。」

太郎太刀聞言才回神,有些害羞的撫摸著自己的唇,儘管兩次親吻都如蜻蜓點水,他已經滿臉通紅,他趕緊追問:「這難道是宗三的建議?」
「對。」
江雪靜靜的說著,儘管與他接吻了,卻仍如冰雪那般未有情感起伏,這也是他常被誤會冷漠無情的原因,然而太郎很清楚純粹是江雪不擅長表達情緒,他所認識的江雪可是他人所無法想像的可愛。
此時此刻,依他對江雪理解,該是因為江雪已察覺到情感因此才想做些改變吧。
明白江雪越來越在意他,他自然是遠比起打勝戰更加喜悅。

「宗三還說……」江雪頓陣。「要你教我怎麼做愛。」

太郎太刀苦笑。
宗三阿宗三,刻意設陷,並且要他收拾局面嗎?!
他對江雪當然有性慾,他只是不願勉強江雪迎合他的需求,因此即使只限於精神上的戀愛也很足夠。
他嘗試安撫江雪。「江雪,不用急著這種事,現在的相處方式就很愉快了。」
江雪凝視著認真想勸阻他的太郎。
太郎太刀沒有出現宗三所言『喜出望外』,反而是一再推阻,這令江雪有些失落。
弄巧成拙了嗎?他低聲道:「但你完全沒有教我的念頭吧,我雖然不太懂,但我很清楚情侶之間不可能只是喝茶牽手的。」

太郎太刀正面臨棘手的問題,當心儀已久的人主動邀約床笫之事,如何拒絕?
再不逃離此地,將無法懸崖勒馬,他很清楚卻無法移開江雪的視線,他更不忍見江雪流露失落的神情。

「還是說,太郎你其實不想碰我?」
「不是,真的不是。」
「那麼請你告訴我,情侶之間除了親吻之外要如何增進感情。」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我又爆字數了,只好再分一篇。。。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下)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R18有
不能接受者請離



他一直按耐的渴望一旦越界,就不可能再把它困在心籠裡。

那瞬間的凝視勝過千言萬語。
太郎輕聲道:「等會你若覺得不舒服,告訴我,我會停下來。」
髮絲觸碰到頸子時令江雪有些發癢,他縮了縮肩膀,似懂非懂的點了頭,揣想得到結果,只是腦海裡無法勾勒出詳細過程。
「不要緊,照你想做的去做就好。」
「江雪。」太郎捧起他的臉頰。「比起我自己,我更想讓你覺得舒服喔。」

正值黃昏之際,暖陽鍍在江雪淡然的面容上,為他的神色增潤許多,甚至太郎一時恍惚,認為見著了江雪羞澀的神情,迷戀的親吻上去,那吻猶如晨露般甘甜。

江雪感覺到心悸比往常厲害,他向來不過多的情緒,即便面對眾多敵方依然臨危不亂,但此時卻有些緊張,這對江雪而言是相當陌生的感覺。

唇辦反覆吻合,如蝶尋蜜那般流連忘返,難以止歇,太郎忘情的探入唇內,纏捲彼此的舌。
濃情密意的吻令江雪有些招架不能,他才呼出一口氣,片刻再被熱情的吻了上來,一遍一遍的吮吸、頂壓,直到江雪被吻到腰間有些酥軟,太郎太刀順著氣氛將江雪壓下,迅速解開腰帶,一手撫摸纖瘦的腰身,一手摸上江雪的私密處,掌心開始摩擦沉睡的分身。
「……太郎,等一下……」
從未被人碰過的江雪有些疑慮,下半身被一個男人握住,即便對方是信賴的太郎太刀也無法習慣,他的不安迎上太郎溫柔的視線。
「非得碰那個地方嗎?」
「這個……是進行床事的一部分吧。」太郎慢條斯理的解釋著。

或許是因為江雪對這方面不太熟悉,儘管他確實是按照江雪所央求才行動,此刻卻有些罪惡感。
這大概是想像與現實的差距,即使做好與男人做愛的覺悟,實際面臨場合時不一定真的能接受。實際上他比江雪更希望能與對方合為一體,然而江雪若無法接受男性之間的撫摸方式,他現在還保有理智能打住,趕緊離開後找個地方處理便成。

江雪望著他在內心衡量,良久後泛起羞澀的紅暈,有些吞吐的回著:「我……明白了。」
看樣子是接受他繼續進行親密行為。

太郎喜歡看江雪出現害羞的情緒,尤其是為了他而害羞的情況,這算是佔有慾吧。
一想到只有自己能讓江雪露出這般神情,便喜上眉梢了起來。

「江雪,我好想快點進入你的身體,跟你結合……但是我太急的話,會把你弄壞的,所以需要一點步驟。」
他在江雪的耳旁低語,充滿磁性的嗓音令江雪更加滿臉通紅。
「……嗯,反正……我相信你。」
「這麼信任我,反而有點罪惡感。」

兩人身材有明顯的差距,太郎怕弄疼了江雪,儘可能的放輕動作。
江雪縱然不明白為何須先磨擦私密處,仍是將自己交給了太郎,他的遲疑很快被磨擦帶來的快感蓋過,當粗礪的指尖婆娑在菁身時,彷彿被下了怪異的藥水,體內有股難以壓抑的慾望正逐漸擴大。
「太……太郎嗯……」
隨著太郎的速度加快,酥酥麻麻的感覺開始爬竄全身,侵蝕他的思緒,讓他無法再做多餘的思考,僅能依照太郎的觸摸而反應。
江雪渾身顫抖,雙眸漸漸迷離,向來禁慾的他難以招架被喚出的慾望,他只能試著不發出淫蕩的聲音。

糟糕了,感覺完全超過他的想像。
江雪有些慌張,自知快無法保持原本的自己了。

分泌出的黏稠物沾染太郎的整個手掌,江雪這次沒有勇氣去問方才他解放的是什麼液體。

「我真的很喜歡你為了我而臉紅。」
「不要看。」江雪皺起眉頭,覺得肯定失態極了。
「很好看的,真的。」
太郎不蹉跎的將他的雙腿分開,他用方才沾染液體的手持續摸索到後方的蜜庭。
江雪怔了怔,還未得及詢問,太郎的指頭已深入他的體內。
「啊啊……」情慾發酵中不小心流洩了幾個音,他感到羞恥的按住自己的唇,同時太郎再插入一根指頭,指頭在甬道內攪動帶來了異樣感,不由得弓起身子,過瘦的腰身呈現誘人的弧線,彷彿一折便斷,深怕稍微一用力,便會弄壞了江雪。
他將江雪的雙腿放在他的肩膀上,硬挺的火熱只是緊貼著穴口就令江雪顫抖不已。

慾望逼得江雪無法冷靜思考。
這裡不是戰場,無法以戰術決定輸贏,對江雪而言,是全然未知的領域。
他無法理解被太郎碰過的地方為何如此難耐,似乎正渴望太郎再多點觸摸,他不清楚他想要什麼,但他直覺太郎能夠幫他消解燎火般綿延而生的酥麻感,他只能無助的望著太郎。
「太郎……快點……」
江雪陷入慾望的失神模樣令太郎艱澀的嚥了一口水,太郎不再猶豫,悶哼一聲後硬挺的碩大進入了渴望已久的身體。
「嗯……啊……」
火熱的慾望在甬道內抽動,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撞擊,江雪纖瘦的身體隨著劇烈晃動,聲音因為撞擊而片片段段地發出碎音。
「啊啊……哈……」
曖昧而濃重的喘息聲正環繞彼此,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聲音,只要太郎一個抽動,他便發出難以想像的呻吟,太過羞恥,他立即咬住自己的手,試圖蓋住聲音。
「……唔……」
「江雪,沒事的,我想聽你的聲音。」
太郎在他耳旁低聲安撫,在當下淫色歡愉的場面下,溫柔的嗓音是催促劑,令江雪更加難耐渴望太郎的慾望,他不停的晃著腦袋。「……太羞恥……」
他害怕陷入慾望的自己會在對方面前盡出糗態,深怕拿捏不好,被太郎認為他太淫蕩。

「這裡不是戰場,沒有輸贏的問題。」
「……但是……」
「請讓我聽你的聲音。」

太郎將他的手拉往自己的頸背勾著,彼此緊緊擁抱,江雪再無法藏住呻吟,無助的跟隨太郎的動作而掀起激情的狂瀾,一同沉淪於對彼此的情慾。
太郎在他的身體內抽動,自己也隨著太郎的律動而呻吟,彼此正以最親密的方式,把最深刻的一面坦露出來,結合為一體。
在慾望的浪潮中,有著不需言語的默契,此時此刻,彷彿靈魂深處彼此交融。



江雪醒來之際已是半夜,一睜眼便見太郎溫柔的抵著他的額頭,四目交接時回憶起方才在對方懷抱中喘息的景況,江雪不禁臉紅到耳根。

「身體會很難受嗎?」
「餓了餓?」
「有點不放心你,今晚我留在這裡,可以嗎?」

太郎太刀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疲累的江雪只能搖頭或點頭來代替回應。
望著對方一會擔心一會放心的神情,江雪覺得心裡頭流竄著暖意。
身體有著白芙蓉香味,衣服也被換了一套,想必是太郎已替他清潔過。
好像夫妻一樣,望著想餵食他的太郎,江雪不由得萌生此念頭。

江雪向來習慣獨自一人的靜謐夜晚,握著佛珠冥思才能從殺戮的記憶裡保持自我;然而今晚,他察覺與太郎相倚的夜晚裡,心靈更為平靜。
他不禁朝太郎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春雪的初融,冰水落於湖面,逐漸泛開的漣漪在月夜下波光粼粼,成為最美的風景。




完結

六枋璟檀
2016.08.16.
每完坑一個故事我都要感謝老天一下XD

我總算讓這對有個H了
希望製作中的刀劍動畫裡,太郎跟江雪也都能出場!!!

https://www.plurk.com/p/lsf4ik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刀劍亂舞/塗]

填上之前的太江 (たろ江 )






http://www.plurk.com/p/lh43ug


 
.
.
親吻30題: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


刀劍亂舞
耽美同人

太郎太刀x江雪左文字

設定前提:兩人已交往狀態



漫漫長夜,飛雪紛飛。
無預警的雪夜,驟降的溫度令人發顫,雪地裡落下觸目的腥紅血跡,那是江雪左文字的血。
淡藍色的髮絲被風吹得凌亂,在風的肆虐下,長髮幾乎遮住他的面容。
江雪輕輕摸過宗三與小夜的面頰,安心的牽了牽嘴角,在最後的意識裡只喊了一個名字。
──太郎。




天際相連的另一端,有個男人正望著遠方,朦朧月色流瀉出令人心煩與焦慮的氣氛。
一日復一日的等待,太郎太刀這段期間不間斷的守候著江雪的消息,卻是一日日的沉下心。
算了算時日,這兩日該能得知出征隊伍的情況了。
距離上次與江雪見面的日子即將滿34日,太郎嘆出無盡思念的白煙,靠在窗旁的身影彷彿一幅畫,時間靜止在月夜裡。
這一夜,他依舊未能等到消息。

翌日,大地仍被皚皚白雪覆蓋,所幸通風報信的傳令兵已趕回本丸。
當次郎告訴太郎有關江雪的狀況時,向來冷靜的他有好一片刻無法動作,只能緊緊握著江雪出征前交給他的那串佛珠,喃喃著:「他不會有事的。」
聲線沉重的重覆好幾回,藉著輕撥佛珠以回想江雪在身邊的感覺,抑制心底深處的不安。

宛如世紀之久,這一夜相比起之前更加漫長。
征討的隊伍遲延了,未能在預定時間內回歸本丸,隨著分分秒秒,忐忑幾乎佔據太郎的所有心思。
「江雪……」
止不住的擔憂令他手上的佛珠越漸沉重的難以掌握,僅能朝江雪即將歸來的方向繼續祈禱著。

天際在祈求的心念中逐漸泛白,窩在他後方歇息的次郎太刀被刺眼的曙光擾醒。
次郎眨了眨眼,倦意滿滿的繼續翻了個身,驀然,外頭傳來的馬蹄聲令次郎猛然坐起身,正想出聲時,只見向來冷靜的太郎早已跨出步伐。

高大的身子在長廊上的快步很快引起眾人側目,大夥配合的讓出順暢的通道,無奈太郎依然差了一步,當趕到療傷室時,門扉早已緊閉。
他失落的走上前,額碰著隔絕的門輕嘆一聲,薄薄紙片的另一端,依稀能看見江雪的身影,卻感覺如此遙遠。

「又錯過了。」
當他參與的隊伍凱旋歸來時,江雪早已出發,那時沒能來得及將佛珠交還。

「江雪為了保護左文字兄弟而身受重傷,正在治療中。」──審神者沉重的語調彷彿在缺水的井窟裡投入更大的石塊。
他的肩膀被重拍了兩下,次郎也在旁安慰,然而心繫著江雪的他,一個字也無法入耳。

他因為江雪而愛上冬日的雪景,此時卻恐懼這場雪會帶走江雪。
小夜同他一起守候在門外,兩人沉默併坐著、等待著、為同一個人祈禱著。
次郎怕他們餓著了或挨了冷,來來回回奔波好幾趟。
偶爾他會發現宗三在遠方偷偷觀察,見他倆仍在外頭等待,明白江雪未能脫離險境,便會失落的轉身離去。

再一個清晨,這一日的風雪完全驟止,恢復寧靜而沉穩的冬日,日陽冉冉上升,曙光的溫度使得葉面上的冰雪逐漸消融,掉落的聲響吵醒了太郎。
他驚覺又過了一夜,代表希望的日陽從遠方天空升起,太郎瞇起雙眼。
當他再次為江雪祈禱時,治療室的門同一時刻被人拉開,並且告知他:「江雪的傷勢已經穩定了,只消等待時間轉醒。」
而回應太郎請求的,他終於得以入內。


♦♦


江雪做了一場長夢,疲累而心碎的夢。
夢的過程充滿戰爭與人們的悲鳴,他想阻止事態惡化,伸出的雙手卻盡是腥紅,分出不自己與他人的血液,在血泊中無能為力。
鮮血成了一片血海,氣力即將用盡的他逐漸被血水所淹沒,就在放棄之際,一隻手強而有力的拉住他。

「太郎……」

深深住在他心底的人回應他的期待,適時的出現了。
他喜歡對方堅毅的深眸,更喜歡總在望向他時綻出的柔和光芒。
上方的太郎朝他微微一笑,一絲暖意深深撞擊他的胸口,片刻江雪不再猶豫,朝太郎伸出另一隻手。




當江雪睜眼時,他察覺自己正躺在治療室裡。
冰冷的氣氛讓他對比感覺到手心的溫暖,他好奇看向握緊他的人,同時間對方也正深深的凝視他。
太郎那張優雅絕美的面容此時充滿憂傷,見他意識清楚才鬆了一口氣。
「終於見面了,江雪。」
太郎如釋重負的輕嘆,「相隔將近要40日之久了。」接著以額頭貼住他的額,高大的身體幾乎壓了下來,卻相當留心的避開他的傷口。
江雪:「我剛才有夢到你,太郎。」
太郎:「喔?什麼樣的夢?」
江雪笑而不語。
但能從輕鬆的神情裡猜出「該不是個壞夢」。
太郎輕輕擁住他,吻上他的眉尖,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眷戀著,珍惜寶物般。
江雪反射性的也想擁抱對方,想觸碰廝磨著他的戀人,卻發現右手、右腳仍纏著紗布,停頓一陣後複雜一笑。「真狼狽的模樣。」
他回想起當時撐著氣力獲得勝利的情況,有些感慨。
這副身體依舊要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

讀出他心思的太郎有些難過的牽了牽唇角。
「……疼嗎?」太郎撥開他的髮絲,極輕的低音,飽含著疼惜,望著江雪的眼神裡藏了難以言盡的情感。
江雪靠著他,搖首。「沒什麼感覺了。」
畢竟不是人類,不同於一般的治療速度。
淡淡的語調,彷彿不屬於自己的身體。「比起戰爭帶給世人的痛苦,這樣又算得了什麼?」

並非首次聽江雪如此道來,總是將蒼生的存活更優先於己。
起初,太郎便是因此而對他印象深刻,如此淡然、甚至被形容為冷漠的江雪左文字,內心竟如此熾熱。
在此之前他早耳聞江雪左文字頂尖的實力,然而實際接觸才明瞭,江雪的強悍不僅是戰鬥技能,更是那份憂感於世間萬物的慈悲。

只是物換星移,兩人早已從戰友變為戀人。
從前太郎會感到敬佩,時至今日聽聞懷中的江雪仍然吐出相同話語,聽在太郎耳裡是萬般的不捨。
如同人類生離死別般的無奈。

「江雪,你若不在了,我會非常悲傷。」太郎溫柔握住江雪的手,覆上輕吻,隨後將那串佛珠交還給江雪。
「我會陪你迎向戰爭完全結束,所以,請你無論如何都要活下來。」
溫柔的嗓音包覆他,如同本人給予的擁抱那樣令人安心。

莫名的,江雪感覺對方或許是不願意造成他的困擾,才沒有把「為了我活下來。」的願望強加於他。
事實上不僅是太郎,他也早已無法割捨對方了。
一想像他與太郎之間倘若失去任何一方,將承受多少的痛苦思念,江雪的心頭便被難受的拉扯著。
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間有了兄弟以外的羈絆,江雪揚起複雜的微笑。
或許會成為自己的弱點,但他更相信,那會是繼續支持他活下去的勇氣。

「我答應你。」
他深深埋入太郎的懷中,頭一次覺得出征之後的早晨是如此的祥和。
自己的力量不再只是用於戰鬥,而是能保護所愛的一切。
「我會為了你、為了兄弟們珍惜自己……同樣的,請你也要答應我。」



♦♦


「你怎麼不進去見見你的江雪哥哥?」

次郎將治療室的房門拉上,回頭戳了戳小夜的臉頰,那孩子像隻貓般的看了他一眼,便將頭抵在雙腿上,繼續坐在原先等待的位置。

「小夜是個貼心的孩子。」不知何時也坐在小夜身旁的宗三淡淡一笑,他摸了摸小夜的頭,兄弟倆想見江雪的心情不亞於太郎,卻願意把時間先讓給對方。
因為他們希望能見到江雪發自內心的微笑,不負期待的,他們確實見到了。
次郎能揣測兩兄弟的心思,片刻,他手臂一伸地將兩人攬入懷中,摸了摸宗三的頭,再揉了揉皺起眉頭的小夜。
「走吧,去喝酒!這時候就是要喝酒慶祝呢!」次郎笑著。

宗三遲疑的看著熱情的次郎,再留意小夜似乎想接受對方的邀請,也溫柔一笑的接受。
宗三:「不錯呢,這時候確實就是要喝幾口……但是請不要又把小夜灌醉了,他醉後可是很麻煩的,江雪大哥也會生氣。」

次郎:「知道知道、要是又害小夜跑去安定跟清光或誰的房裡鬧,別說你大哥,我大哥肯定會先把我宰了!」




完結

By 六枋璟檀
2015.11.13.

為米拉寫的 太郎x江雪 文
我終於填完坑了!
雖然前面有點嚴肅,但還好後面還是讓太郎江雪甜甜蜜蜜了 (應該)

最後那個「答應」不是旗子!不是旗子喔!(我可是親媽派的阿XD)





其實我已經一個月(多?)沒碰刀劍了QwQ
大概要到明年才能看看有沒有機會回歸了
但我愛江雪的心還是不變的~!



http://www.plurk.com/p/lbp8gt 

.
-----   -----   -----
2015/11/14 【BLEACH死神】我愛白草莓(虛一護x一護)
拍手感謝!

和風50題
零三. 彼方

刀劍亂舞
耽美同人

小狐丸x三日月

H有

無法接受男神被壓的,請離




春雨頻繁,戰事梢歇。
好一陣子未見旖旎的日麗風和,抬首所見的僅有烏雲滿佈天際以及打落在臉上的陣陣雨滴。
午後的氣溫稍暖,農田此時仍被雨水洗滌著,這一日被安排農作事務的三日月靜靜的坐在屋簷下,遙望著遠方的烏雲。

骨喰以及鯰尾經過時覺得有趣,隨著坐在三日月旁邊的位置,兩人光著腳的空踏著,感受天降沁入的冷涼感。
鯰尾嘻嘻哈哈的越踏越大力,骨喰則專注的看著雨水流過雙腳後滴落,一動一靜的兩人忽然有默契的看向靠著柱子歇息的三日月,他悄悄在一旁討個午睡。

「爺爺剛才到底在看什麼啊?明明什麼也沒有……」鯰尾不解的觀察遠方,不止歇的雨使得鳥獸們必須找個落角處躲雨,天空裡除了烏雲之外沒有任何稀奇的事物。
「他在等一個人。」骨喰的眼神向來平平淡淡,不同於時常外放出情緒的鯰尾,然而此時的他也透露出擔憂的情緒。「聽一期哥說是在等一個彼方的人。」

「嘿!?是我們的夥伴嗎?厲害嗎?比一期哥哥還強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名字好像是『小狐丸』。」

仍在遠方的小狐丸,據說高大又英武,同是三條家的英勇戰士。
三日月爺爺每日只能透過思念與彼方的他相見。





三日月睜眼時,發現自己正位在臥房,蟬聲傳入耳裡提醒著秋日的到臨。
此時是深夜。
熟悉的體溫正靠在他身旁,他習慣性的朝那人望去,發現那人正喃喃的說著夢話。
他望著那人的睡顏,勾起了俊美的笑角。
小狐丸的銀髮在月光的灑落下熠熠發亮,剛強中帶有柔韌,三日月喜歡在對方熟睡時摸著那頭柔順的銀長髮。

須臾,那人原先閉著的雙眼猛然睜開,握住他的手腕,注視著三日月的視線既熾熱又強烈。
三日月先是一愣,才啟口,聲音即被收在親吻的唇片裡。
小狐丸扣住他的後腦勺,撬開齒列並探入唇內,吮纏彼此溫熱的丁香,流連忘返的品嚐甘蜜,索求對方的氣味。
三日月因為深吻而迷離的雙眸,成功煽動小狐丸不久前才歇息的慾望。
小狐丸傾身壓住他,吻自唇移至頸部,再移至他的鎖骨,扯開他已鬆開的內衣,粗厲的指尖在胸前婆娑一陣,反覆揉捏瑟縮的紅豆,細微的刺痛感令三日月不禁輕吟。
那聲誘惑的人音帶著熱息彿過男人的耳殼,有意無意地助長小狐丸的慾望。
「小狐……」
「你先誘惑我的。」
小狐丸感覺到下身的熱源蔓延擴散,催促著動作,干擾著思考,無法按耐的扯掉彼此剩下的束縛。
他將三日月的手引領到自己的男根,自己溫熱的大掌也覆蓋住對方的,彼此在摩擦中喘息,感受對方私密的灼熱,周圍氣溫逐漸燃升,狂熱的跳躍。
「呼……哈……」
小狐丸的另一手撫摸他的腰線,眷戀的游移著,他細吻著三日月的耳廓,「我想要你,三日月。」挑逗的低音充滿柔情,掌握對方脆弱的力道卻是強而有力的訴說著佔有。
套弄分身的速度再加快,撩撥對方的生理慾望,直到三日月跟不上速度的軟靠在他的肩上。
小狐丸攬在他腰背上的手順勢下移,修長的指頭先在穴口外輕輕撫弄,溫柔而不蹉跎的探入兩根,緩慢地抽動。
小狐丸感覺到靠在他身上的三日月正努力壓抑呻吟,「三日月,」他親吻三日月緊咬的嘴唇,沉穩的低音正嘗試安撫對方緊張的情緒。「讓我聽聽你的聲音。」
「唔……」
「這裡只有我們,我想聽你的聲音。」
三日月在細碎的溫柔親吻中放鬆,壓抑的聲音也漸漸放開。
磨擦甬道的指頭從兩根變成四根,穿梭的力道蒸騰出慾望的火焰,感官逐漸被生理刺激淹沒。
「嗯嗯……啊……」
他忘我的接受慾望的佔領,一如既往小狐丸給予的情熱撞擊身體任一處,令他沉醉。
三日月的意識逐漸散亂,雙腿架在對方的肩上,挑逗他後穴的指頭早已換成堅熱的硬挺,火熱正在他體內叫囂著『想要他』的渴望,抽插著,眷戀而貪婪的一次又一次。
兩人以相同的頻率激烈喘息,感受無與倫比的結合。
三日月撫摸對方已汗涔的臉頰,他的身心同樣也渴望著小狐丸,他親吻所深愛的小狐丸,隨著劇烈的浪潮一起達到高峰。




「爺爺!」

「爺爺!三日月爺爺!」

三日月聽見雨聲環繞,雨日的氣味逐漸充斥鼻端,隨著呼喚聲他緩緩睜眼。
鯰尾明亮的雙眸睜得圓圓大大的,連平時不太表現情緒的骨喰也露出既擔憂又喜悅的複雜神色,兩人目不轉睛盯著他,接著異口同聲:
「爺爺,剛才鍛刀房傳來了好消息喔──」

思念能傳達到彼方,超越肉體、時空、任何的物體與形式,引領思念之人來到面前。



完結

By六枋璟檀
2015.09.09.
http://www.plurk.com/p/l7ltoe

 
.
.
[刀劍亂舞]
拖了很久一直忘記整理到這邊的
博多藤四郎的真劍必殺XD
.

.
.


.
.
http://www.plurk.com/p/l0zh0e 
.
.
順利把(三日月)傳單印刷回來了~
一次OK的感覺很愉悅
.

.
其實我本來是想CWT跟爺爺那場都用這張當傳單就好
然後要出什麼再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的思考(沒有很強求...喂)
但是朋友自告奮勇願意幫我畫小狐三日的封面 (請相信我~我是很感謝的笑說這件事)
所以......小狐三日小說無料可能也許大概真的會努力 (哭笑) (可是我現在連一個字都沒打)
(大概還有太郎江雪的無料XDD)
.

和風50題
零一. 居待月

刀劍亂舞
耽美BL同人


太郎x江雪

反正……不能接受這對的就請自行移動腳步啦 XD

.
.
.
秋末無月,冷涼如水;無風之夜,如此靜悄。
滿月之後的居待月夜晚,明月本就稍晚才爬上天頂,適巧烏雲遍佈,今夜恐是難待皎潔之光的降臨。
江雪左文字望向無底的闇夜,今日連一點星光也未浮現,詭譎的氣息如戰場的噩夢,冷涼沁入,胸口的不安隨之擴大,他忍不住逸出長嘆。
而那聲嘆息,正巧被太郎太刀收入耳裡。

他人說江雪冷冽如雪,總在輕如飄雪的嘆息中,殘忍而又慈悲的結束戰役。
然而在太郎耳裡聽來卻如初春的融冰,滿是暖意與生機,在他首次發現江雪為屍首誦經會流露哀傷神情之時,此後便無法移去目光。

前些日子,宗三從戰場負傷回來,傷勢不輕,他明白江雪心有餘悸的感覺還未退,偏偏這幾日小夜跟幾位短刀孩子又繼而前往市中夜戰,身為長兄的江雪會如何掛心,太郎揣摩得到。
而他確實也理解江雪,在房裡尋不到,不消多久便準確猜到江雪會在此處等待小夜平安歸來的消息。
此處靜謐優雅,平時鮮少人經過,離報捷處亦不過遠,確是適合江雪等待的地點。

無月之下,油燈映照的晦暗光線,反而不如江雪絕麗的雪白髮色來得明亮。
江雪手上正握著一串佛珠,嘴裡唸唸有詞,雙眼貌似看向遠方實際上卻無焦距。
太郎忍不住道:「小夜會平安的。」
未預料的一陣男聲自不遠處傳來,令心煩意亂的江雪一愣,手上的動作也跟著停止。

對方高挑的身影佇立在長廊遠一端,瞧不清面容,然而江雪自熟悉的身影與嗓音,很快便知曉來者,太郎太刀,他踏著穩健的步伐而來。
太郎與生俱來有著大太刀的威嚴,但江雪在實際與他相處後,卻發現對方心思細膩而溫柔,很快地成了知己。

「我明白你擔心小夜,但夜涼,先回房吧。」低沉而穩重的嗓音在夜裡迴響,撞擊江雪的耳膜。
江雪望向已來到他身旁並俯身凝視他的太郎,高大的身軀並未造成壓迫感,江雪直接迎上與冷峻形象正反的熱烈眼神。
如慣的,他從太郎的眸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江雪從前不認為自己身上存有暖色,但在太郎太刀的眼眸裡,在他眼眸映出自己身影的當下,總能見到自己被滿溢的暖色包圍。

「江雪,與我回房內等吧。」太郎再次勸言,卻同時在江雪身旁坐定,或許是早已猜測到對方接下來的回應。
「再等一會。」江雪緩道,有些疲累的語氣。
目光再回到仍是無月的天頂,算時間也該露出月色了,卻仍藏在厚重的烏雲裡,如此悶重的夜晚。「無月,難眠。」

太郎理解的沉吟一陣。
「那好,我陪你等,無論是等月色或是等小夜。」
溫柔的嗓音在晚秋的夜晚裡特顯暖意,在太郎決定陪他之後,江雪原先忐忑的心情稍減,多了安心的神色。

風起了,打在枝葉上颳起簌簌聲響,突然而至的陣風逐漸吹走沉重的黑雲,月光沐浴的範圍漸次擴大,掃開原先漆闇的夜晚。
晦澀詭譎的天頂轉而明亮,江雪忍不住往上空一瞧,皎潔的月光令他心情為之舒坦,勾起淺淺的笑角。

「如果能早一點結束戰爭,就好了。」
「是,我也這麼認為。」

太郎伸手撥開對方被風吹亂的長髮,拇指輕輕撫摸他的臉頰,隨後指頭移到方才勾起微笑的唇角。
江雪的笑容彷彿冬陽,如畫的白雪融了,染上春意盎然。

太郎不禁覆上他的雙唇,溫柔的親吻著,親密的斯磨著,撫摸與細吻有如細碎的櫻辦拂過。
江雪在第一時間有些遲疑,卻沒有拒絕對方繼續吻覆的動作。
倘若他真不願意,太郎肯定會收手,絕不會強迫的進逼──閃過這串念頭的自己,選擇的亦非拒絕,而是接受太郎給予的深吻。

已非初次與太郎接吻,這層關係令江雪難以解釋。
然而自他意識到時,太郎就已經隨時溫柔的陪在身旁,傾聽彼此的心事,理解對方。
相知相惜的兩把刀,究竟能屬於什麼關係?能走到如何的盡頭?
江雪左文字,覺得在紛亂的時代裡思考這件事似乎過於奢侈了。

「小夜他們要回來了。」
片刻,太郎放開溫柔的吻,他朝方才聽見捷報聲音的方位再次確認,頃刻再以拇指輕輕擦過對方潤濕而柔軟的唇。「看來是凱旋而歸,放心了。」

「嗯……」
江雪微微一笑,唯有在太郎面前,他才能退去那份必須的堅強。
他靠在太郎的肩頭上,逸出一息輕嘆,這瞬間,忽然明白何謂人世間的情與愛。




By六枋璟檀
2015.06.04.
http://www.plurk.com/p/l0bdwt

http://goo.gl/whIXgc

如果有靈感的話,應該還會挑戰其他對 

.

http://episode.cc/about/navypoppy
這篇 太郎x江雪 上那一週的EP文學牆了
覺得開心感謝
.


.

-----   -----   -----
2015.06.05. 准桃》蔚藍以前的准剛愛-2(慎入)
拍手感謝!

.
.
[刀劍亂舞]
白峰老師(親媽)的兼定跟國廣 (土方組)!!!
我懂國廣每天喊兼桑的心情!!!我懂!!!
.

.

.
討論

http://www.plurk.com/p/l1t4d2 
.
.
-----   -----   -----
2015/08/19 [耽美BL] 鑽石王牌同人:降御 (降谷x御幸) <唇舌交纏的熱吻>/[櫻井孝宏]眼鏡男子票選第一名:御幸一也
拍手感謝!






[刀劍亂舞]
虎徹兄弟的真劍必殺
.

.

.

.
.
大哥跟二哥的互動有點萌
.

.

.

.

.
.

.

.

.

.
.
討論
http://www.plurk.com/p/kyquh5
.
.
我喜歡上大哥x二哥 (長x蜂)這對了!!!!!!
http://www.plurk.com/p/kyvqc4
.
.
另外更正一下大哥的名字:長曾祢
長曾祢x 蜂須賀好萌!!!!!
.


   













.
.
這是之前刀劍時候的日記XD
之前一直沒時間整理
.
.
[刀劍亂腐]
兼定跟國廣這對真的太可愛了><
小國廣一直「兼さん、兼さん」的喊著,真是隻可愛的小忠犬(blush)
然後在我把國廣升「特」看到他又呼喊兼さん之後,馬上就鍛到兼さん!!!!!!
這一定是國廣愛的力量 
.
兼廣(兼堀)愛的紀念對話
http://www.plurk.com/p/kpjiec
.
.
.
[月刊少女野崎君]
漫畫59話
有鹿堀鹿!!/野千/還有堀野XDDDDD
.
鹿島煩惱著該如何才能融入角色情境
跟小千代討論時正好野崎經過
沒想到野崎完全能說出角色心裡的想法,拜他為老師(野崎就是編劇者嘛但鹿島不知道這點)
.
鹿島果然就是個無可救藥的堀廚!!!!! (蓋章認證)
「想結婚的對象?」
「堀學長」
「希望誰幫你生孩子?」
「堀學長」

.
我相信鹿島就算未來有搶堀的女友是因為她愛堀 
..
野崎!!!
為什麼你想像跟堀學長交往的對象會是你XDDDDD!!!!
(雖然你確實是絕對不會被鹿島拐走的最佳想像人選 )
重點是
居然還是小受的位置~你果然是受嗎!!!
.
為了要讓鹿島揣摩出角色的心情
野崎要她最近都不能跟學長見面
但沒想到是學長大受打擊www --(心愛的寵物不理他了--
這對果然好萌好可愛!!!!
.
鹿島:「好痛苦……我想跟學長玩,想跟學長你追我趕」
你追我趕好閃
這樣痛苦煩惱的鹿島好可愛 多麼深愛學長啊!!!!!
.
光是分離還不夠,野崎還刻意要刺激出鹿島的忌妒心
野崎:「我今天中午要跟堀學長一起吃飯」
把自己扮演成鹿島的情敵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野崎君!!!!
我懷疑你是真的愛上堀學長了
.
好幾天沒看到學長,沒跟學長說話,鹿島身心俱疲
於是,鹿島終於握著堀的手深情告白了!!!!!!!!!!!!!!
.
恭喜鹿島終於揣摩出男主角對女主角(堀)的思念之情 
.
果然要鹿島離開堀是不可能的!!!!
而且經過這事件,堀對鹿島比較溫柔了
害羞的堀表達愛意的方式一直都很特別!!!!
.
最後,野崎終於也對小千代有所表達了(?)
.
野崎下次請寫王子(鹿島)x王子的好友或騎士(由堀扮演)的愛情劇吧!!!!
然後我相信大家不介意你真的扮演鹿島的情敵
.
討論
http://www.plurk.com/p/kn2jqs
.
.
-----   -----   -----
2015/04/08 Get Backers》蠻銀:煙花.兩人的第一個七夕
2015/04/11 KinKi Kids》光剛:愛夜(17N)
2015/04/12 [耽美同人]戰國BASARA左三(左近x三成 ) <所謂一見鍾情>
拍手感謝!




.
[刀劍亂舞]
.
其實距離我在噗浪喊叫已經隔很多日子了
42把刀男人也早就收齊
一直忘記來blog放心得
.
雖然也很想玩玩刀劍同人
但現在還在找感覺 
.
以下是之前的討論
.
1.於是,我也劍男人了
http://www.plurk.com/p/kou3r9
.
.
2.之前一直嚷著撿不到鯰尾,今天在路上一口氣撿到兩把
我終於讓鯰尾跟骨喰這對美人兄弟團圓了!!!
另外,「兼堀」這CP真的不錯

http://www.plurk.com/p/kpag2a
.
.
3.和泉守兼定跟堀川國廣這對太可愛了><
小堀川一直「兼さん、兼さん」的喊著,真是隻可愛的小忠犬(blush)
http://www.plurk.com/p/kpjiec
.
.
4.三日月來我家了阿阿阿阿 (CV烏海浩輔)
我要來去煮紅豆飯慶祝!!!!!(不對)

http://www.plurk.com/p/kpuwjf.
.
.
5.耶~~螢丸來我家了!!!
江雪也快40等了

http://www.plurk.com/p/kqjjt7
.
.
6.之前就聽說岩融是正太控
本來我還不信的,但我今天用螢丸當祕書刀,他真的就來我家了

http://www.plurk.com/p/kqsam9
.
.
7.我家終於也破5-4了!!
阿津賀志山‧厚樫山的BGM好讚! (音量注意).

.
http://www.plurk.com/p/kqxml2
.
.
8.推薦,推特上流傳的5-3撿到小狐丸的方式!
我用這個配置兩把打刀的方法
今天撿到兩把岩融、一把太郎、一把次郎
(雖然我在撿到太郎前,已經先鍛到太郎了XD 要馬就是不來,要馬就是一起來......)

http://www.plurk.com/p/kr63xj
.
.
.
「兼堀」這一對感覺真的不錯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8295207
.
兼さんと堀川くん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8284991

.
.
-----   -----   -----
2015/02/16 【終極一班:東雨、亞雨、雷雨】文章連結
2015/02/21 KinKi光剛》我的&#20993;鑽明星男友(25)by lina
2015/03/01 【WEISS(白色獵人/白色十字架):AK/YK/健總受】、家庭教師》告白陷阱:RL(里藍(リボラン))(H有)
拍手感謝!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