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原創耽美BL小說
危險的異國戀情  
by 頁緋

2014.07.31. 更新



■序


這一年的冬日對奧瑪蘭斯特大陸的人們特別嚴苛,即便是向來和煦的南方之國,也因為異常的氣候而創下歷年來的低溫。
凜冽的寒冬侵擾整片大陸,路邊隨處可見因飢貧交困而凍死的無助遊民,艱困的生活逼使各國的犯罪率節節上升,有閒錢的人想盡辦法移居到相較來溫暖和平的豐沃平原,沒本錢的人只能盡人事,與老天爺繼續抗命。


.
原創耽美BL小說
危險的異國戀情  
by 頁緋



■序


這一年的冬日對奧瑪蘭斯特大陸的人們特別嚴苛,即便是向來和煦的南方之國,也因為異常的氣候而創下歷年來的低溫。
凜冽的寒冬侵擾整片大陸,路邊隨處可見因飢貧交困而凍死的無助遊民,艱困的生活逼使各國的犯罪率節節上升,有閒錢的人想盡辦法移居到相較來溫暖和平的豐沃平原,沒本錢的人只能盡人事,與老天爺繼續抗命。


東方之奧帝亞王國擁有優勢的天然防禦,雄偉的雙日霧山脈適巧抵擋冬日海風帶來的寒氣,相比起其他國家同緯度地區的情況,氣候顯然較為適宜,也成就了當地人在發展上遠比其他國更先進的腳步。

凱爾森.雷梭爾特,身為奧帝亞王的第四名胞弟,在兄弟中即便非最頂尖,幾年下來的功績亦屬有聲有色,堪稱為王得意的左方之盾。
特別是他與當今國王自幼感情便融洽,國內的重責大任有大半常常是交由他代為決定。
凱爾森與生俱來擁有沉靜的氣息,他不多話,外型看上去有些嚴謹,但輪廓分明的英挺臉龐,以及穩重迷人的出眾魅力,使得他年過40依然為眾多男女心中傾心嚮往的對象。

「又失敗了嗎?」
凱爾森輕晃手上的酒杯,忙完一天公務,他有些疲倦的看著酒紅色的液體,經由燈光映照,透過玻璃杯身光滑的表面觀察面有難色的後方人,他的貼身僕人菲斯克。
「是,很遺憾的,新的伴讀又被耶利米少爺趕走了。」菲斯克輕嘆一口氣。「真的不清楚如何才能讓耶利米少爺滿意,每一位都是照著他的指示找來的,但全都不合他意。」

「那孩子本來就很挑剔,脾氣又古怪。」凱爾森淡淡一笑,啜了一口酒,他想起耶利米的母親難以駕馭的性格,可惜了那張美麗容貌,少了嫻淑與穩重,就只能讓她當小妾。
「無所謂,就讓若伊繼續應付他們。」
「小的明白,小的也會吩咐盡快再找合適的人選進來。」

若伊再如何身強力壯,也不堪應付公爵所有孩子,特別是少爺小姐各個脾氣迥異,光是前後應對不同人要做到收放自如就是一難事,何況一個人再如何有人緣,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
有些人喜歡若伊,好比耶利米以她為標準,把不如她的全攆走,自然也有人不滿若伊過於沉悶的陪讀方式。

得盡快解決這問題,免得影響到少爺小姐們的學習狀況,菲斯克皺著眉頭地將筆記本上才工作三天便委屈離去的那位人名劃掉,再加入要與總管家討論的詳細事項。
筆記上頭寫滿的代辦事項提醒了菲斯克另一件要緊事,他趕緊抬首。「大人,明日紡紗大佬們將與派任人員商談出口一事,他們改在10點了,由於對暫定的價格不滿,希望能再調高……」
凱爾森冷看他一眼,不需多言便散發的壓迫感使得菲斯克抿了抿唇。
「這個冬天不好過,還想再賣高點價格?哼,那也得找得到願意以高價格進口的國家,奧帝亞適宜的氣候讓他們過得都太安逸了,完全忽略其他國是什麼情況。」
「您說的是……」
「罷了,把資料整理給我,我明天親自與他們談。」
菲斯克戰戰兢兢的點了點頭,便趕緊準備去了,侍奉這位大人已近十年,仍不適應他的行事,忽而強勢又忽而冷淡,總拿捏不好該有的應和態度。

菲斯克望向窗外,奧帝亞的冬日無雪,風卻比其他國更猛烈。
他一邊凝視窗外滿地的枯葉被強風颳走,一邊聽見遠方像是耶利米少爺摔東西鬧脾氣的聲音,隨後他嘆口氣前去瞭解。


■1柯提斯


暖陽在奧帝亞的冬日乾淨空氣下顯得體貼,驅趕人們寒意,使得街道人潮依舊熱絡,有助活絡經濟。
奧帝亞有條著名的紅街道,繁華熱鬧,牆垣與主要建築物皆由深淺的紅色為主色來漆繪而成,裡面存在一間連王室都喜愛的麵包坊,顧客絡繹不絕,
菲爾,一名北方翡翠蘭國的13歲少年,他正疲累的在麵包店前討歇息,手上抱著他們故鄉的斯那琴,琴身與他嬌小的體型不相襯,背著它彈奏一上午確是不少負擔。
他一旁的兄長柯提斯望著地上的他牽起一笑,北方人白皙皮膚與金色髮絲在日陽下被映照得燦亮,在奧帝亞人群中顯的更加耀眼而奪目。
一上午已有數名人士向麵包坊詢問這兩個小傢伙的來歷。

柯提斯敲了敲菲爾的小腦袋。「累啦?我的寶貝弟弟,半小時前你不是才休息過?」
「哥,我彈了一上午耶,就是累了嘛!」
菲爾只要一鬧起脾氣便會沒完沒了,柯提斯點點首,妥協他的也一併坐在地上,將前方賣藝賺錢放的小圓帽再拉近些,頓時使兩人看起來像對乞丐。
「哥,公爵大人真的會經過這條街嗎?」
「你去問臭屁先生囉。」
「你要我上哪問啊?我們現在在奧帝亞耶!」
「那你問我不也是白搭?」
柯提斯無奈的翻了白眼,他唱了一上午也有些疲倦,本以為兩兄弟能造出些名堂,吸引到人潮時若正好公爵經過,那就再完美不過,可惜,真猜不中公爵會否選擇這條回程。
勉強唱了一上午,大哥大姐賞臉給了他們不少犒賞,但他是戲班子出身,強項根本不在歌唱,拿手的歌曲已唱了兩回,說實話他也沒信心能否撐到公爵出現。
若非格蘭特大哥查出公爵喜愛歌曲勝過戲劇,也不必如此勉強。

柯提斯一上午都在觀察街道上人群的穿著,要真沒親自來一趟,還真不清楚兩國實力的差異。

柯提斯帶著賺到的零錢堆進入兩步距離的麵包店內,隨意選了便宜又能飽餐的硬麵包,由於太過飢餓,兩人邊排隊結帳的同時已開始一口兩口的吃了起來。

結完帳,他倆坐在麵包坊門口外設置的用餐區,他手上的麵包三兩下就解決完,仍有些意猶未盡。
柯提斯舔舔手指上的麵包屑,低聲。「放心,我雖然討厭臭屁先生的態度,但我倒很認同他的專業,,況且公爵大人有一半的機率走這條。」
「怎麼說?」
「你瞧瞧這晴朗的天氣,公爵大人整天悶在公事裡,不出病也要煩了,天氣這麼舒服,多繞個15分鐘的路程不僅可以通過心曠神怡的森林大道,這兒還有他喜愛的麵包坊。最重要的阿,公爵大人是個仁民愛物的工作狂,親自走訪民間街道對他而言也不是第一次了。」
柯提斯侃侃道來,他不確定菲爾聽懂多少,但仍為自己的分析沾沾自喜的點了點頭。
驀然,聽聞遠方喧囂聲的他凝神查看,週遭街道人駐足往同一方向望去,一輛馬車慢駛而來,幾名少婦知道來者後帶著雀躍的笑臉頻頻聚集討論,碎的討論聲遍地而起,柯提斯注視著前方馬車說著:「公爵來了。」
菲爾還在啃他的硬麵包,險些嗆到。「什、什麼?那我們要趕緊準備嗎?」
「不,來不及了。」
這當下立刻再擺街頭藝人的姿態,就顯得過於刻意了。
柯提斯迅速想了個變相方法,按下菲爾的頭。「不要緊,你繼續吃,不要打斷我們談話就好。」

凱爾斯公爵的馬車停駛同時,他望出窗正巧看見柯提斯搓揉菲爾的短髮笑說幾句,兩名異國美麗少年的互動很快進入他的視線,他盯著那對恩愛的兄弟低耳交談,隨後目光落在穿著直條紋襯衫的那名大男孩身上。
由於兩國經濟上交流算得上頻繁,他早見慣了北方人的透白肌膚,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乾靜又清雅的男孩,像是一塵不染的神之使者。
男孩彷彿感受到視線,回過頭帶著疑惑的神情望向他,恐怕是才來此地不多日子的異鄉人,連他是什麼人物都不清楚。

凱爾森吩咐菲斯克將那兩位孩子帶到馬車旁,當柯提斯靠近時,他溫柔道。「孩子,你是北方翡翠蘭的人嗎?」
柯提斯眨了眨眼,似是一副不清楚來者背景,但仍大方的漾起好看的笑臉回道。「是的,大人!小的跟隨父母經商來到此地,但父親不太適應這裡的生意習慣,碰碰撞撞的不太順利……於是我跟弟弟也開始出來賺點生活費。」
「喔?那麼你們選擇如何賺錢呢?」
「我們……只懂得唱唱跳跳,街上的大爺大姐們能施捨點零錢就很滿足了。」
訴說時低垂著睫毛,濃密如畫中的天使,不是擁有北方白皙皮膚的人就好看,但這名少年真是他前所未見的出色。
這麼樣的漂亮男孩,若非一身簡陋,恐怕早被不肖人士拐了去。
「你成年了嗎?」
「快要滿18歲了,大人。」
凱爾森挑眉,面前的少年有張娃娃臉,原本估計約15歲,沒料已近成年。
18歲的少年,奧斯卡若還活著也該是這歲數,凱爾森這才恍然為何對眼前少年感興趣,這孩子有些角度神似他失去的愛子奧斯卡。

一旁的菲爾一句也不敢吭一聲,他的視線不斷流連在公爵與兄長之間,想到兄長前一刻才一副深入研究的解釋這街上的狀況,這當下立即轉了個初闖江湖的懵懂未知,他再一次佩服。
怪不得臭屁先生儘管與哥哥不對盤,總提醒他:「多跟柯提斯學學,你還不夠火侯,要知道他10歲出現在我們面前時就是個機伶的孩子。」

「孩子,你知道我是誰嗎?」凱爾森對柯提斯問道,他對這孩子感興趣的程度,連週遭民眾都一眼明白。
柯提斯遲疑,他目光朝向後排護衛的人群,再見一旁威武高大的護衛隊長,他猶豫一笑,像是怕說錯了會得罪人,不知如何是好。
「他是凱爾森.雷梭爾特公爵。」貼身僕人菲斯克微笑幫忙緩頰。「你們初來此地,不清楚也不怪你,但今後要牢記在心中喔。」
「您是說……公爵大人?!」柯提斯詫異,他連驚訝時都像個身世良好的公子,不過於誇張的神情,優雅的張了張嘴。他趕緊整理儀容,清了清喉嚨後恭敬的鞠躬,順便壓下一旁兄弟的頭。「小的沒有見識,還請大人恕罪。」

凱爾森微微一笑,這懂事的孩子瞬間便讓他將方才協商的不愉快一掃而空,宛如奧斯卡又回到身邊。
他輕輕揉著柯提斯的金髮,露出專屬對奧斯卡少爺的溫柔神情,他輕聲道。「你有些神情很像我知道的一個人,真沒有想到……居然會是一個北方人像他。」
柯提斯望進公爵那雙溫柔的眼神,如碧湖泛起的漣漪,溫柔而深沉。
自然清楚凱爾森說的是幾年前去世的兒子,據說那是最受他寵愛卻也最無緣分的孩子,偏偏又是在忙於征戰時因病去世,凱爾森無法見著最後一面,一直抱著缺憾到現在。

「公爵大人。」
菲斯克瞧得出凱爾森對面前少年的關注,見那少年伶俐聰明,性格也溫和,他禁不住低聲提醒公爵:「大人,小的見這孩子資質不錯,或許可以讓他成為少爺小姐們的伴讀。」
公爵聽著,謹慎的思考著,對菲斯克的提醒很是心動,他們確實正巧缺個伴讀,這孩子也投他緣,然而要錄用北方人進府邸,必須採更嚴苛的標準,否則容易落人閒話。
公爵沉吟,再看向面前站得直挺挺的兩位異國孩子,念頭一轉,過了今日恐怕就再見不到這兩名孩子,他的時間總被繁忙的公事占據,這兩兄弟倆也不見得會持續在這街上討生活。

他也注意到了,街上的人全在旁留意他們談話,自然開始時或許是因為他公爵的身分,但隨著時間分秒,討論兩位漂亮孩子來歷的細碎聲音也漸漸增多。
若不是身穿破舊衣裳的街頭藝人,該早成為注目焦點,他這當下一放手離去,恐怕就會被些不軌人士給騙了去。
凱爾森實在無法放心,尤其是大的那名男孩,眼眸流轉之間神似他的愛子,即便是名北方人,他仍無法不多加關懷。
隨即,他朝菲斯克點了點頭。
菲斯克接到他的指示,便朝柯提斯問道:「孩子,告訴我們你的名字。」
柯提斯聽聞立即揚起飛揚的神情,以著乾淨的聲音回應。「大人,小的是柯提斯,柯提斯.華爾,他是我弟弟,菲爾.華爾。」
一般的孩子面對大人物不是變得膽怯就是攀上富貴的諂媚,但這孩子揚起的笑臉卻是如此純淨,潔白的牙齒有如珍珠,襯托雙唇的柔嫩,凱爾森對這孩子益加滿意。

「那麼柯提斯,你們兄弟在街上賣藝,生意如何?」
「這、多謝大哥大姐他們賞臉……可是小的只會唱些老歌曲,小的所知道有關奧帝亞的歌都是從嬸嬸那學來的,都有些年代了。」
「正巧公爵大人就喜歡老歌。」菲斯克溫柔笑著,接著說:「你們如果缺工作的話,公爵大人的少爺小姐們正好需要伴讀……或許偶爾,也能唱些歌讓公爵大人開心些。」
「伴讀?……小的真的可以嗎?」
「不過你得先過耶利米少爺那一關,如果你們能撐過一星期,就算通過……敢試試看嗎?」
「當然!」柯提斯喜出望外,與菲爾相視一笑。
「謝謝公爵大人,請給我們兄弟機會!」

耶利米少爺……是哪位?
柯提斯保持著溫潤的笑臉,腦中迅速流轉他所記得的資料,對這陌生的名字,除了『不是正室的兒子』之外,實在沒有過多的訊息了,然而公爵所信賴的貼身僕人顯然直接以這名少爺的喜好為標準,究竟什麼原因?
無論如何,他們兄弟勢必要拿到這份工作機會才行。

--

其實這故事是『戀戀相識』修改來的,雖然是從那故事修改來,但劇情走向已經完全不同了

 

前陣子因為忙到喘不過氣來,網路這邊隱居了好一段時間,現在才再度回歸寫文行列

一些故事本來想先填的(比如《愛與血欲》的後續或《同房不好友》2部)

但因為某些原因還是決定:先寫其他新故事吧 

(知道某出版社近來事件的應該能體諒我沒填坑吧? XD

總之持續摸索&努力囉!!
by頁緋 2014.07.28.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266829



■02 菲爾


前去公爵府之前,公爵大人讓他們先與家人交代事由。
分明尊貴的公爵大人能先回府歇息,卻特地要等兩兄弟交代完畢後再一起出發,額外的禮遇自然引起下屬的猜疑,即便未敢出聲詢問,私下開始傳起碎語──「可以想像的嘛!那孩子很好看的,肯定是那張臉被看上了,伴讀只是個幌子囉!」類似這樣的討論已經不經意的開始在低層間遊走。

公爵派菲斯克陪同兩兄弟回到住處,小木屋裡只有老嬸嬸一人,父母皆外出工作去了。
菲斯克代替兩兄弟與老嬸嬸解釋始末,並說明了從今天開始兩兄弟會住進公爵府幫忙,嬸嬸聽著當場落下老淚,直說可憐這兩個孩子,不只為生計著想還要幫忙支付她的醫藥費。
兩兄弟也抱著嬸嬸痛哭,感謝嬸嬸給他們地方住,這麼疼愛他們,三人哭成一團。
所幸兩兄弟的父母仍在外奔波,倘若再加上父母不捨的畫面,菲斯克恐怕會落淚到無法成聲。

柯提斯偷偷瞧看真信了他們感人親情而不停擦淚的菲斯克,哭到眼鏡都沾染霧氣了,忽然有些罪惡感。
真是位單純的好人阿,還是假嬸嬸的演技太好了?

兄弟倆跟著馬車亦步亦趨,還未踏入凱爾森的公爵府已看得目瞪口呆,柯提斯即使是早已見識過大人物的府邸,卻也不由得暗自讚嘆。
他一路觀察公爵手下的這群人,從下屬的穿著、配戴的武器,以及光是前庭就走到雙腳痠疼的廣闊程度,縱使他再怎麼以『主人』為傲,不由得承認兩國國力的差別,也更明白『主人』賦予他任務的使命。
現今兩國在表面上為了經濟呈現友好狀態,但難保不會某一日也為了經濟而翻臉,任何一舉一動都必須掌握清楚。

菲爾就像個未見過世面的孩子,一會看見稀罕大鳥而尖叫,一會因為新奇甲獸而高呼,柯提斯真替他捏把冷汗,就怕他什麼立場全忘了的歡呼出:『哥哥你看!比『主人』家的前庭還大上三倍呢!而且好多稀奇古怪啊,『主人』家都沒有這些呢!』
所幸,他弟弟還不笨。

忙碌了一日,兄弟倆一進入真正的府邸已顧不得形象地累得癱倒在地,菲斯克向一旁的年輕女傭交代幾句後,帶著溫柔的微笑走到他們身前。「一會優娜會帶你們去找總管家,你們就一路跟著她走吧。」
「啊?還要走?」菲爾忍不住高聲抱怨,他是喜歡住在豪華的宅邸,但過大的範圍對瘦小的他是一種折磨。
柯提斯倒是連眉頭都沒有皺,按住菲爾的左肩,拍了兩下,這是兄弟倆約定好的暗示:『菲爾,為避免出錯,當我做出這動作時,請你暫時先不要發表意見。』
聽話的菲爾張了張嘴,意識到意思的聽話沉默了。
接著他摸了摸菲爾的頭好聲說道:「菲爾,我們要謝謝姐姐才行,她平時工作很辛苦,現在還必須抽出時間帶我們,是個溫柔的好姐姐呢。」
乾淨的嗓音配上貼心的話語,又是白淨秀氣的少年的讚美,優娜頓時心情飄飄然,對這年紀比自己小的孩子羞怯了起來。

菲斯克沒察覺三人間的心情變化,他輕輕一笑,一路來對眉清目秀的柯提斯忍不住多看幾眼,片刻,他有些感慨。「你這開朗的性格跟里歐少爺也有像呢……難怪公爵大人這麼喜歡你……」
「里歐少爺?」
見柯提斯露出不解神情,他沒打多解釋,拍了拍柯提斯,露出神秘又溫柔的微笑後直接將他們交給了優娜,忙自己的事去了。

兄弟倆跟著優娜來到總管家里克面前,讓總管家替他們安排工作時程。
老先生起先也不以為意,在與柯提斯交錯眼神幾回後,他似是才想起什麼人的目光停留了片刻。
除了露出瞭然的神情,他沒有透露出多餘的情緒,僅僅嚴謹的大略交代工作內容,便要優娜先帶他們回房歇息。

「柯提斯先生,菲爾先生,這裡就是你們的房間了。里克先生晚點會命人將你們的工作資料送到房內,另外菲斯克先生也有交待你們還需要會見黛西女士,但不巧黛西女士今日身子有些不適,等明兒我再帶你們與她會面,有什麼需要請拉鈴指示我們。」
待優娜笑盈盈的退去後,門一被關上,菲爾便像狗兒般的朝他那張床撲了上去,方才拘謹的好孩子模樣全消失。
「累死我啦!終於可以休息了!」

柯提斯倒很有精神的四處查看,這是間雙人房的客室,書架與衣櫃也都貼心的準備了兩人份,陽台種有季節性的大小盆栽,舒敞的餐桌就位在落地窗旁,坐在那享用餐點能一覽碧綠湖泊的好景色。
「這間房真不錯。」柯提斯悠悠說著,才剛進來就這麼得公爵關注,不會招忌吧?
煩惱著下一步的他,一邊挑選起公爵要送給兩兄弟的好幾套新衣。

菲爾舒服的抱著棉被滾了一兩圈,他盯著兄長試穿衣服的一舉一動,捨不得移開視線。
一直到現在仍覺得與柯提斯一同來此彷彿夢境,險些以為兄弟就要這麼被分開了。

「哥,我想吃點心……」

柯提斯聞言苦笑。「忍個幾天吧,等熟悉這裡的環境後,我再買給你。」
「我想現在就吃……」
「我的好弟弟,這裡不是嬸嬸家喔,不能太任性。」

菲爾有些委屈,含著淚的扭起衣角,走了一日他是真累了,卻連他一天最期待的甜點時間也必須放棄。
但最深愛的兄長都要他忍耐了,也只能吞吞淚水。

柯提斯像是看透他的心思,帶著手上屬於非爾尺寸的那套衣服坐到他身旁,將衣服比在菲爾的胸前,露出讚美的表情。
「好看,明日你就穿這套吧!」
「隨便都好……」
「怎麼,後悔來這裡了嗎?」
「才不!我、我很高興能來幫哥哥的忙呢!」
當初『主人』選擇柯提斯辦事時,被選為副手的人並不是他。
即便他與柯提斯是血緣相連的兄弟,卻沒有兄長的豐富點子與應變能力,因此一開始便被排除名單。
為了一輩子都不與柯提斯分離,他拼了命乞求『主人』的極力爭取,極力表現自己。
實際上本來被選中的那位副手能力遠遠在菲爾之上,原先他已絕望的決定要用偷渡的方式死纏著兄長了,沒料最後『主人』改變主意,選擇由他陪同柯提斯。
菲爾不想探究細部,怕一查明會改變結果,他只在乎自己仍是最常陪伴柯提斯的存在便足以。

菲爾撒嬌地靠向柯提斯,緊緊擁著他最深愛的兄長,嗅著兄長清新的香氣,雙頰頓時泛起紅潤。
「哥,『里歐』是不是就是公爵去世的兒子?」
柯提斯輕點頭表示回應,似是思考著什麼有些心不在焉。
「哥,格蘭特大哥不是說,只要我們跟公爵接觸,就會有人接應我們嗎?那個人什麼時候才會出現?」
柯提斯立即眉頭一皺,朝他比了降低聲音的手勢。
「小聲一點,你不想馬上被拆穿吧?」隔牆有耳,他可不想任務都還未有一撇就被趕出去。「我想阿……那個人可能還沒收到我們進來的消息,也可能他聽說我們的事了,卻不能露臉。或者,他知道也跟我們接觸了,只是沒有表明身分,比如方才的優娜小姐。」
「優娜?有可能嗎?」
「誰知道呢?」
「那……我猜是他還沒收到我們進來的消息!」
「為什麼?」
「因為我們今天意外的順利阿,那個人大概也沒料到我們這麼快就能進來吧。」
「傻孩子,順利是因為哥哥我這張臉阿。公爵之所以通融的收留我們,還給我們工作,就是因為我有點像里歐。」柯提斯淺笑,沒有多餘的情緒,只是單純陳述。
「說起來,會覺得我像里歐的人,肯定都是存在這公爵府好幾年的人了。」
包括公爵凱爾森、公爵的貼身僕人菲斯克、護衛隊長蓋特,以及總管家里克,這些人見著他都露出難解的神情,甚至他猜想明日預定會見的黛西女士恐怕也會有類似的反應。
而從他們額外關照的態度,只能說真不愧是人見人愛的里歐少爺。

柯提斯瞥向方才挑選的好幾套套裝,他很清楚那些為他挑選的服飾,多屬雙色格子或直條圖樣的襯衫,都與『里歐少爺喜愛的風格』相似。
這些人真準備要把他當成里歐了吧,柯提斯滿意一笑,自然這也是他所希望的發 展。
包括他身上這一件簡陋的衣服,也是刻意選過的樣式,就是希望能讓公爵一見到他便勾起回憶。

菲爾見他放鬆了笑角,心情也輕鬆起來,更緊緊抱住自家兄長不放,從小就像隻章魚般黏著柯提斯。「真不曉得你們到底多像耶,但肯定還是哥哥更好看些吧。」
柯提斯挑眉,很快地搖了搖頭。
「誰好看是見仁見智,但里歐是個開朗熱情的真少爺,非常有人緣,我呢……」柯提斯遲疑片刻後一笑。「只是裝成像他的感覺。」
「才不會呢!哥哥你比一堆少爺都好看的。」
「呵呵,但是裝成少爺感覺什麼的其實對我來說很勉強阿,哥哥我根本不是這氣質。」
柯提斯咧嘴一笑,菲爾遲疑片刻,面對露出孩子氣笑容的柯提斯,他感到一股優越感,只有他能見到這樣的柯提斯。
那是專屬於他才能見到的笑臉,就連『主人』恐怕都沒見過,也是菲爾最自豪的一點,只有他才是與柯提斯相連的兄弟。
兩人從小相依為命,他一直憧憬著柯提斯,哥哥一直是他生命的支柱,是的,誰也不能改變他們兄弟間的羈絆,他也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我好想要變得跟哥哥一樣厲害……』
『喔?不過我不厲害喔,菲爾。』
『會嗎?可是……』
『是因為有菲爾你在,我才能逼自己做那麼多事阿……所以相對的,相信菲爾你一定也能為了某個人而改變的。』


是的,他會為了哥哥而努力改變,只為了哥哥。
菲爾按住胸口,回憶從前的柯提斯與自己,祈禱這裡就是能讓柯提斯轉而信賴他的契機,必須由他來保護哥哥。


晚餐過後,菲爾挑了件藍色睡衣先一步沐浴,柯提斯則研究剛才收到的總管家所排定的課程表,以及眾多少爺小姐們課本內容。
15歲以下的書本他足以應付,但在那年齡之上的可就有些艱澀了。
儘管菲斯克安慰過他:「主要只是陪少爺小姐們有心念書而已,畢竟一個人是坐不久的,你不懂的也可以問問他們喔,被問的當下也能讓他們變相的有一個複習的機會。」──貌似簡單,然而總覺得學識過淺的他還當伴讀會被恥笑到底啊!

臭屁先生只交代:「想辦法混進去就是了!」
擅長占卜的那個人,應該要先預料他會不知量力的以伴讀身分混入,提前給他一些讀書絕竅的嘛!

只是心有餘力不足,自尊心再強,趕鴨子上架是怎麼拼命也無法立即見效的,柯提斯無力的翻著他無法理解的厚重書,想到明兒正好有『最麻煩少爺』之稱的耶利米的讀書時間,他便嘆了一口氣。
據說耶利米雖然才13歲,卻已經能讀成年人的書本了,又是個尖酸刻薄、脾氣暴躁的人,明日的前途不保。
「我看我還是先跟若伊小姐換班好了……」儘管還未見過唯一讓耶利米滿意的伴讀小姐,越來越不安的柯提斯左思右想,決定先調開時間比較保險。
希望若伊小姐是個好人了,只要撐過一星期便能成功住下來,換言之,這一星期就盡可能避開耶利米吧!

當他正準備起前去找若伊相談,房門被人無預警的大剌剌開啟,沒有任何預先的敲門聲,來人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踏步入內。
映入眼簾的是名與他身高相差不多的少年,相比起一般奧帝亞人更偏褐色的皮膚,五官立挺,尤其那雙眼特別銳利,略長的髮絲垂落在雙頰旁,似藝術雕品中的年輕戰士。

雙方見到對方的第一眼,是同樣的驚訝與錯愕。

柯提斯對眼前不懂禮貌又擅闖房內的少年感到不解,但第一時間仍維持好脾氣。「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你……你難道就是新找來的伴讀,柯提斯﹒華爾?」
彷彿每一字都在咬牙切齒,柯提斯迅速回想,自己該沒有做出什麼對不起這少年的事才對阿……

但連他的身分都這麼清楚,看來是刻意前來的,柯提斯繼續保持溫和的微笑。「我就是柯提斯,請問你是?」
「果然!」少年啐一聲,剎那一踏步,氣憤的按住柯提斯的雙肩,不容抵抗地將他壓在牆前,粗魯的力道讓柯提斯後腦勺因撞擊而吃疼。
「痛──」
「我要你現在立刻就滾出去,你這賤貨!」

什麼……?
他招誰惹誰了,為什麼要被素昧平生的人罵賤貨?



--
第一回的01忘記放上標題了,標題是「柯提斯」,已補上

菲爾你身為弟弟,看哥哥看到臉紅真的沒問題嗎

by頁緋
2014.07.31.
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266829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