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自創耽美


暫無題2


跟著他走的男孩不時保持著距離,抬頭看看他,又害羞的撇開視線。
四目一相對時,他細細的頸子微微顫抖。
在開始飄雪的街道中,看起來更加無依無助。
「你很冷嗎?」
握住那男孩的手,傑拉利亞發現男孩比自己還溫暖。

「不、我、我還好……」對於突然拉住他的舉動,男孩吃驚又羞澀的縮著肩,整張臉都快埋進圍巾裡。
紅通著臉,與前幾分鐘大膽發言該有的態度完全不同。
原來如此,剛才是因為緊張才發抖的?

傑拉利亞沒有照男孩的要求,他帶男孩到聚滿年輕人的午後茶館。
傑拉利亞並未說明他的目的,男孩躊躇一會,還是隨他進入。
男孩不點任何東西,傑拉利亞索性替他決定,男孩一看到價錢,趕緊拉住他。
「我、我沒有帶那麼多錢。」
「這不要緊,我請你。」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我們又不認識,沒必要請我吧。」
「那我們又不認識,你為什麼找我呢?」
傑拉利亞淡笑,溫和的態度讓男孩多看幾眼後,苦笑。
「因為你的眼睛很像我喜歡的人。」
「喜歡的人?」
男孩點點頭,沒有解釋,頭垂得好低。
傑拉利亞想,也對,他才剛從老師的魔掌中脫離就被奧森抓來這裡,衣服什麼的都沒有特別打扮。
就算要賣春,也不可能找一個學生吧。
而看對方難以啟齒的模樣,他喜歡的人大概真的是男的。
傑拉利亞還在揣量,男孩先接話了。「不過,我發現你果然不是他,個性不同。」
「喔?」
「你很溫柔,那個人才不可能這樣對我。」
「那現在呢?發現個性不同,很失望嗎?」
「不、其實你們也不是那麼像,只是……」男孩慌張的看著冷靜的傑拉利亞,發現自己可能說錯話了。「對不起,你生氣了?」
傑拉利亞思索一陣,道。
「不會,你不也要求我把你當成『甩了我的女朋友』嗎?扯平吧?」
「……嗯。」
然而幾秒後,傑拉利亞仍是嘆氣。
「但是我不行阿,我沒辦法把你看做她呢。」
「嗯、我懂……」
隨即,傑拉利亞朝男孩一個淺笑,那笑容雖然沒有男孩記憶中的人俊挺,卻也獨具魅力。「不是,是你的個性比她可愛多了,我真的沒法看做是同一人阿。」

男孩驚疑一聲,不清楚傑拉利亞那句話有無其他意思,只能紅著臉的不再做其他回應。
他們選定位置聊了一會,像是交往之前那樣的小心翼翼與靦腆。
男孩叫做萊諾,小他一歲,但看上去男孩的娃娃臉讓他一開始以為有差到三歲。
只知道他有一個兄弟,其餘無論他怎麼問,萊諾都只是扁扁唇,有意隱藏身份。
萊諾不時會看著窗外,留意時間的變化。雖然邀請他過夜的是萊諾,其實萊諾根本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吧。
大概,真的只是一時衝動。
萊諾會『邀請』他,純粹是因為他像那個人。

傑拉利亞對萊諾有點感興趣,但不是那種意義的喜歡。
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跟萊諾做那件事,在知道搭訕的因素後更不可能。
放妥杯子,傑拉利亞微笑。
「有點晚了,差不多該回去了。」
「咦?!」
「你一個人沒問題吧?」
「阿、當然……可是……」
傑拉利亞知道萊諾在猶豫什麼,明顯看到萊諾有鬆口氣的表情,但又以為對方生氣的擔心樣。

「為什麼?」一直到走出店,萊諾才怯怯的問。
「你其實不敢跟我做愛吧。」
「呃……」
「如果只是因為『有點像』就搭訕人,很危險喔!好在你今天遇到的是我。」
「我……我平常不會的。」
「是嗎?那就好。那麼下次遇到我還有這個心情的話,我們再做吧!」
看似不經意,但緩和了氣氛。
萊諾終於笑了,羞赧的回應傑拉利亞的玩笑。
「我下次應該就不想了……」

傑拉利亞拉起萊諾的手,拳頭頂著拳頭,那是薩拉族約定的一種簡單形式。
儘管身為安亞特族的萊諾不懂這傳統。

「保重,萊諾,我們會再見面的。」


By 頁緋(楓葉牡丹)

請勿任意轉

──
本來要打貓兔貓
結果還是先把這個寫出(因為突然蹦出靈感)

都第二篇了我還沒想到適當名字OTZ

鮮網專欄:五色地平線   -- 頁緋(楓葉牡丹)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