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近況報告]
單純跟個人(耽美)寫作有關
《同房不好友》結束第二輪修稿,
努力抽時間趕在原預定時間內完成第三論
粽子兄的故事這一階段完結!
端午賀文我拖到現在(抹臉)
.
.
再來
.
祝我自己生日快樂XD
.
雖然今天還是很多事,為了慶祝自己生日
我想寫一篇原創耽美H文<通篇就是H(等等)>
.
.
然後
不是以下這篇XD
.
.
即興耽美BL文-20120806
By 頁 緋
.
有年下攻
.
.
這或許是戀愛,莊立延每每見到眼前的男人,總忍不住這麼想。
.
初遇的那個夏天,度假的小木屋,夕陽下海水的漲潮依舊在耳邊拍打著沙灘。
那時的梁老師還只是個高中生,而自己則是任誰也管不住的小學一年級。
十一年過去,梁老師依舊一見到他就頭疼。
.
「立延,不是說過很多次?拜託你在學校不要做這種事,要是被你爸知道還得了?還有,不要對我們班的男孩子出手好嗎?而且他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位吧,你又換了?」
自從表態出櫃之後,梁老師對他牢騷的次數多,年紀輕輕的二十八歲卻冒出兩根白髮。
那兩根白髮肯定是得知他性向之後才冒出來的。
但是梁老師笑起來的酒窩臉頰仍讓他年輕了十五歲,像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
.
無論刻意或巧合,從認識的那一日起,他總惹梁老師煩惱不斷,也總有辦法讓梁老師連交女朋友的機會也沒有。
「沒有被發現不就沒事了?」莊立延懶洋洋在梁老師的座位上伸了懶腰,老師則來回踱步,似乎已成習慣的畫面。
更不因違背承諾而感到慚愧——關於方才被發現與學弟的親密行為。
一而再的被梁老師發現,一而再的保證不再犯,一而再的食言。
.
「沒被發現?你明明就被我發現了,而且這是第三次!」
「老師,可愛的學弟因為我進步了二十名,成為全年級第一,難道我不該獎勵他?」
「獎勵?」梁老師一驚,趕緊湊到他面前,神情動作都不似該有的年紀。「是你讓他念書的?」
「效果不錯吧?你也因此獲得了優良積分,不是挺好的?」
「挺好……等、什麼?所以你到底跟那孩子說了什麼?該不會是……?」
莊立延迅速手一揮,桌上那些整急排好的資料夾全部碰碰跌跌的落於地,在梁老師驚呼之際,莊立延抽起一直被他晾在旁的A4紙,並對他微笑。
現在的莊立延,站起身來已高過當年是他兩倍高的梁老師。
「是什麼呢?老師,你剛才應該看得很清楚。」
捉弄似的按了按他的唇,年長的男人先是愣住,隨著意會的程度,張嘴的弧度也有了變化。
單純的模樣像是在邀請他吻上去。
莊立延凝視著那雙唇,片刻,再轉移視線。
內心的欲望也許真有一天會不受控制,再也無法壓抑。
莊立延放開他,下秒大步邁開步伐。「反正我會寫滿一張悔過書,這總行了吧?這東西我最會掰了。」
「等一下,立延!悔過書不是形式上而已!」
「對了,老師。」
轉過身,莊立延笑著再補充。「不是我不小心被你發現,是我故意選在那個地方的。」——因為你總會選在該時段照顧那幾隻校狗。
.
梁老師肯定無法猜出他真正意思,連方才刻意加重力道摸唇的這點,都不會發現有額外用意。
離開辦公室一小段距離後,莊立延回首望向忙著收拾被他搞到凌亂的辦公桌,絲毫沒有愧疚的勾起笑角。
他想起昨晚梁老師忘記帶內褲進浴室,手足無措地探頭要他幫忙時,也是這麼慌亂的神情。
.
就在他專注之時,陌生的溫度靠了過來,一個補習班裡認識的男孩攬住他手臂。
笑起來也有酒窩,不久前才對他告白的可愛孩子。
「又被訓啦?你好像很喜歡惹梁老師生氣喔,你很討厭他?」
果然由他人眼裡看來,像是故意作對。
再看向梁老師,那人已收拾完畢,在座位上吁出一口氣。
莊立延揚起神秘的笑角。「我可是喜歡他都來不及了。」
.
.
-END-
.
By 頁緋(楓葉牡丹)
專欄:五色地平線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噗浪:一天一顆巧克力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
這是兔子貓上次的點文
1.學校 2.輕鬆 3.總攻談禁忌之戀
感謝點文&希望合胃口!!
.
抱歉隔了這麼久,雖然之前就想寫,但一看到禁忌讓我很想玩正劇XDa||
所以就一直拖到現在
(即使是現在也很努力壓抑自己不要寫到嚴肅去了XD)
.
為什麼他們住在一起呢?
這是我故意不說明的設定(被毆)
如果未來真有有緣人點他們的話再說明XD
.
.
[戰利品]
今日魔漫畫第11、12集!
該說劇透嗎?
我想會繼續看的朋友應該多半都是有這故事概念的人吧?XD
點圖可放大

.
兩集內容簡單概要:
劇情一開始是村田跟有利在打海邊打工,雖然有利是被海水再拉回異世界,他們這次卻沒有招喚他
(原因之後才會提)
據說人類世界得到了可怕的武器:風止(盒子)真魔國正陷入一片混亂
.
當有利從酒桶裡出現後,肯拉幫他披上外套
肯:「你的臉怎麼紅通通的?」
有:「因為我抵達的地方是啤酒裡面啊!」
是這樣而已嗎 XD
.
是說雲特你阿,
有利明明圍裙之下有穿泳褲,你卻直接想成了裸體圍裙會不會太邪惡www
你幻想很多次了是吧///
.
有一個小片段想詢問,小說記憶太古遠了,忘了 OTZ
為什麼其他人都看得到真王的肖像,只有有利看不到?
而且肯拉知道他看不到時還鬆口氣
.
古蕾塔:「(肖像)長得好像沃爾夫拉姆喔」
有:「啊?哪裡啊?……妳是說桌腳嗎?」
為什麼會說桌腳啦!!XDD
.
為了保護有利,肯拉犧牲了一條手臂
有利被迫跟他分離,對於肯拉是生是死未明,非常的擔心
這裡開始就是肯有又虐又萌的劇情了。。。
肯有真的是越虐的地方越萌。。。
.
肯拉:「我說過了……只要是為了你,無論是手臂、心臟或這條命,我都願意獻上。」
.
(小說跟動畫劇情不同喔,
大概從肯拉成為敵人之後,動畫就開始走完全不同世界了)
.
在肯拉拼命把有利送往安全地方,醒來時村田竟然趴在有利身上,
而且是趴在非常**讓人害羞**的地方
村田你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
你故意趴在有利重要部位那裡想做什麼阿[害羞4585]
.
村田老奸巨猾(--不愧是活了4000年的大賢者--)
明明很清楚很多事,在有利面前總裝傻
平時會刻意保持平常感覺喊「涉谷」,但私底下或危急時就直接喊「有利」
.
雙兩人(有利跟村田)來到小西馬隆,
被誤認為是溫克特後裔(茱莉亞兒子)的有利(或許該說村田故意讓他被誤認)
直接被帶去與領主見面,帥氣大叔阿達爾貝魯特這時再度登場
.
本來大叔認出有利時想殺他,但聽說他是茱莉亞兒子,為了想知道真相而停手
最後知道只是捏造,大叔也還是沒有殺他
雖然大叔是這麼說,我始終覺得大叔即使不知道有利就是朱利亞轉世,也還是不會殺他
.
薩拉列基這時候就露臉了(雖然只是在自己領域上--呼喊對魔王的仰慕(並不是)--的片段)
原作裡,肯拉他們當時就是在薩拉列基底下做事,--薩拉列基讓肯有更加虐萌--
大叔跟馬辛奇好像也是效忠於他?
.
當小西馬隆領主夫人身旁的女僕被拉去當人質威脅時
有利當場拜託大叔出手幫忙,
這是茱莉亞殘留的情感,還是他信任大叔是個正人君子?XD
可惜的就是,最後是村田故意讓有利魔王化來解決事件
.
很想知道如果有利繼續拜託下去,大叔會不會讓步
(因為現在的大叔還是很痛恨魔族)
期待大叔知道有利就是茱莉亞轉世的那一刻
.
有利這次魔王化兩次,一次是村田刻意讓他發威,保護了女僕也讓馬辛奇無法搞小手段
一次是在看見大西馬隆軍人(似乎就是砍了肯拉手臂的人)
有利超出村田預料的暴走了 T__T
.
魔王化發威之後,村田有利畫面挺萌的
擔心力量波及到有利自身,村田上前保護了有利
在水退去之後,**村田還是抱著因為魔化而暫時失去意識的有利**(blush)
.
我當時看小說的時候,除了肯有之外,再來萌的大概是大賢者x魔王陛下了吧
村田真的實在是,出現的時機太恰好,就在肯拉離開,有利難過時候,他就這麼名正言順的成為身邊最適存在的那個人
不愧是老謀深算的大賢者(applause)
.
之後當村田跟有利分別被基爾比特夫人關起來時
村田也警告基爾比特「我不准妳傷害他」
我喜歡村田保護有利的感覺[遠目48]
雖然還是最喜歡肯有
.
漫畫裡面擔心有利的沃爾夫挺可愛的
言賜巫女感覺更幼小更羅莉了
然後我不小心萌了大哥跟雲特 XDDDD
.
11集附有「勝利哥哥的弟控情節」(不要亂取名)
「怎麼還不快點結束打工回來呢?」
.
12集附有「肯有虐萌番外篇漫畫」
「自己的確……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
再來我要說不正經的腦補
為什麼村田要有利魔王化救女僕呢?
一方面是因為有利很想救那女孩
一方面是他忌妒有利在危難時居然這麼信敵方的大叔(等等)
.
然後我不得不說,大叔在拉起有利項鍊仔細觀看時,
那一幕--真像是大叔搭著美少年的下巴調戲或者挑選男伴的大老闆--
如果不介意晚一兩天看圖片驗證的話,我過幾天再補照片XD
http://www.plurk.com/p/gzoswy
.
.
[戰國BASARA]
伊達政宗跟真田幸村你們。。。(噴鼻血)
官方漫畫做得好!!!腐得很美妙
http://www.plurk.com/p/gybh3h
.
.
.
.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