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CG同人]APH黒塔利亞 2014.02.03 (月)

[APH] 法英
《陪哥哥跨年吧》
2014新年快樂/盈盈生日快樂

2013年最後的8點鐘聲響起,提醒街道上人群:即將是2014年的到來.
古老鐘聲自不遠處傳來,亞瑟從忙碌的文件中抬起頭,稍微放鬆的往窗外瀏覽。
聽著歡愉聲此起彼落,他也感受到情緒的露出放鬆的笑角,待他捏了捏頸子振作精神後,再度埋首於工作。
「亞瑟,休息一下嘛……今年都最後一天了!」
兩隻小精靈停在他的文件上,擔憂的望著這幾日不眠不休工作的亞瑟。
「我知道,別擔心,明天我會好好休息的,謝謝妳們。」
亞瑟微笑的摸了摸她們,仍繼續手邊的工作,看來已經打算在工作中跨年了。

「亞瑟先生,法蘭西斯先生想邀您一起跨年。」
這之間法國打來了五通電話,但都被亞瑟以『工作忙碌』為理由地拒絕了,絲毫沒有與對方通話的意願。
下屬們對此額外關注。

「亞瑟先生,法蘭西斯先生說他人已經在英國了,這是他住的飯店。」
「雷克,別再拿給我了,我不會去找他的。」連轉圜的餘地都沒有,亞瑟直接將那張名片推回給男人,擺明了不想見到法蘭西斯。
然而為避免他們尷尬,他仍舊是紳士的溫柔微笑,只是堅決的態度是怎麼也無法扭轉。

「看來是法蘭西斯先生又惹亞瑟生氣了……」
「那是說法蘭西斯先生不來了嗎?好失望喔,真想念他。」
「一定是法蘭西斯先生那天在夜店裡,跟南美的性感妞熱吻的新聞是真的。」
「我還以為是那樁法蘭西斯先生爬上了某男模的床的醜聞,才會鬧分手……」
如此繁多的八卦在外頭毫無神經的討論著,擾得亞瑟原本想讓自己專注在工作的心情全被打亂。
每一句討論除了明示法蘭西斯的素行不良,更暗示他們倆處於曖昧關係,剪不斷,理還亂。
礙於面子,他一直忍耐的若作無聞,一分一秒地過去,最終還是在聽見「亞瑟先生難道被法蘭西斯先生始亂終棄了嗎?」之時,再忍不住地喚一旁的秘書前去阻止。

「要甩也是我甩掉他好嗎?」忍不住暗自碎念了一句。
聽著外頭從吵雜回歸到清靜,亞瑟喝口茶,常是緩解煩躁的心情。「真是的,法蘭西斯那傢伙沒來不是耳根子清靜多了?一群人這麼想他……」
「大概是因為有法蘭西斯先生在的時候,亞瑟先生才會比較放鬆吧,大家都很擔心您這幾天把自己逼得太勞累。」
雷克中肯的道出事實,讓亞瑟頓時臉紅。「……哼,沒有法蘭西斯在,我才是真的樂得輕鬆呢,而且我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大家真的誤會了!」

想讓自己看似無所謂,亞瑟不接受秘書勸言的繼續所訂的工作進度,之後的幾小時內,法蘭西斯也沒有來電,陷入了沉靜而枯燥的工作夜,與外頭的熱鬧成了強烈對比。
亞瑟偶間會看向手機,原本法蘭西斯還會殷勤的傳訊息,但這兩小時卻連一封也不再傳來。
亞瑟禁不住在意的盯著沉默下來的螢幕,卻怎麼也不願回傳任何訊息。
「大概不是找哪個名媛,就是找哪個貴婦……」或者,連男人的床都可能爬上,亞瑟神色一沉,半晌後鼻嗤一聲,直截將手機關機,免得分心。

直到深夜11點臨近跨年時點,一名部屬照亞瑟的吩咐將他需要的文件夾全帶來,亞瑟只是大略看過,目光依舊回到手邊的工作,更沒留意其他變化。
待聽見門被闔上的聲音後,他稍微讓自己放鬆。倦意讓他倒了杯能安定他情緒的醇香紅茶,一入喉的陌生口味卻讓亞瑟一瞬間緊鎖起眉頭。
「呵呵,好喝嗎?小少爺,哥哥我親自泡的法國紅茶喔。」
一旁的不是雷克,是不該出現的法蘭西斯正笑吟吟的站在他身旁。
亞瑟從錯愕中很快板起臉孔,想必這男人是方才趁空隙混進來的吧,只能怪自己只專注於文件,才會讓這匹狼大剌剌地入內,現下,要請他出去可就難了。

亞瑟靜靜望著不速之客,煩惱該如何打發這難纏的男人。
外頭傳來迎接新年的愉悅歌曲,更對比亞瑟的辦公室裡的劍拔弩張。

「小少爺,這麼個浪漫的日子,怎麼把時間浪費在工作上?來,跟哥哥一起喝酒吧!」
得意的舉起他帶來的陳年法國酒,法蘭西斯逕自拉了張椅子往亞瑟身旁靠了過去,彷彿渾然不覺當前的小少爺是為何而動怒。

亞瑟抿了抿唇,面前的並非他習慣的飲品。
他向來視紅茶為最恬淡純淨的好氣味,平時的他會以紅茶來恢復心情,但現下卻是放妥杯子,毫無再入一口的念頭。
因為他絲毫不想碰『充滿與法蘭西斯有關回憶的法國紅茶』。
法蘭西斯仿若未見他的動作,殷勤的倒上兩杯酒,濃郁的酒香自杯口擴散,牽動亞瑟的緊繃神經。
一方是緩慢優雅的態度,一方是故作鎮定的亞瑟,形成強烈對比。

「……你這混蛋酒男到底是什麼時候進來的?」亞瑟沉吟,充滿不悅的看著未受邀請的男人。
「一開門就是我送上的文件囉,我是光明正大進來的,可是小少爺你連頭都不抬。」他說著便將紅酒推到亞瑟面前,勾起得逞的笑容。
這令亞瑟的心頭更加慌亂,最近一次的見面是在平安夜那時,想起自己像是告白被拒絕的落魄樣,便窘澀到無法接話。

「哎,小少爺還在生氣嗎?氣我跟上禮拜跟某位女模摟摟抱抱?」
「……哈、怎麼可能呢,你跟多少人親熱都跟我無關吧。」
「喔、不是嗎?……還是去博物館時被一群女學生親臉頰的受歡迎照片?」
「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我說了、那些都跟我……」
「不管怎麼說,小亞瑟你是在吃醋,這點是絕對沒錯的吧。」
驀然感覺光線暗下時,法蘭西斯已將他困在辦公椅之間,饒有興味的笑看著開始心慌的他。
濃烈卻不失古典優雅的男性香水味自法蘭西斯身上散發開來,混合著獨特的男性魅力氣息,包裹了亞瑟整人,總是令他心動的熟悉氣味。
「法蘭西斯……」亞瑟本欲推阻男人的趨近,沒料法蘭西斯無視抗拒的逼近,不容拒絕的輕磨娃娃臉的臉頰,扎人的鬍渣令亞瑟不舒服的蹙眉。
「喂、很痛……」
「小亞瑟,哥哥我很高興你為我吃醋喔。」
「誰、我都說了我才不是!」
「是是是……」
面對亞瑟像貓咪般的豎起敵對意識的炸毛,法蘭西斯倒是相當熟練,溫柔的摸著不斷抗拒的懷中人。
以往亞瑟對他鬧脾氣時,他總會死皮賴臉的用這招讓亞瑟拿他沒轍,任由他抱著的被迫聽解釋。
這或許是自百年戰爭後,亞瑟對他鬧冷戰最久的一回了,真沒料想到亞瑟竟然私自下令禁止法蘭西斯本人入境。
想當然爾憑他的交際手腕,沒有擺不平的難題。


因為太長了XD 所以分上下
盈盈生日快樂
By 頁緋
五色地平線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然後因為我一早要出門~現在得先下線
所以後半請讓我明天發 OTZ
2014.1.31

--


[APH] 法英
《陪哥哥跨年吧》中
2014新年快樂/盈盈生日快樂


「唉,小少爺這次聽我好好解釋了,好嗎?」法蘭西斯可憐兮兮的語調,亞瑟在他強力的擁抱下稍停了動作,儘管沒同意,這回倒是沒有阻止,機不可失。
「首先跟女郎親熱是誤會,她只是在教我跳舞,沒想到被狗仔繪聲繪影的報導。再來是跟那位男模的緋聞,他邀我到家裡只是請我給個服裝搭配的建議,沒想到其實他早串通好記者,刻意在門口和我吻別,好幫他炒作話題……唉,哥哥真的沒有很花心,小亞瑟你一直都誤會我了。」
法蘭西斯一副委屈的口吻,把亞瑟摟得更緊,明白情況稍有好轉,下巴親暱的磨了磨對方的額頭。

亞瑟顯然有些動搖了,態度不再像前幾日那般堅決,再想起自己與法蘭西斯並非明言交往,繼續計較下去還真像是自己翻倒了醋罈子,他清了清嗓子,決定不再追究。
然而才釋懷幾秒,很快的他又蹙眉提問。「那麼12月24日那晚,你就沒藉口了吧,你放我割子。」
趁著法蘭西斯錯愣之際,亞瑟終於有機會脫離懷抱,等著對方還能找什麼藉口,
法蘭西斯先是驚呼一聲,再是苦惱一陣,繼而苦笑。「我那天真的沒有爽約,我是稍微遲到了,實在是工作人員臨時要我更改包廂,一直搞不定才會耽誤了時間……」
「哼!法蘭西斯,你還在說謊,我可是親眼看到托莉維亞女士挽著你有說有笑的走入某一間包廂,你卻在電話裡告訴我,你是『因為公事耽擱,人還在路上』……」亞瑟原先冷冷的語調忽然一停。「我、我先說喔,你要跟誰約會都和我無關,但那天『是你極力邀我』聽那場歌劇,我才會過去的,我只是氣你爽約這件事。」強調他並非吃醋,亞瑟一字字的加重。
正是因為接二連三的醜聞瑣事,讓亞瑟對法蘭西斯徹底失望,也才鬧冷戰如此多日。

雙方沉默片刻,亞瑟以為對方啞口無言了,自己高漲著盛世凌人的氣勢等著興師問罪。
豈料,法蘭西斯卻在這不合時宜的當下傳來斷續的細碎笑聲,笑聲很快便無法被抑制的變成朗聲大笑,更過分的,是這毫無悔改的混帳男人邊笑邊粗魯的揉亂他的髮。
「哈!小少爺你吃醋的樣子真是好可愛啊!」
「法、法蘭西斯!」
「抱歉、抱歉,我會好好解釋的,不過呢……」法蘭西斯歛起得意的笑臉,再度趨近亞瑟,與方才從臉頰旁磨蹭的方式不同,他神色認真的盯著氣窘中的亞瑟。「小少爺你就承認你很在乎我吧,這不是吃醋是什麼?」
「什、你哪來的證據能說我是吃醋?!我只是覺得──」
「雖然不坦率也是亞瑟的迷人之處啦。」法蘭西斯誇張的嘆了一大口氣。「但是哥哥我這麼喜歡亞瑟,小亞瑟對我卻總是不肯表明心意,搞得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自作多情,真讓人焦急……」語畢甚至露出失戀般的悲傷神情,強調他話語的真實性。

突來的告白令亞瑟正欲反駁的念頭一個停擺,他有些期待的望著上方男人究竟是玩笑或是多少認真。
他察覺法蘭西斯額外溫柔的眸光裡存在比平日更濃烈的情愫,意識到此的亞瑟不由得心悸。
他很想順著話題,想試著坦白點。
然而一想起法蘭西斯這名男士說難聽點就是位舌燦蓮花的男公關,才澎湃的心情一下就沁入冷靜。
亞瑟選擇先忽略那道深情的視線,淡道。「法蘭西斯,也許你才先該改一改你濫情的習慣,『喜歡』這個詞是不能隨便對任何人說的。」
他以為這樣能令法蘭西斯稍微收斂,豈料法蘭西斯卻依然故我的笑著,下一片刻便是自己的腰際間被男人以不規矩的魔手騷擾,亞瑟的臉色立即轉入羞窘。
「法蘭西斯,你──」
「亞瑟啊,當時是因為那間包廂本來就是我特地為你訂的,可惜朱莉(托莉維亞)用了手段搶走,我只好去周旋囉。哪知終於要回來後,你已經離開了,還不肯接我的電話,唉。」
「……特、特地為我訂的包廂?」
法蘭西斯摸了摸鬍渣。「沒錯喔,那一間包廂最不易被人打擾,很適合我們『獨處』。」他慢條斯理的解釋,手也沒閒著,很快箝制住會抗拒的亞瑟。
當亞瑟感覺不對勁時,為時已晚。
「……什、這是做什麼?」
「小少爺,那間包廂的作用可大了,那天沒讓你明白真是可惜。」男人得逞的竊笑著。「哥哥我只好趁現在來做個解釋。」

不小心把下篇又拆成中篇跟下篇
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弔胃口 =口=

然後上篇有一個小地方小小修改

By頁緋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

[APH] 法英
《陪哥哥跨年吧》下
2014新年快樂/盈盈生日快樂


對於亞瑟擁有的萬年娃娃臉,法蘭西斯可說是又愛又苦惱。
早想進一步侵染,卻礙於那張令人有罪惡感的外貌而未敢動作,加上他倆可說是兄弟般的成長,亞瑟的孤傲個性又如此棘手,於是他一忍再忍。
最悲慘的,是不知從哪位人士開始傳的流言,讓法蘭西斯更多了風流公子的稱號,害他三不五時總要向亞瑟解釋一番。

「喂、紅酒混蛋!在摸哪……你這……!」
「都怪小亞瑟這幾天不肯聽哥哥解釋,現在哥哥也很難控制住阿。」
「什、這、這跟那有什麼──」
一聽見拉鍊被拉開的聲音,亞瑟臉色一變。
難以置信之外也無餘力去分析,這究竟是法蘭西斯的整人伎倆,或者真有意圖。

法蘭西斯邊箝制想反抗的他,邊反差的慢條斯理解釋。「我是為了跟亞瑟有個愉快的夜晚,才會陪那位女士聊一會,沒想到你完全不聽解釋,冷戰這麼多天……唉,不過呢,亞瑟為我吃醋,哥哥我實在太開心了!」
不愧是擁有萬年娃娃臉的亞瑟.科克蘭,肌膚的觸感如他所想的合胃口,法蘭西斯滿意的笑了笑。

「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我說了我那是……算了,怎樣都好了,你這紅酒變態再繼續玩笑的話,我可是會翻臉的!」
「……好像無法停手喔。」法蘭西斯勾起優雅的笑角。「都怪你一直拒絕跟我聯絡,哥哥我被逼到極限了阿。」
「……逼到極限?」
「就是這裡囉。」須臾朝亞瑟邪佞一笑,他按住亞瑟掙扎的手,並直接引導到他下半身的灼熱點。「『它』現在好想要亞瑟,好想跟你結為一體。」
頸旁吐出混濁的熱息,打亂了亞瑟向來自豪的冷靜,此時,法蘭西斯已無法再抑制心情,大膽的表示出慾望。
自然先前也暗示過幾回,然而都被亞瑟迂迴的躲掉,這回他是勢在必行
法蘭西斯溫柔的握住亞瑟的分身,當溫熱的大掌一包覆,彷彿有電流自熱點傳達至頂,令亞瑟渾身一震。
「唔、別碰……」
淺色的肌膚因為男人的挑逗而逐漸泛紅,亞瑟儘管忍著不願出聲,卻還是止不住如潮水猛烈的慾望,細吟在其間接續不斷。「你這、混蛋酒鬼……」
「呵呵,每次亞瑟這樣罵我時,總覺得特別有愛呢。」法蘭西斯吻上還想開罵的亞瑟,舌尖輕易滑入口腔,熟練的纏捲正欲驚呼的他。
儘管有過幾次的親密搭肩與摟腰,兩人一直處於曖昧不明的狀態,這當下的法蘭西斯如同掙脫了禁錮的枷鎖,忠於內心深處的渴望,毫無空隙的攻佔亞瑟唇內的甘甜。
「法蘭……法蘭西斯……」
「舒服嗎?」
「我……你這樣讓我好熱,你快放開……」
「呵呵,那可不行喔,我的火苗已經被你點燃了,你得幫我滅火才行啊。」
脣舌交纏產生的黏膩親熱聲,逐漸焚燒理智。
男人搓揉著他的私密,邊在他耳旁說著『我要你』,意味著什麼可是再明顯不過。
起先不適應而想拒絕的亞瑟,在法蘭西斯的熱烈追求下,漸漸融化在猛烈的情欲裡。
男性象徵被掌握在另一名男人的手裡,如此陌生的經驗卻沒有任何惶恐感,反而隨著男人磨擦的動作也燃起渴望對方的熱度。
酥麻感自纏綿的唇舌蔓延至全身,鼓譟的心跳聲更催促彼此與對方身體結合的強烈冀求。

亞瑟記不起自己是怎麼從抗拒對方到成了迎合對方,更憶不起襯衫與長褲被男人全數脫去的階段。
當他自慾望的恍惚中稍微回神時,自己已經赤裸的與法蘭西斯在休息室裡熱情接吻。
兩人身體緊貼,法蘭西斯的欲望在他身下緊貼著,漲熱的程度暗示男人按耐與亞瑟結合的心願已久。
如此強烈。
亞瑟一瞬間忽然萌生臨陣脫逃的念頭,男人卻把他壓得更緊。
「唔、法蘭西斯……那個、我們現在這樣……」
男人似察覺了他的不安,儘管不想嚇到未與男人有過經驗的亞瑟,卻怎麼也捨不得放開難得的機會。
錯過這次,恐怕得再等百年。

「小少爺也是男人,應該猜得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況且在亞瑟的國度裡,同性交往本來就不是奇聞軼事。
曾經他也誤以為亞瑟與阿爾弗列德是戀人關係,所幸在任何可能之前,他先搶走了亞瑟。
「可是……居然是你跟我要做……嗎?」
法蘭西斯頓時又驚又失望。「怎麼?小少爺,你難道是想跟其他人嗎?」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亞瑟頓陣,羞窘的抿了抿唇,礙於面子因此他不願說明白。
法蘭西斯與他相處了幾百年,對這不肯吐實的可愛模樣可說再熟悉不過。
這位小少爺阿,心高氣傲的孤立在歐洲的邊緣,從來也不肯尊重他這位老大哥,總與他作對。
然而,自己卻比對方還更早栽在名為感情的漩渦裡。
須臾,法蘭西斯輕笑後伏下身,逼著亞瑟與他對視,雙眸中只映照對方的身影。
「哥哥我一直都喜歡亞瑟喔,雖然你每次都當玩笑。」
「……那也是要怪你總是把喜歡放嘴邊吧。」
「就算是這樣,也不代表我常對其他人說喜歡阿,而且我只會對你說『我愛你』喔。」傳統優雅的法文腔調,說著異國的『我愛你』。
溫柔並極具男性魅力的嗓音震盪心靈,亞瑟望著深情告白的男人,本該諷刺對方不適合『正經』這回事,卻不捨打斷難有的氣氛。
猶豫的支吾聲在下秒被男人細碎的吻所覆蓋,法蘭西斯赤裸的身體開始急切的與他磨擦,灼熱的下半身暗示著最真實的欲求。
熾熱得無法承載。
法蘭西斯自他的腰際繞下,挑逗他敏感的後穴,令亞瑟也幾乎按耐不住生理欲望的催促,平時堅毅的聲音開始放軟。
「不、啊啊……法蘭西斯……」
「忍耐一會囉,再一下就好。」
「不行、我已經……」禁不住抽著喘息,酥麻的電流竄遍全身,意志逐漸被征服,難以再按耐。
隨著法蘭西斯的動作,亞瑟難以克制的顫抖,慾望的潮水兇猛襲來,使他無法如往常般的平靜優雅。
男人望著他殷紅的臉頰以及帶霧氣的雙瞳,雙唇被吻得潤澤,吐息間都帶有誘人的氣息,法蘭西斯忽然嘆了口氣。
「小少爺阿小少爺,你還真是輕易就能讓我陷入瘋狂。」也罷,自己同樣也忍不下去了。
法蘭西斯不再壓抑自己,盡情的讓一直藏在心中最狂烈的情慾吞噬兩人,身子一挺,火熱的進入了亞瑟體內,抽插的律動中感受兩人的熱度。
長久以來的眷戀在這一刻隨著結合的身體也合而為一。

2014年的新年鐘聲響起,外頭傳來熱烈歡愉聲,休息室內床上的兩人,也正以激烈交合的方式感受彼此、跨過值得記念的時刻。

凌晨3點時,亞瑟自疲累中醒來,一旁的法蘭西斯竟仍未眠,在他身旁使用著手機,一邊品嘗他最常喝的紅酒。
當法蘭西斯發現亞瑟醒來,迅速將原本握在手上的智慧型手機收起,刻意的舉動引起亞瑟額外留意。
法蘭西斯朝他溫和一笑。「小少爺再多睡,難得的新年,明天乾脆也別趕工作了,陪哥哥約會。」
語畢揉了揉他的髮絲,如往常溫柔對待女士的態度,但有過之,眼裡流露的濃厚深情是專只有對亞瑟。

亞瑟敏感的盯著被放置一旁的手機。「法蘭西斯,你剛才該不會在打卡吧?」
「這……」
「你要是敢把我們在休息室的事說出去,你就等著──」
「沒事、沒事,我是寫了我跟你一起跨年,畢竟亞瑟跟我度過這麼珍貴的跨年夜嘛。但沒有寫其他事,真的。」法蘭西斯趕緊解釋,並自動獻上方才的打卡畫面讓亞瑟檢查,他朝亞瑟眨了眨眼。「放心,我可不想再跟小亞瑟來個百年戰爭了,我很小心的。」
那一百年如同煎熬,他可不願再與亞瑟分道揚鑣甚至是敵手。
可惜盯著螢幕的亞瑟沒有發現男人眸中對他獨有的寵溺

亞瑟很快確認了打卡內容只是正常的文字敘述,這才放妥心,看著法蘭西斯有些愚蠢的炫耀文字,他真猶豫該是吐槽或是一笑置之。
片刻,法蘭西斯給予一吻。「小亞瑟新年快樂,明天陪哥哥約會喔。」
「……讓我考慮一下。」
「還要考慮?……唉,哥哥好傷心啊……」


END

終於寫出了法英XDD
其實以前就很想寫法英了,但一直不敢嘗試
托盈盈生日之福,就來鍛煉一下XD
但是對不起我拖了這麼久才填好坑QQ
希望盈盈跟喜歡法英的大家看得開心/////
By 頁緋
五色地平線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00255


.

.

-----   -----   -----
2014/01/20 【死神BLEACH】朽草木莓(14):白哉x一護<H有,慎入>
2014/01/24. 下午3點
2014/01/25 LC冥王神話漫畫160~163話~腐感想+劇透
2014/01/28 [KK堂本光剛]年少情懷01-彩虹
拍手感謝!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