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

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

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

.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

.

.
以下by 頁 緋
(蔚藍丹丹、楓葉牡丹)
好久沒玩問卷了XD

因為入VIP的作品不能放

所以我多半放上未修稿、也未進一步處理的故事
.

.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

* 自創BL《白圖騰》

.

開頭:(連載中)

.

「皇兄!快逃!」

.

.

久玦嘶聲力竭的喊著,用盡他最後的力氣抓住衣男人。

兩人相纏了一分鐘,最後,受了重傷的久玦無法再施一力,衣男人將他踢了開,繼續朝後方追趕。

.

「皇兄……」

他覺得眼前一面昏暗,他要死了嗎?

皇兄……皇兄一定要平安……

.

久玦的四肢在幾分鐘後開始變化,他的身體被淡色的光芒包圍,當氣流消失時,他的身體也已消失。

留在現場的,只剩他的衣物,以及一隻孱弱的蜜黃色小動物。

.

那也是久玦。

他並未發現自己已經虛弱到無法維持人身,口中仍喃喃著要他敬愛的皇兄快逃,然而已成貓身的他,只能喊出貓咪般的嗚聲。

.

.

結尾:(不,其實還沒完結)

.

要抓到久璘,恐怕真得透過久玦。

偏偏久玦對他已有戒心,絕不會幫他找出久璘。

除非有條件利誘,好比說讓他見那個叫鎗軌的男人,那個對他寶貝弟弟有邪念的混帳男人。

是那男人單相思便罷,一想到久玦也這麼在乎那個男人,他越想越不是滋味。

然,若真能抓到久璘,他在圖騰確實是能更加確保地位。

心中的天秤已告訴他該以何為重。

.

「大皇……久玠哥,我不想惹你生氣,但難保螢火何時有動作,等雷衡回來可能就來不及了!」

這孩子什麼時候會這麼焦急的拜託他事情?

兩次都是為了那個男人。

久玠嘆氣。

 

「若你執意要見那個叫鎗軌的……好,我同意,但我要你答應我幾件事。」

.

.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連載中)

.

「我從開始就很喜歡你的眼神……還有你的身體。」

鎗軌一陣輕嘆,「真的很好看。」赤裸的男性身體碰到他,久玦嚇得慌了,卻無路可退。

「什麼身體……你先離我遠點!」

男人的吐息讓他感覺到危險,即使還不敢確定那是什麼樣的危險。

「好、好!我明白了!本皇子老實回答你不就得了?!」

鎗軌含首不語,久玦看他仍不退開,不情願的回應。

「久玦……我的名字……」

「怎麼寫?」

「……這……」

久玦在空中比了幾劃,須臾,手被鎗軌握住。

被迫這麼近距離對視,久玦尷尬得東張西望,卻絲毫沒有能逃脫的空間。

.

「寫在我身上。」

淡淡的語調,卻不容拒絕的強勢。

寫在他身上不就是要他『碰對方的身體』?久玦為難的望向鎗軌,希望以眼神讓對方心軟鬆手。

可惜鎗軌並非這麼輕易就會妥協之人。

久玦抿抿唇,無奈的在他胸前寫著一筆一畫,為什麼他會遇到這麼個難纏的人類?

.

.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

* 自創BL《同房不好友》

.

開頭:

.

當曙光自窗透入時,程聞岱被鬧鐘吵醒。

分明忙到三點才入睡,睡前頭暈腦脹的竟還記得設定,他煩悶一聲的按掉,日光刺眼得難以睜眼。

晴朗的一日理應是充滿活力與希望,他卻像有不祥預感一樣的頭疼。

揉了揉太陽穴,儘管已無睡意,他仍繼續倒回床,將自己重新埋入柔軟溫暖的枕被中。

豎今兒大學沒課,也沒有網拍case,那麼就該享受人生的睡到自然醒。

可惜,如意算盤才實行半小時,手機便傳來吵雜擾耳的鈴聲,威力不亞於鬧鐘,他今日是犯了什麼?盡跟他作對!

「哪個不識相的!一大早就吵人……」平時最喜歡的英文歌變得刺耳,煩躁罵了一聲的取過手機。

想按掉的念頭在看清來電者時被阻止,一秒,拇指由左朝右一移,刷了刷前髮,他無奈接聽。「喂,老哥……?」

「哈囉老弟!最近好嗎?」

「不好。」

接二連三的被吵醒,再好也不好了。「沒事的話我要掛電話了。」

「等等等等!有事!老媽交代我要打給你,你還記得吧?」

杜媽媽的兒子?

該不會……「你是指?」

「『杜采麒』,以前你們小時後常玩在一起的,應該記得吧?」

全名三字一出,程聞岱的記憶一下鮮明。

.

.

結尾:(結局是結局了,但是是初稿還未修稿)

.

……突然對他這麼好,算是討他歡心嗎?

簡直像是多了一個專任秘書,感覺還真不錯。不是指被人伺候著這件事,而是程聞岱對他的態度改了很多。

他常隨興到忘記重要事,很多細節都是程聞岱幫他留意,但以前那人總會冷言冷語,不像現在這麼積極。

.

雖然程聞岱愛計較又固執得難以溝通,還欺騙他、害他沒預警就失去了男性的尊嚴,這些真的很過分。

不過,程聞岱對他還算不錯的,尤其在周茗那件事,抱緊他的當時他真的有莫名感動。

.

他還是喜歡程聞岱這個人,或許跟程聞岱的感情有落差,程聞岱沒有逼問他是怎麼想的,實在讓他鬆口氣。

總有一天他會弄明白的吧?

.

做為一個朋友,程聞岱真的很失敗;但做為一個情人嘛……杜采麒決定給他一個機會挽回形象。

.

.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初稿還未修稿)

.

「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不記得了?」

程聞岱緊盯他,沉吟後再道。「就是剛才說的,你完全不記得你以前做過的事?」

杜采麒無奈的抓了抓頭,這程聞岱怎麼不肯放過這話題?難道他真的有吻過哪個男的?

應該不會吧……?他杜采麒倒是記得從小到大跟三個女孩子接吻過。

「好、好吧,看你這麼認真,可能我真的有做過?那是跟誰啊?」

「……」

不說嗎?賣什麼關子嘛!杜采麒認真的想了想,忽然,眼光一閃。「我知道了!是我舅舅嘛!我小時後常跟他

玩親親呢!……嗯……可是應該沒有親嘴啊?」

「……杜采麒,你太過分了!把我人生搞得一團亂!拍拍屁股走人後,現在又來個大失憶!」

「啊?你幹嘛發脾氣?我有對你做什麼嗎?」

這麼凶神惡煞的臉,到底是什麼事讓程聞岱這麼介意?

看著程聞岱極盡力想喚起他的記憶,杜采麒思考空白了幾秒,須臾後,湧起了怎麼也不可能的想法。

「……該不會,我親過你?……哈!這、應該不──」

.

想說的話,下一秒全被程聞岱突來的吻封住了。

.

.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

* 自創BL《不要太粗魯》(未修稿)

.

開頭:(初稿還未修稿/結果前面這段另個男主角並未出場阿)

.

系澄終於看完了一場戲。

因為不想曬太陽,沒有跟著少爺去市集溜達的他,獨自來到娛樂堂看戲,結束後卻一整個空虛。

「果然應該跟少爺出門的……」

他吶吶著,都怪他在乎面子,不好意思對朋友做出邀請的舉動,一個人真有些寂寞呢。

由於被宴昭少爺過度保護,加上不擅長交際,組織中除了少數人之外他幾乎不認識。

然而他卻是知名人物。

雖是少年卻像天使般的外帽,還深受少爺寵愛,正面負面評價都不間斷。

系澄大概知道他們怎麼討論他,喜歡或厭惡的視線他也分辨得出來。

一眼,他回敬某幾個正七嘴八舌的。「要說人壞話,就不要讓那個人聽到啊!」

大概說了這句話之後,他們之間的鴻溝又更深了吧,然而他實在不想去阿諛奉承那群只會忌妒的傢伙們。

.

.

結尾:(未修稿)

.

「你不知道若櫻自從畫了我們之後,變得喜歡畫兩個男人了嗎?尤其崇拜我,現在,人都到齊了。」

「……變得喜歡畫兩、兩個男人?」一陣惡寒。

「意思是,若櫻根本不可能回應你,倒是會喜歡身為『大嫂』的你。」

.

……去你的,什麼『大嫂』!?

系澄懷疑的看向若櫻,那女孩怯怯的笑了笑。「可是、系澄會答應嗎?」

「當然不會啊!我才不──」

「他很樂意的。」

鳶說著,便壓了下來,低嗓的音刻意在他的耳貝緩緩出聲,使系澄顫抖。

「他只是在害羞,是吧?小系澄。」

.

不對!

系澄猛搖首,面對鳶掛著的虛偽笑容,他大概猜到會是什麼下場,害怕到心臟快停止。

早知道就不要興師問罪,倒楣的一樣是自己!

.

「阿、住手……鳶你這大變態!」

.

.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未修稿)

.

揉了揉頸子,想到系澄還在那,釉緊張的跳起。「喂、你想對那孩子做什麼?!」

但是一眨眼,發現情況不如他想像。

男人沒有對少年揮拳,他向系澄伸手,好比方才釉那樣。

然而這次,少年沒有出現先前的恐懼與排斥。

先是愣愣的,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男人,然後像是驚魂未定後終於放心的感覺,擦了擦有些髒汙的臉。

.

「沒事了,過來吧。」

鳶沉道,特別留意身體的血跡並非少年的,他當下放心。「把匕首給我。」

不待少年回應,他擅自奪走了危險物品,少年沒有任何表示,只是靜靜的、不發一語的看著男人。

原先像小動物在咆嘯自衛的系澄,一見到男人趕來,動作都停了。

鳶擦了下系澄手上的血跡,確認不是少年的,但臉頰微腫,身體似也有傷,以及頸部的勒痕。

「嘖!」頃刻神色一降,將系澄按入懷中。

「我來遲了,你受苦了。」

.

.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

* 自創BL《任性小少爺》

.

開頭:(未修稿)
.

在這樣熱鬧的街景,即使再如何人蛇混雜,晴光依舊顯眼。

他有些意興闌珊的走在街頭,燦的金髮在人群穿梭之中奪目萬分,身經的人總依戀的再捕捉一眼,金髮並不少見,然而能像他這般璀璨如日陽的卻罕見一二。

可惜渾然不覺。

.

他緩緩依循曾到訪的路線,正確說來是他擅自行動時候所記下的路線,走訪充滿希奇古怪的街道,心情卻怎麼也無法上揚。

他正介意著前不久與人發生的爭執,越想越不是滋味。

「全都是濂羽的錯!」忿忿一聲,他拐了個彎。

.

濂羽是個讓他又愛又恨的可惡傢伙,凡事依循規矩,追求完美,還是個喜歡把自己想法加諸在其他人身上的混蛋。

清俊、優秀、笑容可掬,歷代中難得年輕就當上隊長的濂羽,不僅是女性憧憬的對象,也是培育他的人。

儘管晴光是首領的兒子,可惜父親過於忙碌,兒女又為數不少,幾乎都是分配給每個隊長實行教育,而他就是跟著濂羽。

.

.

結尾:(未修稿)

.

「濂羽……你……這裡是讀書的地方耶!」

「很早就跟你說囉,不守規定的壞孩子要懲罰呢。」帶刺的微笑。

「你、你明明答應過會尊重我的!」

不是約定好就算兩人發生了關係,還是要尊重他身為少爺的地位嗎!?

可惡!

他既然身為少爺,應該是他壓人而不是他被壓吧!

哪天一定要跟濂羽重新協定讓他在上面才行!

.

「我很尊重你喔…一會就讓你舒服的。」

滾蛋啦!他才不要這種舒服啦!

但心裡吶喊是一回事,晴光接連吐出來的都是斷斷續續、引人遐想的抽息與澀音。

「恩恩……啊……那裡……不、嗯……」

成了欲迎還拒的絕佳誘色美景。

晴光開始憎恨自己了。

.

「光,你覺得喜宴要宴請多少人?」優美的微笑。

「……嗯……阿阿走……」走開啦…不要再揉他的分身了啦!都快出來了…

「嗯?你同意了呀,那我一會就交代珊瑚囉。」

.

鬼才同意啦!!!

辦什麼喜宴?想把總部的人驚擾來嗎?!

臭濂羽不准趁他被撫摸到說不出話時亂下結論啊啊啊啊啊──────────!

.

.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未修稿)

.

隔日一早,盥洗好的晴光納悶著一早就見不到濂羽人影,他摸著脖上的淤痕,不聲不響的來到主要幹部的議事處。

「……濂,你房間也太多蚊蟲了吧,看我被叮了兩個大包!」

.

蚊蟲?

全場一片鴉雀無聲。

濂羽仍舊維持著俊美優雅的形象,他輕咳了聲。「晴光少爺,這種事沒必要到這裡抱怨吧。」

失算,往常的晴光明明是連撞到瘀青都不自覺的人,莫非真的太過顯眼?

然而不愧是隊長,臨危不亂,濂羽揚起慣假的微笑。「疼的話請到珊瑚那邊治療吧,在下還有要事急著討論。

.

眾屬下看了皺著眉、揉著脖子的小少爺,再瞥向認真想趕他走、笑得異常詭異的隊長,大家心有領會,卻沒一個敢吐嘈。

.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

* 自創BL《白圖騰》(連載中)
.

陰森詭譎的深山,不時有鳥群竄飛,風的呼嘯讓氣氛更陷入恐懼。

隊伍之中靠久玦距離最近的大漢因害怕而不停哆嗦著,發青的臉色讓人擔心會雙腿無力滾下山。

再觀察其餘隨眾,各個臉色凝重,即使是鎗軌也緊繃著神經。

久玦一路上聽他們談才知道這座山有許多詛咒傳說。

因為身分不同,他不懼怕妖怪或幽靈,最多不過是拼不過妖術被殺害罷了。

他唯一怕的是符咒,好比淨水的住處,草蘆周圍全是照著術語規則貼上的黃色符紙。

雖然那日,符咒並未起作用。

.

到了一個定點,頂頭露出些許陽光,山腰以上的樹林稍不濃密,光是透進少許日陽就讓大夥心安不少。

然地勢越漸陡峭,鎗軌只得帶久玦踏出轎子,接下來得步行才能到達,鎗軌這麼說著,握住了他的手。

「等、我可以自己走!」

.

.

自創BL《愛與血欲》(這部分在可以開放的範圍,所以我就放了XD)

.

辛瑀不清楚為何睿葬突然轉了態度,但仍不再被關著可說是再好不過。

西側庭園是血族王送給琴夫人的,琴就是上次闖入他臥室的小女孩。

當他第一天去探訪時,夫人已備好豐盛的茶點,好幾個女傭負責張羅,沒有午後的陽光,有的是皎潔的月色,

豔麗卻危險的玫瑰。

琴夫人仍是天真爛漫,傻傻的哄著懷中的娃娃,還念念有詞喊著『睿葬快快睡,好乖好乖!』。

辛瑀挺中意這個後花園,比起酒色淫靡的場所要順眼得多,還有賞心目的女孩們陪伴。

在噬血城,荒誕行為可以說是習慣、是民情,隨地也能見親密撫摸、做愛做的事的情侶,與人類的世界不同,

辛瑀本來在天卯家是負面出名的,這一比較來,他根本不在血族淫蕩的標準裡,難怪嚇不走睿葬。

.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

* 自創BL《愛與血欲》(可以開放的範圍)

.

「在下已好多天沒有這麼滿足了,辛瑀少爺的血果然很美味。」

「喝夠了就快滾……」辛瑀嗤聲,沉重的暈眩襲來,男人卻還是在他身上。

睿葬低聲笑,不想停止勝利之姿,細長而俊美的雙眼瞇緊。

「難得這麼幽靜的夜晚,不是應該做些更有意義的事嗎?」

目光逡巡他身體的曲線,平坦潔淨的身體在紫色長髮的襯托下更有神祕的美感,誘惑著他。

金色的眸子閃爍,繼續扯開亙在腰前的衣帶。

「你!你該不會………」

「飽足後繼而色慾,你應該聽說過血族就是如此吧?」

聽見睿葬在他耳邊諷刺著,但他沒能抽空回嗆,忙亂的阻止作亂的男人。

比起被吸血,他更不想在這種糟透的情況下被一個血族強上。

「淫亂的血族!快放開我!」

柔嫩的青柳被睿葬的手握住,指頭的粗礪引起異常生理,辛瑀忍不住喘氣。

「……啊、停下……」

「辛瑀少爺不是自嘲自己是個男妓?這點伎倆應該要很熟悉才對?」

「……混帳……我才沒有……」

「辛瑀少爺,希望你我的未來會相處融洽。」

「什……?」

「你已經,是我的『獵物』了。」

.

.

* 自創BL《同房不好友2》(連載中)

.

男人坐到他身旁,摸了摸他前髮,見他仍未醒這下起了惡念頭。

他欺向睡得正好的蕭文峻,一手壓在他身旁,一手探入了被子。

摸索摸索地摸到了只穿著內褲的雙腿,慢慢滑入內側,似乎有些感覺了,夢中的蕭文峻不耐一踢,瞬間,李紹然穩穩接著。

端詳著前方蕭文峻只著內褲的好景緻,依稀可見的男性象徵像是在誘惑,望著晨間時後男性多半會有的勃起現象,李紹然勾起一笑。

「既然邀請我,我可就不客氣了。」

 

自縫隙摸進私密,搓揉著、逗弄著單純反應的分身,身體下的蕭文峻從細細的喘氣,逐漸出現斷續的音節,配合著他的力道,聲音也越來越清楚。

「阿、別……」

怎麼回事?蕭文峻迷惑的睜眼,只覺得下身有股熱意。

當他意識到重要部位被握在某人的掌心時,惡劣的男人片刻壓下身。

「你、李紹……阿做什……」

.

.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歡樂的文章。
.

本來有一篇很甜的,但我好像收錄在自製本裡了,所以就不放上來

改放這個

* 自創BL《七夕告白》(短篇)

.
「林佑翌!你聽我說!」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我根本沒臉見你了啊!你一定會覺得很噁心……」

「你先冷靜點!我不是說了嗎?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是你了!」用力按住他的雙肩,秉鉦急道。「我應該一開始就說的,抱歉!但我就是怕你聽到後會逃,一直到現在才敢提!」

一向溫雅的秉鉦此時看起來比他還緊張。

佑翌感覺到肩上的手正發抖著,秉鉦垂了首,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微紅的雙耳不知是因為夕陽的映照或是因為害羞,只聞秉鉦再道。

「我本來就對你也有好感,只是不敢說……下午聽到你的告白,真的很高興。」

佑翌愣了,如果不是秉鉦的態度讓他知道是事實,那一瞬間真以為是自己的妄想過於嚴重。

.

.

「我知道你一直在偷看我,因為我也一直在看你。」

.

.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悲傷的文章。

.

好多年前的(10年有了吧)作品

* Get Backers(閃靈2人組)同人文

蠻銀+屍銀

.

他低低笑說「你跟蠻平時就是那樣熱情嗎?真令人羨慕……」

我知道我現在必定難堪極了

霎時,竟不覺得赤屍的話有錯

. 

其實我懂,但……

我使勁了全力,將分心的赤屍推了開往外奔去

最確信的是

我不想再做這種騙自己的事了

藉由別人的愛撫來忘卻蠻的這種卑鄙事

.  

最後

還是只剩我一人

不論我如何期盼,蠻是絕不可能會再度出現

我只能孤獨的走在這曾經有蠻的街道上

「想你……」無力的靠著牆,任憑淚水流「蠻,我好想你……」

.

.

我想這篇當時會被大家覺得悲大概是因為

蠻已經不在了,銀次怎麼也無法忘記蠻,
儘管對赤屍的追求有感覺,也無法接受,這樣的三角關係吧

.

.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

.

* 自創BL《同房不好友2》(連載中)

.

兩人好幾年前就攤牌過,當時的李紹然只能否認,並且妥協。

然而今非昔比,李紹然不需要再看周茗臉色。

比起吉娃娃般沒有威脅性的周茗,身後兩個男人是刻意找來對付他的吧,李紹然額外留意兩眼。

「你其實是想問我昨晚是不是住文峻那裡吧,很遺憾的告訴你,我跟他住一起沒錯,當然就順道載他去大學了。」

挑眉的看向盡是寒色的白皙面容,李紹然等待這一刻已久,伸手想取菸,周茗卻在此時大吼了。

「我說過不准動阿文!」

當周茗揮出手勢,身後兩個男人一個壓制李紹然,一個衝上前揮拳。

然而李紹然搶快一步,側身一擋,背上的男人直截替他挨了那一記。

電光石火,李紹然先朝化開攻擊的那人的動作再回以記肘擊,下秒回旋踹開想偷襲的另一人。

莫非周茗以為帶兩個大男人就有勝算?

不愧是被保護到大的少爺。「周茗,以前你出問題都是誰替你解決的?要撂倒我也該找個素質好的吧。」

李紹然揉揉手腕,隨即嗤笑。「對,我倒忘了,你沒有人罩就什麼也做不到了。」

「你──李紹、阿、好痛……快放手!」

「我告訴你一件事,我要定蕭文峻了,你最好不要來妨礙。」

李紹然冷冷說著,「有沒有覺得這句話很耳熟?」看著周茗既憤恨又回憶過去的複雜神情,他忽然轉了神情,輕輕笑著放開了箝制的胳臂。

「我沒在玩笑喔。」

.

.
(其實本來想放[不要太粗魯]的鳶大人XD)
.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的劇情/對話。

.

.

* 自創BL《翔與鴻的故事》

.

真麻煩。「所以你不是要我『教』你囉?」莫非只要有過接吻經驗就想回家耀了已經轉大人了?

那跟被寵物親舔又有何分別?

.

鴻閉上眼,忽然嘴唇一陣軟涼的奇異感,一睜眼,只見翔笑得賊兮兮的,開心的揮著指頭上沾染的奶油。

「居然連這種問題也願意幫我,你還真是好人阿!哈哈!愚人節快樂!」

.

翔居然將麵包裡的奶油抹在他嘴上,還一派騙到人的得意表情。

是喔?他都忘了今天是愚人節。

鴻無言的取了一張面紙,正想擦拭,卻看那笑容越看越不滿。

.

「哎呀!不要生氣啦!我又沒吻你!真的親到了你才要──」

.

片刻,鴻吻住吵個不停的雙唇,唇上的奶油沾上去,回送給對方。

舌探入唇內,故意挑逗嚇到呆住的舌,好幾秒後翔才想到要拒絕,他想退,撞上了後方的桌椅,反而讓鴻更有利的壓上去。

直到鴻覺得懲罰夠了才放手,拇指先擦過翔的唇,再連同自己嘴唇上的一併舔拭。

「感謝初吻,愚人節快樂。」

.

這主題讓我苦腦了很久該放哪個出來阿XDDDD

.

.

◆追溯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

我到底在幹嘛一堆稿都沒修 OTZ|||||||||||||

我會努力改進

.
.
個人原創BL專欄
五色地平線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

.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