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耽美drama]《憂鬱之朝》的錄音片段
http://www.plurk.com/p/hxyhjt

原來羽多野涉和平川大輔做得這麼起勁(
.
.
2013年02月14日寫的閃光文
個人本耽美BL《愛與血欲》的番外
.
因為是情人節,忍不住玩了一下賀文 (PS寫的當時是2013年02月14日)
本來想寫個一百字就好,結果因為有靈感乾脆就寫多點了 w
.
這番外可能也會收入在實體本中
PS 後續篇我已經完成第一章了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1)
By 頁緋
噗浪: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個相親相愛的男人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專欄:五色地平線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
配對:睿葬x辛瑀/無漠x小純
.
.
.
「情人節啊?是今天嗎?你是說人類的情人節?」
辛瑀正替懷中那名為『睿葬』的木偶娃娃梳髮,邊聽琴夫人興沖沖介紹所謂的重要節日。
今日『睿葬娃娃』穿著淺藍色的背心、金色鑲邊的深藍色七分褲,並帶著俏皮的高帽,看起來很有活力。
然而或許是本人影響,辛瑀認為還是深色衣服合適。
.
那個血族,宛如夜幕的蟄伏者,銳利的雙眸在暗夜裡盯緊獵物,箝制著你的身心。
連呼息都像是被掌握,套牢。
.
「沒錯喔!今天是情人節,你家鄉不過這日子嗎?」琴夫人漾起甜美的笑容,如戀愛中的少女,一輩子,她就維持這年紀。
就年紀這方面,同樣長壽的辛瑀在天卯家是詛咒的象徵,在這裡卻成了常態。
再過個二十年,他外表仍然改變不多,但也不會因此引來異樣眼光,這顯得讓他更為輕鬆。
他唯一能認同天卯老爺說的,大概就是『待在睿葬的身邊才是你的歸屬』這件事吧。
.
「我是聽暮白提起過,但我們不過這種日子。」辛瑀搖搖首。「雖然近年來有人提倡西化,但改變的頂多是家具擺設,跟我們個人相關的卻沒有太多。」
「你對情人節到底瞭解多少?」
「Valentine被處死的日子。」他定定說著,帶著頗具信心的笑容,他可是把暮白所說的歷史記得牢牢的。
「這……」琴夫人頓陣,再道。「孩子,你說的也沒錯,但是這天還有更重要的任務啊!你聽我說……」
琴夫人忍不住從對面的座位快跑步坐來他身旁,就怕他聽漏一個字。
論歷史,琴夫人或許沒有辛瑀懂得更多,但論戀愛的大小事,她絕對是前輩。
.
「難怪我剛才看幾個小丫頭在討論巧克力,原來是這麼回事,真可愛。」辛瑀啜了口他喜愛但睿葬不愛的紅茶,淡淡笑著。
彷彿事不關己,琴夫人以為自己說得不夠明白。
「所以阿,其實睿葬也很想收到巧克力……」
「琴夫人,我比較好奇的是,血族怎麼也過人類的日子?沒想到血族也會留意人類的曆。」
「只有一些特別日子會被注意而已,平常那些血族還是高高在上,不過,也確實有越來越多新一代的血族會跟人類交流,學他們的生活。」
「但是居然搞人類的玩意,這表示接受文化了嘛。」
「欸、這是因為人類越來越多,自然而然就被感染了……而且巧克力之前在人類世界是貴族才能享用的,一年一度的種族會議中,大家都會端出高貴的食品,血族也就發現巧克力的珍貴,當然就不排斥了。」
是被同化為血族的人類越來越多吧,辛瑀想。
他無法想像睿葬享用巧克力的表情,暮白曾經替他泡了一杯巧克力,說是『神仙的飲料』,或許是暮白加太多糖了,總之他喝了一口後覺得還是青茶好喝。
不過他與睿葬的喜好本就差個天南地北,他既然討厭,搞不好睿葬還真喜愛巧克力。
.
「那麼,為什麼妳希望我送他巧克力?他有錢有勢,要送也該是他送我。」
一語點出,他早聽出琴夫人的暗示,只是繞了個彎。
琴夫人支吾幾聲,把界與其他女僕支開真是錯誤的決定,沒人可以替她緩場。
她總不能直白說明辛瑀在她心中就跟媳婦一樣,由女孩子送男孩子巧克力才更浪漫,好吧,或許是愛子心切,因此想看辛瑀有所表示。
.
上回她脫口說了『辛瑀長得比女孩子還漂亮,又細心,睿葬真是娶對老婆了!』
據說那晚辛瑀嚥不下氣的拼命要壓倒睿葬,自然睿葬不可能讓他得逞,但隨後他就以『好,你不讓我做,以後也別想抱我!』的方式威脅,還不准進房。
隔了將近一個月沒有做愛、無法吸血。
辛瑀倒是無所謂,他日子過得依然愜意,但生活極需要血液與性愛的血族睿葬可就痛苦了。
要知道喝過辛瑀的血液後,再美味的血對他而言都味同嚼蠟。
由於不想讓努力經營的關係倒退,他拼命壓抑自己不做出強暴辛瑀的野獸行為。
最後在送了辛瑀全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本的珍貴古籍,以及似乎看出他的誠意後,辛瑀沒再提起這件事。
琴夫人之後說話就更為小心。
.
她結結巴巴道。「因為……這種東西當然自己做的才有意義,睿葬他、他手這麼笨,做不出巧克力的啦!表達愛情的信物要是太醜,就不好了嘛、對吧?」
「哈、手笨嗎?他搞我的時候,手倒是靈活得很。」
「什麼?」
「沒事。」
辛瑀聳聳肩,優雅的再啜了口茶,隨後他再問。「琴夫人,妳也會送巧克力給血族王嗎?」
琴夫人一愣,猶疑的搖了搖頭。
.
「真對不起,我好像不該問。」
「沒關係……其實是,我也已經記不得有多久沒見到他了。」
「是在妳被不名人士暗殺之後嗎?」
「不不,在那之前。」琴夫人展露憂鬱的神色,眼底裡仍有著愛意,卻被事過境遷的遺憾所阻擋。「在他們強行帶走睿葬之後,我就不想見他了。」
.
.
.
-待-
.
.
先到這裡發更新
.
我以為一下就寫完了
大概還要再一篇吧
或者再兩篇 XD
.
2013情人節快樂!
.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2)
.
.
說明一下,這篇番外的時間設定在後續篇之後
所以兩邊的感情更穩固了(……我自認為是XD)
.
.
小純努力聽著烹飪老師的特別授課,一字不漏的寫下製作巧克力的各個步驟,不到16歲數的他,卻是堪稱無漠底下書寫速度最快速又最為工整的傭人。
剛被無漠帶回來時,他除了麵包、酒館等一般街上的大小招牌外,其餘單字都不認得,更遑論學習血族的古語對他而言有多辛苦。
但為了能早一日效忠無漠大人,他咬著牙地苦撐過來了,連無漠也意外他竟然能短短半年就能成為幫手。
為了無漠大人,再困難的事,他也使命必達。
.
一旁也像是在聽課的紅葉打了呵欠,開始不耐煩的玩起烹飪道具。
他比小純更早到無漠大人身邊伺候,卻沒有小純或白梅那麼死忠於無漠,總是懶散的逃避責任,唯有在與小純共事時才有幹勁。
「哪時才結束啊?噬血城居然還開班授課做巧克力,我看真的快被低等人類佔領了。」
毫無所謂周圍有多少原先是人類的血族,幾個耳尖的朝他瞪了過來,紅葉見狀仍哼哼笑著,一臉挑釁,直到他瞧見小純也帶有不悅的神情,才趕緊換了個態度。
「哎哎、小純你別誤會!我不是說你啦,是說其他的人類!」
「紅葉,你可以小聲點嗎?會害我漏抄筆記的!」
顯然比起身為人類身分而被鄙視,他更在乎的是能否做出完美的巧克力,送到尊貴的無漠大人面前,傳達他的愛。
紅葉自討沒趣的聳聳肩,要不是小純拜託,他這時已經在某個哥哥的床上賺零用錢了,放棄賺錢機會來陪小純搞人類的玩意,不知感恩還一副後母臉……紅葉覺得自己好委屈。
無漠,又是無漠,小純腦袋裡只有無漠。
他紅葉在小純的眼底裡連砂子都不如,砂子進眼睛還會讓小純感到不舒服,他恐怕連存在感都沒有。
.
「你不就是小純越不理你,就越愛他嗎?」
想起白梅曾這麼諷刺他,紅葉的雙頰氣鼓了起來,很是不滿。
.
他與小純使用的那張大桌子原先對面是空無一人,就在紅葉悶得發慌,好奇點人頭看真正身為血族的有幾隻小貓,發現自門口走來個秀緻面容的清瘦少年。
紅葉從身旁的界以及辛瑀的紫色長髮斷定出身分,這是他頭一次近距離看見傳說中的人物,
他難以置信對方真如謠言所說,難怪睿葬伯爵怎麼也不想放人!難怪看慣了無漠身邊各式美女的小純,那段時間像受打擊似的整天垂頭喪氣!
小純做筆記的動作也立止,愣愣的聽著辛瑀問「共用一張桌子沒關係吧?」,他僵在那,答應也不是,拒絕也不是。
最後選擇先認真做好筆記再思考,短暫停下的手又忙碌了起來。
是裝忙,也是真忙。
.
天卯少爺揚起了似笑非笑的美麗弧線,界並且在他耳邊悄悄說了幾句。不知說了什麼,天卯少爺詫疑的看向紅葉,讓他的脊背急竄電流般的不舒服。
他敢打賭談的不是好事,界那傢伙的嘴裡本來就吐不出什麼動聽的話,何況彼此還是仇人。
.
在前方解說的退休老師是血族,曾經在王室內擔任過主廚,對她而言,只有美味與佳餚,沒有種族與國家。
由她來指導可說身分上、能力上都最為合適的人選。
幾分鐘後解說完畢,界獻給了他最愛的主子不知哪弄來的完整筆記本,省得辛瑀再請教人的麻煩。
比起小純手上零散的好幾張紙,可說等級相差一大截。
.
小純心情複雜的看著前方主僕開始像玩泥土般的動手,自己也遲疑的將板模排列好。
天卯少爺是要做給睿葬伯爵的嗎?
消息要是傳出,無漠大人會否拿他的成品跟辛瑀少爺的做比較?
念及此,小純卯足勁的捲起了袖子,笨手笨腳的開始照步驟動作,怎麼也不想輸給仍有機會變成情敵的辛瑀。
紅葉則一旁與他無關的態度,大概是外貌被刺激到了,猛照鏡子的不停整理儀容。
.
一群人在室內做著美味的食物,讓小純的腦海畫面不時流轉到從前,那個還在地鼠窩打滾時候的他。
那時總餓著肚子的守在窗戶旁,等待好心人施捨食物,跟流浪狗一起排排站。
他不在意鄙視的眼神,他就是這麼滾大的。當嫌惡他的人越多,想當女神的千金小姐自然會出現,無論真心還假意,他只要能討到食物就好。
.
他也永遠記得某個艷陽的午後,從一位同年紀的女孩手中搶了一袋的麵包,女孩與他的膚色不同,看穿著該是某個人家的幫傭,尖銳的罵聲一串一串的自背後傳來。
他跑到腳都發軟了,女孩咒罵的聲音卻久久揮之不去。
手臂被女孩的指甲劃傷,路上躲避野狗時還滑了一跤,他一拐一拐忍著痛的走回老大的所在,以為終於能被誇獎,這是他第一次搶劫成功。
然而老大正捧著某個哥哥搶來的寶石,他從沒看過老大的雙眼能如此明亮,鞭打他時總是陰暗又恐怖。
顯然老大是沒空理他的,麵包已經入不了眼。
他默默退到一旁,含著淚的處理所有傷口。想把麵包分給其他『兄弟』,才發現拼命搶回的麵包也因為摔在地的緣故,全沾上了灰塵。
又一個哥哥勸他別拿這種髒東西給老大,會再被毒打一頓。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不是年紀最小的,卻是『兄弟』中最差勁的,唯一最有用的時候是在老大暴怒時,被當皮球踢。
所謂的神,根本不存在──直到他遇見無漠才顛覆這個想法。
.
「想要血約的話,就快點成年,我可不想被當變態。」
無漠大人抹煞了他的過去,給了他現在與未來,他的一切都是為了無漠大人而存在。
.
.
-待-
.
.
可能因為決定也會收錄在實體本
所以寫得很愉快
.
另外
「我可不想被當變態。」無漠你在暗指你老爸當初是變態,誘拐少女嗎?(被痛毆)
.
.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3)
.
.
.
小純望著生平第一次做的巧克力,嘆氣,臉上的表情滿是忐忑。
起先已不具信心,把希望放在認真做筆記上,以為記好每一溫度、每一時刻以及所有細項,就能彌補他完全不懂料理的不足。
他是突破了可能,味道比想像中好,但外觀還不如小時候隨意玩泥巴所做的造型。
袋內的醜陋不堪,再對比辛瑀所做的精緻模樣,他的信心幾乎是所剩無幾到不願把成品獻給無漠大人。
人說手巧的人做什麼都厲害,他如今可真信了這點。
很多事不是他拼著一份崇拜的決心就能做到最好。
而偏偏他所景仰的無漠大人只要最好的。
最慘的是無漠大人知道他請假的原因,這當下小純只想衝去人類世界買現成的來代替。
.
「你又何必什麼都跟天卯少爺比?無漠大人也沒有特別執著他吧?」紅葉像個俏皮小姑娘的指頭纏繞著髮絲,比雙胞胎姐姐白梅還有女人味的血族少年。
小純有時真懷疑這對雙胞胎裝錯靈魂了。
「看我,就連我也認輸了,我對他的外貌真是心服口服了。哎呀,好險他被睿葬伯爵關得死死的阿,否則我的生意就差了!」
.
小純沒吭一聲,手拎著黑巧克力,持續沉重的步伐。
最靠近無漠的他,也很清楚無漠最近的表態:對辛瑀的興趣僅在於他是戰利品。
讓出辛瑀就是讓出王位,血族王訂了這遊戲,無漠也只能配合打這場戰。
會想跟辛瑀較勁的心態,無非是對於自己地位的不安。
儘管初吻獻給了無漠,也得到未來的承諾,無漠卻仍舊沒有給他血約。
說是等他長大,然而若等到那時無漠對他沒興趣的話,又該如何?
.
他佇立於無漠房前,呆了又呆,想了又想,決定敲門的他轉身離去。
倘若以往,世界以無漠為中心的他會第一時間回奔到無漠面前屈膝請安,這反常的態度讓紅葉額外留意。
他這一路跟隨,不停看著小純唉聲嘆氣,但少年就是怎麼也不想與他掏心事。
總是如此,冷漠對他的小純,熱情對無漠的小純。
.
「我說你阿,既然不敢拿給無漠大人,乾脆送我吧!」
「不行,這是要給無漠大人的。」
「那你就回去阿。」
小純停了步伐,但仍沒回頭,又再邁步。
「哎、聽我說,這麼醜不拉機的東西送給他,他會拉肚子的!我阿,好歹這一路也算是有保護到你不被其他血族吸血,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送我一兩顆又不會差多少。」
「要送你的話,我還比較想送給白梅。」
「你這人……你到底是多討厭我啊?」
向來樂觀隨性的紅葉也不由得動怒了,一把將小純往牆一推。「給我一個笑臉是會怎樣?小心我真的強姦你喔,別以為我沒脾氣的!」
自小跟著許多女性長輩一起在男人堆裡打轉,紅葉練就了皮笑肉不笑的諂媚功夫,加上個性使然,總能快一步轉換心情與想法。
但這回,他難能的表達怒意。
.
一時間沉默,小純愣愣的看著動怒的雙眼,才發現這人也有脾氣。
驚訝之餘做不出其他表示,反倒是紅葉先笑了笑,想打緩場面卻是僵硬的笑角。
方才一鼓作氣之下是真的想強吻,但回神的現在卻不知所措。
該進還該退?
.
「紅葉。」
而就在他想不顧一切的忠於欲望時,白梅冷靜的聲音阻止了他。
他轉向聲音來源,想詢問最愛的姐姐一些意見,臉色卻一秒刷白。
.
在白梅身前的是漠然望著他倆的無漠。
.
.
.
-待-
.
.
大概是過年放假的感覺還沒恢復
最近超浪費時間的,每天時間都規劃得不好
.
不會只記得交代小純,就忘記交待辛瑀這邊的
.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4)
.
.
.
幾個時辰前,當小純向無漠請假,便因『想製作巧克力而無法伺候他與貴重來賓』這種理由險些挨揍。
當時無漠抓起他前襟,冷冷的要他說出真正理由,小純急得一張臉漲得紅通通,比手畫腳的解釋:『小的是想做給無漠大人獨一無二的巧克力,無漠大人請別生氣!真的是想做給您美味的巧克力!』
『我不吃巧克力,不准用這種無聊理由離開我五個小時。』
巧克力再高檔,也是人類的食物。
生為血族足以自豪的第一王子,自然不可能看得上眼。
『但是、但是、但是!』稍嫌短的雙腿在空中動阿動的,像極了窮掙扎的小狗兒。『以前二哥總說在情人節這天,吃下喜歡的人親手做的巧克力,就會一輩子幸福,如果……如果無漠大人願意……』
『我不過人類的節日。』
『……呃、對喔……嗚、小的知道了……』
小純垂頭喪氣的唯諾著,像是無漠真不吃下他做的巧克力,就不可能喜歡他似的。
迷信。
無漠哼了聲,他從來不信人類的玩意,但小純確實是個人類,而且是個日日勞碌照顧他的笨小子。
瞧小純一臉天塌下來的悲慘模樣,無漠再一個鼻哼。『要去可以,但不准超過三個小時。』
『欸?!』
『還有,既然是要獻給我的,要是做醜了你就慘了。』
.
.
而此時無漠現身於此,或概是貴賓離去。
小純一望見無漠,臉上即刻堆滿笑容,但一想到自己做出了醜陋無比的成品,跨出一步的他又再退後,心虛之下,努力把那一袋黑巧克力藏在身後。
.
無漠盯著他的動作,瞇眼。
「就奇怪明明嗅到你的味道了,怎麼沒來找我?兩個人想去哪?」
視線從還未搞清楚狀況的小純,再掃到一旁的紅葉,當發現紅葉的手仍搭在他肩上時,目光一瞬間轉為犀利。
隨性的紅葉再怎麼不識大禮,也明白觸怒了無漠,趕緊抽回手,畢恭畢敬朝無漠請安。
「無漠大人。」
「紅葉,你該記得我說過的。」
「小、小的還記得。」
「這麼不想忠於我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無漠大人!」白梅趕緊一跪,連帶的紅葉也只好跟著跪下,冷靜的白梅露出了著急的臉。「紅葉他不懂事,還請您息怒!」
在場恐怕只有小純不明白事態的嚴重性,他愣愣的看著白梅替紅葉求饒命,難得看白梅有這麼生動的表情,也難得見紅葉露出嚴肅,卻想不透紅葉說了什麼惹毛無漠。
但他很清楚無漠此時的心情糟到極點,勘比睿葬來踢館的那時。
俊美的面顏變得冷酷而不苟言笑,眼神也失了溫度。
與平日總自傲一笑的無漠迥然有異。
小純見無漠拍了拍白梅的肩,「那就看妳能不能教化他了,敢再一次,我就讓他回該回的地方。」隨後視線再掃向他,漠然道。「小純,過來。」
.
小純緊抓著那一袋巧克力,其實正想偷溜去宿舍找幾個人類奴役,碰碰運氣,向他們購買些好看的巧克力來頂替。
無漠這一點名,他怎麼也找不到理由了。
何況是心情不佳的這當時,相當懂如何安撫無漠的他,趕緊跟上。
.
「無漠大人!」小純發現這幾個月追上無漠的速度變快了,仰望無漠的角度也與以前不同。
他長了一歲,也高了幾公分。
「無漠大人,您怎麼了?紅葉做了什麼惹您不開心?」
無漠沒有回應,重重的步伐回到寢室,摸不邊際的小純趕緊倒上一杯他近來喜愛的醇酒。
他想起無漠方才提的──「就奇怪明明嗅到你的味道了,怎麼沒來找我?兩個人想去哪?」
他猜想那可能是動怒的原因,急忙解釋。「無漠大人,小的剛才是想去向其他人買點好看的巧克力,因為小的、小的做失敗了,怎麼也不敢拿給無漠大人,怕傷了您的胃,小的真的不是想偷懶啊!」
無漠挑眉看向他,小純以為無漠氣消了,揚起笑角再道。「無漠大人,可以再給小的一個時辰嗎?小的會收集最好看的巧克力,送到您面──」
語還未畢,他又被無漠揪住了前襟,他一口氣還未喘,就被無漠一把抓起來,扔向了那張足夠他滾五圈的大床。
.
.
.
-待-
.
.
可能還是會先寫好這個番外再繼續寫連載
.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5)
.
.
少年瘦小的身體被扔在潔白而平坦的大床上,不搭襯的比例顯得那張床的豪華奢侈。
無漠總是要最好的,包括食衣住行,以及性愛的伴侶。他碰過的女人總有著柔軟的豐胸,悅耳的歌喉;他碰過的男人也有著誘人的臀型與細腰。
小純可說是裡頭長相最普通,身材也最難以入眼的過瘦。
.
小純睜著相對圓亮的大眼,仰望今兒特別摸不情緒的無漠。
少年的臉上身上滿滿是抹過深褐色巧克力醬的痕跡,白淨的襯衫也難以倖免。
「首先,告訴我是怎麼把自己搞這麼髒的。」無漠俯瞰著他,命道。
小純迅速檢查,一心想贏過辛瑀的他,笨手笨腳撞倒了巧克力濃漿,原先打算送上禮物再洗個乾淨,但事後便煩惱著巧克力的外型,無暇顧及到被弄髒一身的這件事。
.
「無漠大人請別擔心!這是巧克力醬,不是泥土!」
「廢話。」聞味道也知道,無漠即使不喜愛人類的食物,也看女人品嚐過,對味道是有印象的。
「哇……真的一堆地方都有,小的現在就去沖乾淨!」小純朗大聲,想到自己正在弄髒大人的床,趕緊跳起身,但才站穩就被無漠再推回。
緊接著無漠欺下身子,扯開他襯衫前襟時一兩顆扣子迸落,目光直直望進他的衣內。
像是查看所有物般的態度,大大方方審視小純的肉體。
涼風灌入衣內,小純哆嗦一陣,但仍不及無漠的視線強烈。
「無、無漠大人?」
「給我的巧克力在哪?」意外的,無漠主動問起他不愛的食物。
他抬眼,與少年正對上視線。
俊美的面顏近距離呈在前,讓小純覺得身子一熱,慌張的翻找應該在身邊的那一袋巧克力。
「我記得我有帶進來……奇怪……」轉身努力搜尋,不久目光與無漠同時留意到身旁好幾顆深褐色甜食。
原來隨著方才被丟過來的時候,散落在床。
無漠隨意拿起其中一塊,皺眉。「這是給我的?」
「是……」小純心虛的回應。
「做得這麼醜,你還真大膽。」
「不是的!無漠大人!我、我……對不起……所以小的原本想先去買些好看點的……再呈給您……」
「是誰說要吃親手作的才有意義?」
「小、是小的說的。」
「是誰答應我會做出『Chimera』?……這是狗吧。」
「……」小純的頭越垂越低。
由於辛瑀還真成功做出了Griffin,他認為自己沒有任何理由能推拖。
巧克力不是只要心型便成?全場只有他們兩位像是在比賽雕刻作品。
「算了,我本來也不期望你能做出什麼驚人的作品。」
無漠淡道,將食物直接扔去一旁,他壓住少年,齒尖磨著細頸引起少年身子一震。「我吃這裡的就好。」
總是讓人措手不及。
無漠的欲望來得快也去得快,這些日子以來小純是漸漸習慣了,但難免在第一瞬間仍會被嚇到。
他緊抓著無漠寬闊的肩頭,因疼痛而發出細聲,只有這種時候,無漠才會允許他更進一步的肢體接觸。
當無漠結束了品嚐,他的唇來到鎖骨,邊將少年的襯衫完全扯開,再摸上了他總嫌太瘦的腰骨。
「無漠大人……」
「別吵我。」
「可是、可是剛才您不是說有聞到我的味道?我的味道這麼重嗎?」
語調中有著委屈的可憐,竟還大膽的想推阻他欺壓的動作。
無漠不耐的抬首,不解這個人類小子究竟想表達什麼。
「是嗅到了沒錯,在你還沒接進房門時我就聞到了,你想說什麼?」
「果然是我汗流太多,搞得體味很重嗎?那小的是不是該先去沖澡比較好?」
一心只怕會惹無漠不愉快。
那自然不可能是汗臭的緣故,是無漠早深刻記得小純的味道,清新又乾淨的氣味。
「白癡。」無漠啐一聲,沒打算解釋,他重重捏住少年的乳首,既而再舔過,輕咬。
挑逗的動作讓小純身子一軟,呼吸也在他身下加重起來,無力再抗議。
.
「當然不准沖,不是要讓我吃巧克力嗎?既然做得這麼醜,當然只能吃你身上的巧克力了。」
.
.
.
-待-
.
.
Chimera大概長這樣
http://i.imgur.com/iGeWW7B.jpg
.
Griffin大概長這樣
http://i.imgur.com/fEnYvXp.jpg
.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6)
.
.
.
界手腳俐落的將桌面上所有棋子一一收入盒中,再換上辛瑀交代的書籍,並貼心的替他點上近來偏好的薰香。
不遠處的澡間清水潑灑身體的聲音引他留意,儘管克制自己仍不免朝方向偷看一眼,界再趕緊繼續手邊的動作。
心情仍會因為辛瑀而起伏,但情緒的波動已能壓抑。
辛瑀的房外有兩名站衛,房內亦有兩名,除了保護辛瑀的安全,也有監視的作用。
開始時是監視辛瑀有無逃跑打算,到後來界才發現自己也被列入範圍,一旦他有任何踰矩的動作或表情,他們會第一時間傳達給睿葬。
.
「我不怕死,我只怕再也無法伺候辛瑀少爺。」
那是他最清楚向辛瑀表達心情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當他鋪好床同時,緊閉的房門被睿葬推開,比平日的時間還早。
睿葬沒有看向鞠躬的界,聽聞水聲得知辛瑀正入浴,他直接朝辛瑀最愛的窗邊位置走去,並坐在那旁,已經固定的兩人位置。
界向他交代今日辛瑀的生活之後,便與房內那兩名撲克臉一起默默退下,接下來沒有需要他們的餘地。
.
辛瑀向來是自己打理自己,除非他被睿葬搞到不省人事。
正確說來,他只不願被男的碰身體,其實可以接受讓溫柔的女孩子伺候,但睿葬介意,不論男女。
睿葬翻著桌上那本為辛瑀準備的書籍,滿滿是人類的語言,稍微讓他驚訝的是那並非辛瑀他故鄉的文字。
又學新語言了嗎?半年內能以古血族語書寫溝通已讓他吃驚,竟還有餘力再學其他語言。
.
「你最好別看那本比較好喔。」入浴完畢的辛瑀,微笑看著研究新書的睿葬。
披著白色浴袍,他擦著濡濕的髮邊朝睿葬走來。
「為何不?」睿葬問。
「因為那本記載著吸血鬼的死狀,以及一些噁心變態的行刑,雖然你不是吸血鬼,好歹是遠親,不介意看到同伴怎麼被人類處刑的話就看吧。」
說完便漾起一笑,他期待睿葬會露出害怕的神色。
睿葬真的下一張就翻到血肉模糊的照片,但仍是淡淡的表情,連眨也沒眨一眼。「真讓我驚訝,你居然敢看這種東西。」
他沒有情緒很正常,但意外辛瑀的膽子還真沒有上限的找不到什麼能剋他。
喜歡多方攝略的辛瑀,彷彿永遠也無法獲得滿足,什麼都能引起興趣,什麼都想嘗試。
睿葬越來越體會暮白費了多大辛苦才養大這位好奇寶寶。
.
「我上次看公爵的桃色糾紛,你說內容太色情,我只好換個口味囉。」外表仍是個少年的辛瑀像是很無辜。
同母親一樣,心靈停留在外觀的年紀了嗎?睿葬想,邊接過他擦髮的那條毛巾,沉默寡言的他在某些細項倒是很體貼。
.
「你今天比平常要早,公事都處理完了?」
「沒,是母親說了讓我在意的事。」
「琴?」辛瑀的雙眼溜轉,裝傻一笑。「什麼事?」
「聽說你做了巧克力,我想看。」
.
果然是這件事,辛瑀點點頭,特別留意睿葬彷彿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睿葬也能有這表情?
平時板著一張臉,要笑不笑要怒不怒的,現在這表情挺好的嘛,很有活力。
辛瑀專注的看,很是喜歡臉部神經有作用的睿葬。
.
開始以為睿葬身為血族,情緒才無法如人類那樣多采多姿。
但自從見識過無漠以及血族王本尊,他篤定了血族也能有情緒,更賣力的想盡辦法要睿葬像個人,可惜苦無任何妙招。
.
「巧克力阿……」辛瑀是答應琴會親自做巧克力這件事,但並未允諾是送到睿葬面前。
「我是做了巧克力沒錯,可是巧克力已經沒有了耶。」
他並非捉弄,是真的不在身邊了,而他原先也以為睿葬不會計較這麼個小玩意。
豈料,他錯了。
睿葬聽聞後,滿臉的期待立即變得失望起來。
「已經吃了嗎?……不要緊,只是想看。」
畢竟睿葬明白巧克力的意義。
一聽說辛瑀為他做了巧克力,自然在意。
.
辛瑀瞧著他臉上的變化有多少認真,這才開始感覺不妙。
不是錯覺。
睿葬的心情正因為那『巧克力』而有波動。
怪,他做了一堆藥物都改變不了睿葬的性格,怎麼這當下,一口未吃的巧克力輕易就讓他像生氣勃勃的人類?
是他功力太差了,或是琴沒騙他,睿葬真這麼喜歡巧克力?!
然而那份巧克力……「呃、不是我吃掉了,是送給其他人了。」他有些愧疚的看著相當失望的睿葬。
「送人?」睿葬皺眉。「送誰?」
「……就……送給血族王了。」
一句話讓睿葬露出更多表情。
他從驚訝,到難以置信,再飆上怒氣。
「送給父王?!為什麼?」他向來淡淡的語調忽然加重。
「喔、那是因為……」
「你們自從見面後就一直在聯絡,難道你們真的!?」
「不是!拜託你不要一副我搞外遇的表情好嗎!」
.
什麼表情都好,辛瑀唯獨不希望睿葬展露這種被背叛的憤怒。
那表示一旦沒處理好,他就有罪可受。
.
不過只是塊巧克力嘛,縱使他做得再精緻,有必要這麼介意嗎?何況那還是人類的食物。
只喜歡喝他血的睿葬,此時所表達的怒意就宛如他讓血族王喝了自己的血一樣。
.
.
-待-.
.
可憐的睿葬沒巧克力可吃……
.
對了,有人想看無漠跟小純的巧克力PLAY實況
我會試試看是否在實體本加入的 !!
 (但我目前也不敢保證一定會詳細實況 XD)
.
.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7)
.
.
微慎
.
.
.
平常的睿葬相當有耐性,但那是在無關辛瑀任何事時才有的耐性。
血族王最頭疼這個沒有遺傳到他性格的兒子,愉快時鼻嗤一笑,不悅時冷笑一聲。實話說來,血族王也分不出這兩種笑聲的區別,即使有血緣關係,也摸不清情緒。
他的外貌與個性皆遺傳自上兩代的血族王,而最先發現睿葬能力的也是那位王,倘若晚個幾年去逝,或許當年就不是無漠被封為準王者。
.
在睿葬被帶去教育成反賽桑的那一派的鬥爭工具後,琴一口咬定是睿葬父親所默許的行為,憤怒之下不再見血族王。孤高的血族王也沒有追回她的打算,兩人自此成了陌生人,好幾十年。
「我看得出琴很想跟王談開話,就帶『禮物』去試探了。」辛瑀解釋。
當然,還有另一個主因,才連一顆巧克力也沒留給睿葬。
.
辛瑀被壓在窗旁,平常時優雅從容的面容染上情慾之色,細細的喘氣著。他的分身被睿葬掌握,早熟知他敏感處的睿葬,輕而易舉就控制他的反應。
辛瑀想反抗,按住睿葬不停搓揉他的雙手,卻隨著男人的動作,越漸無能為力。
「睿、葬……」
隨著力道加重而顫抖身子,純白的衣袍自肩頭滑落,裸露的上半身磨擦著窗邊金屬,汗水擦出慾望的前奏。
男人貼著他的後頸,舔上滑落的汗珠,皮膚下的血味引出他的野性,尖牙劃破肌膚,滲出幾滴血。
他輕輕舔過。「我連辦公時都想著你的味道。」說著近日來越能掌握的調情話,可惜語調始終沒有抑揚頓挫。
「拜託別把我們做愛的過程寫在公文上。」辛瑀自嘲一笑,但後方的睿葬仍沒有笑意。
就像隻飢渴的野獸伏在他身上,準備把他啃個精光似的。
「睿葬、先停……聽我說……」
「我在聽。」
「但你這樣……我沒法好好說、別、我說了會疼……」
「我可以理解你送給父王的用意。」
「……既然如此,你還生什麼氣?」
「我沒生氣。」
他這麼說的同時,將辛瑀側翻過來,火熱的下半身隔著衣料,頂撞著,明示著他想做,就在這裡做。
「喂喂、你也太急躁了吧,不是說沒在氣了?」
「是沒氣,但是不滿足。」像個重大節日裡期待點心卻落空的孩子,在睿葬的認知上,他期待已久、以為終於能見到辛瑀表達愛意,又是失望一場。
「我真的沒想到你這麼喜歡巧克力……」
「我並不是想要巧克力,只是想要你做給我巧克力。」
辛瑀也猜得出,睿葬還能執著什麼?從頭到尾就固執他一個人而已。
「好好好,改天我再──」
「一聽說你跟小純比賽做巧克力,以為你是為了我。」睿葬的執著仍未歇。
「那是……那是因為小純那麼拼命的為無漠而努力,我如果不迎戰,不是太對不起他那一片真心了?」其實只是覺得有趣。
有人特意挑戰,豈有不接招的道理?
這回應顯然讓睿葬更不平衡了。
若只是為了琴夫人與父王能和好,而將巧克力讓走,睿葬還能轉個念頭不在意;一比較小純對無漠的癡情,辛瑀卻把他的巧克力瀟灑送人,睿葬就不由得吃味。
「分明也有送給那幾個女人。」
「這……」
啞口無言的辛瑀忽然思緒一停,蹙眉。「你又派人監視我?」是如何知道他把巧克力分給當時幫忙他的幾個人類女子?
「是。」
睿葬毫不遲疑的回道,一副樂於當個真小人的姿態。
辛瑀吸一氣,想抗議的念頭卻很快被轉移,因為眼前這隻大野獸的慾望正蠢蠢欲動的撞著他。
意味著:要不被巧克力話題煩一整晚,要不就是滿足這火熱的下半身。

細心的辛瑀自然不可能只記得幫琴一把,連一小顆也漏給了睿葬。
要真把心情說出來,睿葬大概會放過他吧……但他若真能坦率,就不會淪落這田地了。
「我真痛恨巧克力。」
最後還是選擇保密的辛瑀碎道,彷彿還聽見壓上來的睿葬在他耳邊鼻嗤一笑。
.
看來不纏鬥到曙光之前,這隻大怪物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
.
-待-
.
下一次可能就會結局
.
琴:「為什麼辛瑀不送給睿葬巧克力?連我都拿到一顆了……難道我沒說仔細巧克力在2/14代表的意義嗎?」
辛瑀:「……就是懂意義才不好意思送……」
.
.
.
.
《愛與血欲 番外》
2月14日的噬血城(8)
.
應該小部分的微慎?
.
.
.
今日月色明亮,滿月與星光的皎潔照得辛瑀的紫髮散發著微微的銀光,如傳聞中邪魅的族裔,掠奪人心。
睿葬曾暗自調查那一族群的下落,除了與人類生活、已不屬於該族群的少數之外,真正純種的族人已不復存在人類的世界。
或許滅種了,或許離開到另一個世外桃源。
無論如何,這對睿葬而言是個好消息,他不必擔心那群人會否多年後查覺辛瑀存在時,再以『恥辱』為由追殺;當然即便真發生這種事,他也願意賭上一切保護辛瑀。
.
相對他而言,辛瑀對自己的身世完全不好奇。
他厭惡天卯家,但他更不願談母親那方的來歷,也沒興趣知道是否有任何的親人。
「你就當我是石頭迸出來的就成了。」他總是這麼笑笑的,帶點玩笑卻又帶點認真的說著。
.
現在,辛瑀貼在他身上,拿著沾了顏料的畫筆,在睿葬胸膛上畫了個大大的圓形,再畫上五角線,寫了些密密麻麻的字。
像是很滿意,他還點了點頭肯定自己。
「你畫什麼?」睿葬問。
「我畫了人類發明的咒語,書上學的。」他舉起一旁人類記載『對付吸血鬼』的原文書。
「你這麼想致我於死地?」睿葬撫上他臉頰。
辛瑀想了想,微笑。「當然不是,你死了我就無聊了。」
說著想殺了睿葬的辛瑀,恐怕比琴還捨不得睿葬死。
他畫上的是讓吸血鬼變聽話的咒語,然而十秒過去,半分鐘過去,睿葬的神情仍未變。
嘖!血族果然不是吸血鬼,完全無效。
還不如他用身體色誘,好歹這時睿葬還會展露男人該有的色慾。
.
睿葬輕輕摸上他的腰,來回摩擦,再緩緩順著臀部的曲線深入。當指頭挑逗穴口時,辛瑀在他胸前喘了兩聲。
「嗯……睿葬……」
後方被靈活的長指挑逗,辛瑀不由得細吟。
他的長髮散了下來,沾染情慾的誘人模樣,讓睿葬感覺下腹一緊。
銷魂的迷人模樣,更甚傳說中的精靈,但,倘若此時誇獎他的外貌,好不容易營造的氣氛肯定又會瞬間瓦解。
「……我的伯爵大人、你還想做嗎?」
「不行嗎?」
「不行……天快亮了。」他也累了一整日,無法折騰兩回。
睿葬沉吟,難得這麼快妥協。「那好吧。」放開挑逗的動作,認真的注視著他最愛的人。「那麼回答我一個問題,為什麼你不喜歡被人稱讚漂亮?」
辛瑀愣一會,意外他接到這話題,隨後笑道。「廢話,男人多半都不喜歡吧。」他想起身,卻再被按下。
「你反應特別怪。」睿葬道。
辛瑀表示過不討厭被睿葬抱,但被說成像女人時卻會動怒。
分明對自己外貌極具信心,也經常利用魅力來達成目的,好比色誘睿葬以滿足某項要求,但卻相當忌諱聽任何人嘴裡說出『美』這類的字彙。
「我想知道,你剛來到這裡時也沒有這麼大的反應。。」睿葬再強調。
挨不過睿葬,辛瑀無奈一嘆,他翻過身躺在睿葬身旁。挨不過睿葬,辛瑀無奈一嘆,他翻過身躺在睿葬身旁。
他無法這時還能笑語帶過,尤其是面對想看透他的執著眼神,更重要的,他變得越來越無法欺騙睿葬。
「因為以前那些死變態都是這麼說的,說著什麼比女孩子還迷人,說著什麼要納我,然後一邊噁心的摸我。」他的聲音有點倦,說著不願回首的事。「我不想聽到你們說那些話,就只是這樣。」
.
諷刺的是,以前辛瑀曾想拿這些事來當睿葬厭惡他的可能,『若因此嫌棄我,我不就落得輕鬆?』他曾這麼想過;現在卻希望抹煞乾淨,一個也別留。
「如果我早點遇到你就好了。」儘管仍說不出喜歡二字,這已是截至目前為止,辛瑀表達最清楚的一次。
睿葬頃刻後吻住他。
「你現在是只屬於我的。」
「我知道。」
他迎接睿葬熱切的雙眼,眼神中有著專屬於對辛瑀的熱情。
或許他不該挑剔睿葬毫不豐富的表情,他的情緒其實都藏在明亮而犀利的雙眸。
.
「如果你要我忘,我就什麼也不會記得。」
低磁的聲如同暗夜的漣漪。
辛瑀笑了,但沒有回應,之後他便在懷中安心的睡著了。
.
.
那之過了再過十多天,辛瑀收到暮白的第十八封信,數著一疊的數量,他才驚覺到噬血城已經過一年半。
信中除了報告天卯族人的境況,天卯家的大小動向,額外的訊息也讓辛瑀相當留意。
「第三位……」他喃喃著。
以前曾碰過他的男人裡,一年來已有三位發生大事,一個生意失敗賠上本錢,一個被子女背叛淪為街鼠,還有一個遭受意外尚在昏迷。
這三位恰巧是他以往最厭惡的前三名,老天爺像是終於替他吐口氣似的幫忙復仇。
但辛瑀也知道他一不虔誠二不拿香三不信仰,老天爺不會這麼眷顧他。
那麼只能這麼解釋了:宛如先前所讀的小說,有位『長腿叔叔』默默在幫他。
.
「暮白寫了什麼?」睿葬自浴室步出,在辛瑀自願回來那之後,睿葬便不再擅自拆閱他與暮白之間的往來信,還給他隱私權。
除了仍會找人監視他這點仍未改,基本上他確實更自由了。
「寫了天卯老爺最近身體不好,以及我最不喜歡的那個姪子可能會繼承他,還有那個討人厭的姪子竟然強行上了我最喜歡的姪子,讓我想毒死他之外,其他都是些無聊事。」
他將那封信收好,再提了『一連三位』的疑問。
「嗯。」睿葬沒有任何表示,回應一聲只是代表他有在聽。
「你想,是不是有什麼人在幫我?還是真的這麼巧?」
「大概只是『天理昭彰』吧。」
「是嗎?我還是覺得是長腿叔叔在幫我。希望那位長腿叔叔多做點其他正事比較要緊,好比面前的大局應該是先贏過那位難纏又強勁的對手,別老把分出心思處理我的事。還有先別動天卯老爺,因為我要未來在他面前仰著下巴唾棄他,所以他得健康活到那時候。對了,更希望長腿叔叔別再監視我了!」
「還有嗎?」
辛瑀揚起笑,想了想,隨後攬上睿葬寬闊的肩。
.
「還有希望長腿叔叔別弄髒自己的手,你的手應該是要用來抱我的。」
.
.
番外-完
.
By 頁緋
噗浪: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個相親相愛的男人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專欄:五色地平線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
.
後續篇的時間設定在這個番外之前
所以到底有發生什麼事呢!?(先保密)
番外收入本子時,應該(?)會補上無漠小純的欸取部分
.
.
.
[日常/腐?]2月的腐日常



討論
http://www.plurk.com/p/ibscy9
.
.

-----   -----   -----
2013/04/04 2013年2月12日的日記
2013/04/06 UMA House (桃園中壢)很可愛的店!推薦/聽說名將列傳(遊戲)很適合腐女
2013/04/07 家教》這次同人DH本的一幕(迪雲)
拍手感謝!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