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自創耽美:不要太粗魯(17)】
五色地平線  
鮮網網址後代碼100100255

文by:楓葉牡丹( 頁緋 )
禁止轉載  Dec 8th, 2010


【自創耽美:不要太粗魯(17)】
五色地平線  
鮮網網址後代碼100100255

文by:楓葉牡丹( 頁緋 )
禁止轉載  Dec 8th, 2010


不自然的碰撞聲吵醒了釉,他起床察看,本來是悠悠哉哉的打哈欠,定眼一看後整個人傻住。
方才的髮男孩被稜壓制在下,稜還掐著少年,神情不似玩笑。

「你們……稜!你在幹嘛!?」
系澄雖然拼命抵抗,但稜簡直像發狂一樣地不對勁,再不插手少年可就危險了,這跟受雇於誰無關,而是做為一個人類的基本良知,他趕緊拉住稜。
「你快放手!他會被你搞死的!」
「咳──」
喉嚨的束縛終於解脫,系澄不適的乾咳好幾,作噁感使他難過到泛淚。
好不容易才分開兩人,稜不滿的推開釉。「你少管!這不關你的事!」再轉向系澄,系澄一見他又靠過來,當下反射性的拔出匕首。
鮮血漸飛,稜的左臂被系澄劃傷。
兩個男人對於少年敢動手這件事全嚇到,系澄緊抓著唯一能自保的武器。
稜難以置信的看著系澄,像是懷疑自己根本不認識眼前的少年。
他長大了,懂得拿刀相向了,鮮血緩緩滴落,他的心更痛,連這孩子也不要他了。
「把刀給我!」
「我不要!我不要再聽你們的了!你跟刑都是混蛋!」
聲音有些沙啞,他仍是握著武器的瞪著稜,或許他早該這麼做了。
「……你是真的想對付我?你被那個男人帶壞了,你一向都很乖的,你現在……」
「不對!有問題的根本就是你,稜!」
「你說什麼?!」
「我……我不是『日勻』!」
少年奔出門,他終於明白,為何稜看著他總像在看另一人。
這次他總算做出了反擊。

「我……?」稜那應該溫潤的臉龐頓時慘白難看。「我哪裡有問題?──咳!」因為激動而使胸口悶痛,他頹坐地。
雖然鳶傷的部分沒有眾人想像中嚴重,但動怒之下,內臟似乎又隱隱作痛起來,隨及朝置之事外的釉怒嗔。「你還杵在那……還不快追!」
「阿、不過你的傷……?」
「抓他回來比較要緊!快點!否則唯你是問!」
釉搔搔頭,看樣子不能打哈哈帶過了。
好了,這下好了!沒事躺混水,他要是沒找到那個孩子,等刑回來他的皮會被扒光吧。

鳶依據他得到的線報,很快就找到了在賭場的刑。
刑擅長在賭場用小手段一把一把的賺錢,但他也懂規矩,一個限度後就會收手,不至於被店家列為名單。
然而今夜,看來沒有那麼順利能撈錢了。

匡噹一聲,他被擊倒在地,撞倒後方好幾十個酒瓶。
還沒搞清楚狀況,他就被鳶揍了一拳。
「看來不是只有我大意,你也是,居然敢一個人出現!」鳶揉著手腕,睥睨的看著倒在地的刑。
刑擦了一下嘴角,發現自己已被包圍,這個男人三番兩次妨礙他,這陣頭又大,到底是誰?
最奇怪的是,空是怎麼跟這種人搭上線?

「如果你要找剩下的白晶,早沒了,當時已經轉售給另一個人。」
「喔、我確實想知道答案,不過這個可以慢慢來。」
語畢,身旁幾個男人同時壓制刑,鳶再朝他重擊,擊中胃部使刑吐了一口,儘管裝作沒事,臉色卻漲紅得害。
「我現在只想知道,你把他帶回去後,有揍他嗎?」
「……誰?」
「叫作『空』是吧,有揍他嗎?」
刑沉默一陣,忽然,他大笑幾聲。
他終於想明白了,雖然不清楚這男人什麼來歷,但可得而知一切就是因為空才四處找他麻煩。
「我真意外啊!原來你跟空是那種關係!?」
鳶瞇眼,粗魯的抓起刑的前髮。「你只管回答我的問題,不要講些廢話。」
「哈!你猜猜看啊!我有沒有揍他?還是把他抱起來親一親?說著乖兒子你回──」
鳶不耐煩了,一個肘擊打斷他。
「你話太多了。」
看刑還有力氣,他又再多揍了幾拳,直到刑不再吭聲。
「那一天,就該揍扁你了。」

儘管想再教訓男人,現在他得先把刑押回去,這個人不耗一下是不可能套出訊息,況且首要之急是找到系澄。
刑之外,還有一個稜在,比起刑的粗暴,精神有問題的稜更像顆炸彈。
將刑丟給了灰風,灰岩也正好趕上。
「鳶大人,系澄不見了!」
「不見是什麼意思?」
「我們到達地點時,一個人也沒有,還有血跡……」
「──」鳶的表情難能的有了變化。
曾經有人說鳶深藏不露,總是游刃有餘的擺平難解的問題。
沒有人看過他吃驚或緊張的模樣,再急迫的事他也向來從容。
但今刻這些手下是開眼界了,一聽見灰岩的報告,臉色大變並急步趕去的這個男人,真的是平時飽滿自信的鳶?

釉總算找到了系澄,好在他眼力不錯沒有浪費太久。
系澄躲在河堤旁的石穴中,一看見他便驚慌失措地舉刀,釉還真怕嚇壞這少年會如何。
「唉唉!你別緊張!先放下!」
他是不怕這孩子攻擊他,稜剛才也是因為意料之外才會受傷,系澄根本還沒有傷害他們的實力。
但他擔心這孩子會傷害自己。
釉無奈的看著系澄對他如此警戒,雖說刑雇用他們,但這孩子也算是雇主,他這下兩難了。
果然利慾心會讓一個人沒有退路,他必須選擇是放了系澄?或是抓他回去?

「我不要回去!」
彷彿聽到他內心的疑問,系澄先表明了立場,釉尷尬笑一笑再朝系澄伸手。「不回去就算了,但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待在這吧!?」
這孩子長得挺不錯,留他一個人在這過夜實在無法放心。
可惜系澄不領情,仍不願與他好好談,釉索性強硬了,扣緊手腕地想將少年硬是拖出來。
「哇、你不要咬我阿!」
「你走開!你跟稜是一掛的!」
「我……你先冷靜!我又沒有說要抓你回去!」
驀然,釉的身後多了一股氣息,沉重且令人畏懼,釉面對刑時還沒有這種難以呼吸的壓迫感。
一轉首,陌生的來人已抓住他肩膀。
「?你是──」話還沒說完,釉就被鳶揍開來,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退倒了好些距離。
扭了下頭,想到系澄還在那,釉緊張的跳起。「喂、你想對那孩子做什麼?!」
但是一眨眼,發現情況不如他想像。
男人沒有對少年揮拳,他向系澄伸手,好比方才釉那樣。
然而這次,少年沒有出現先前的恐懼與排斥。
先是愣愣的,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男人,然後像是驚魂未定後終於放心的感覺,擦了擦有些髒汙的臉。

「沒事了,過來吧。」
鳶沉道,特別留意身體的血跡並非少年的,他當下放心。「把匕首給我。」
不待少年回應,他擅自奪走了危險物品,少年沒有任何表示,只是靜靜的、不發一語的看著男人。
原先像小動物在咆嘯自衛的系澄,一見到男人趕來,動作都停了。
鳶擦了下系澄手上的血跡,確認不是少年的,但臉頰微腫,身體似也有傷,以及頸部的勒痕。
「嘖!」頃刻神色一降,將系澄按入懷中。
「我來遲了,辛苦你了。」

+待續+     禁止轉載

【自創耽美:不要太粗魯(17)】
完稿日:Dec 8th, 2010
文by:楓葉牡丹( 頁緋 )

喔、我好喜歡鳶(掩面)
然後……系澄被揍,我也心疼;但刑被揍,我沒感覺?((喂

阿對了,系澄怎麼有錢雇用釉,這個我之後會提的,我沒有忘喔XD

[冤家,請你離開] 出書版、實體書已上市
還請大家支持>_<!

然後要跟觀看[不要太粗魯],但非鮮網的朋友說聲
接下來的部分可能就暫時先只放在『鮮網專欄』那邊,造成不便真抱歉。
不過這故事並未申請VIP,所以直接登入還是可以觀看喔!


*****
本篇連載我另有安排,請勿擅自轉載,感謝!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