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自創耽美]
戀戀相識4


傑拉利亞也留意到周遭人的不友善態度了。
他身旁的朋友奧森催促的推他一把,提示著安亞特人是多麼不歡迎他們。

略過一群人冷瞪的目光,在尚未惹事生非前,萊諾趕緊帶他們離開廣場。
要是遇見極端厭惡薩拉族的人,肯定會肢體衝突,雖說安亞特族不能對薩拉族做出踰矩的行為,但那是指一般而論。
傑拉利亞竟然大剌剌的來此,不,重點是為什麼找得到他?
「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著急,聲音比起昨天大很多,萊諾的兩頰依然像個孩子那樣的蘋果色。
「你朋友好像在瞪我耶。」傑拉利亞左右言他,眼瞥見不遠處仍瞪著他的兩名人士,該是萊諾的好友。
「阿、那是因為……他們很討厭薩拉人。」
「我感覺到了,看來我比想像中還不受歡迎。」
「呃、不是啦……我不是這意思……」
然而鴻溝確實比兩人預料得更嚴重,萊諾也不知如何安慰才恰當,低著首,又恢復昨日認識時的那種靦腆、不敢說話的模樣。

「對了,這個給你。」傑拉利亞一個微笑,轉開了話題。
他從袋子裡拿出厚重的書籍,裡面有著萊諾的哥哥渴望很久的所有偏門茶類以及點心的配方。
「這是……」
「你不是想找這本書?借你囉!」
「咦?」
昨日談時,萊諾確實提過,正確說來是他哥哥亞需要。
但聽說這本書不容易找,怎麼這麼快就找到了?難道薩拉圖書館的資源這麼豐富?
「謝、謝謝?」
「事實上,我今天來是有事拜託你的。」
「嗯?」
「放學後可以在那家店等我嗎?我們放學時間不一樣,但我會盡快趕去的。」
「……」
萊諾猶豫,捧著書的他,不答應好像很沒良心?
他本來以為不會再見面的,傑拉利亞還有些神似他暗戀的人,糾纏下去不太好。
何況對方還是薩拉人,要是被亞知道的話……
「你、你到底是怎麼找到我的?湊巧嗎?」
「我剛才先問你的同學,她們告訴我你在廣場。」
這句話難道是……??
萊諾抬首,圓亮的雙眼直瞅。「你怎麼知道我的班級?」
為了避免洩漏身分,他有依照亞的叮嚀,什麼也不敢說,雖然最後還是被逼出了名字,但也不過就只有『萊諾』這名字罷了。
為什麼傑拉利亞好似知道他是誰了?
能找到班級,代表也知道其他資料吧?

「……」傑拉利亞看他一眼,抵著下巴地正在想如何圓謊。
但看著萊諾的認真與擔憂,他嘆口氣。
「我確實動用一些方式查你的資料,抱歉……」撥了下前髮,這動作猶如萊諾曾經單戀的那人,連特殊的氣質也像。
心一個悸動,卻也抽痛。
傑拉利亞沒有詳細解釋,萊諾也沒有興趣再問了。
果然不應該認識的。
萊諾量之後,將懷中的書還給他。「這書我不借了。」
「為什麼?」
「我不想跟有特殊身分的人牽扯……」
即使傑拉利亞沒有明說,萊諾猜得到傑拉利亞大概不是一般人。
他不想再踩同樣的地雷了,痛一次就夠。

「你的意思是……不管我這個人如何,只要有特別身分,你就不打算來往了?」

聞言,萊諾抿著唇,沒有否認的點點首。
萊諾從來沒有厭惡對方族群的態度,但此時卻是堅決的。
好似比起種族,他更在意的是身分。
傑拉利亞頭一次因為這種理由被拒絕,他確實不清楚安亞特人的想法,也不知道萊諾過去的經驗,更可以說不懂平民的心情,但……
「那對我不公平,難道做朋友還要考慮這些?!」傑拉利亞不快的回應,硬是不接受他想退回的書。
「朋友?」
「……我以為我們是。」
「唔……」
「不是嗎?我可是已經把你當朋友了!」

聽到此,萊諾才緩了態度,好像有道理又好像還是違反了當初的決定。
雖然才剛認識,不過是朋友就不要緊吧?
「唔,如果是朋友的話……」
他的聲音細細綿綿,不敢看傑拉利亞。
傑拉利亞看出他不再強硬拒絕,唇一個上揚,他實在喜歡萊諾的羞澀模樣。
搭住萊諾的肩膀,唇靠近耳瓣,傑拉利亞乾淨的聲音一放緩就變得更加溫柔,敲碎萊諾的意志。
「那麼晚點見了,萊諾,等我喔。」

等萊諾回神,傑拉利亞早已離去。
而他卻只能紅著臉的駐足原地,聽著維克斯與布蘭登的質疑。

──

因為某個因素
我本來以為我可以慢慢摸的修【愛與血慾】
但這幾天得知,再因為某個因素
我現在必須要快點修好【愛與血慾】才行了><
但還是得等到周日才能開始動工
希望過完年我也修好了><

鮮網專欄:五色地平線   -- 頁緋(楓葉牡丹)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