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原創耽美短文
《我的男人是小豬》

之30題挑戰: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 (1)

受:高予竹
攻:徐允成

其他:古明風、小比、劉董

說好的,讓小豬他們進展了。。。應該


#1

有多少人有過這種感受?當你不顧一切的去愛一個人之後,你所有的勇氣、精神與氣力全都在分手之後成了犧牲品。
僅存的力氣只能用來維持剩下的生活,渾渾噩噩的活在被侷限的世界。
還記得自己的興趣,卻索然無味。
或許想再談場戀愛,卻感到疲憊。

高予竹在性格上原本就內向得過分了點,他不喜歡將情感表露於外,也不習慣。
他在徐允成面前總是努力不露出破綻,但不代表他對上一段感情的結束毫無感覺。
曾經那麼不顧一切的付出愛情,為了那男人學習烹飪、照顧他生活大小事、甚至毅然決然對家裡的人出櫃,最後卻落得在路上被甩的下場。

不可否認的,這段時間若不是徐允成的陪伴,他不可能這麼快振作。
無論是替他照進陽光,或是在他走神時強硬的轉移注意力。
逐漸地,半年多來他的生活裡,古明風的存在感越來越淡,反而開始在意起徐允成。

「你就跟他交往嘛,有什麼好猶豫的。」
他把這件事對交往超過10年好友坦白,得到了如此乾脆的回應。

他認為他必須做個了斷才能安心的回應徐允成。
正因此,他今日打算徹底處理電腦裡塵封的記憶。
房間裡有關古明風的相關事物,早在分手的那一週裡全部丟棄,但是電腦裡珍貴的資料卻一直封存到現在。

那是最初的悸動,是初戀。
他依戀著大學時代的古明風,那股力量支撐著他到後來交往不順時,仍可以含笑地面對對方的冷漠。

無奈整理到一半,他又忍不住再翻出當年與古明風的聊天記錄,事隔多年,那人的談吐依然牽動著他。
高予竹真恨自己沒有定力,事到如今還是被當初的古明風所吸引。
他不愛這個人了,卻怎麼也無法痛下心的刪除資料,一則一則的保留了下來。

原先打算以著全心一面迎接來找他的徐允成,計畫再度失敗。
他一如既往的逞強著精神,兩人併坐在沙發上看著電影,聽著徐允成聊些有趣又新鮮的話題,他一旁默默地當個聽眾。

驀然,徐允成靠近心不在焉的他,嚇得他手中握著的咖啡杯險些翻倒。
高予竹:「怎、怎麼了?」
徐允成:「唔……小豬你今天……」
徐允成像隻大型犬朝他迷惑的臉定神瞧了瞧,後在他頸旁嗅了嗅,片刻一把抱住他,揉了揉他的頭說著:「好乖好乖喔,有什麼事就說出來吧。」
高予竹像被當個孩子般地摟在懷裡, 任著對方抱著晃了晃身子,親了親臉頰。

高予竹:「阿成哥,別這樣,我又沒有心情不好。」
徐允成:「好好好……我知道,你乖喔。」

高予竹嘆氣,是的,徐允成再次瞧出他的心事,他確實心情不好。
原因應該也被猜到了,前男友那位罪魁禍首。
但與其說他是想念起古明風而心情變糟,更接近地說法其實是,他對於還會被當年的古明風吸引感到強烈的厭惡自己。

何必自尋苦惱的找不愛自己的人,面前有個如此體貼的好男人,天塌下來都該把握。
這些道理高予竹當然懂,正因為瞭解,他才氣惱剛才無法痛下心刪除檔案的自己。

「我真的已經沒有喜歡他了。」高予竹鄭重解釋。
徐允成只是回著「是是是」,仍一邊安撫地抱著他,彷彿不信他的說詞,這讓高予竹更焦急。
「阿成哥,我真的沒有──」
「好好好……」話語落下的時候,徐允成也吻住了他。
不帶任何強迫意味,只有溫柔包覆。
輕柔得彷彿躺在春風吹拂的草原上,柔軟而又舒適。
淺嚐的吻忽然停下,徐允成替他撥開了髮絲,確認對方沒有拒絕的意思,他繼續深情的吻覆上。
高予竹被動的迎接對方探入的熱舌,徐允成的吻總是帶給他安心,如此的成熟、體貼,卻又有他獨特的淘氣。
經常逗弄不太會法式接吻的他,卻又能讓他陶醉在深吻裡,時而勾弄他的舌,時而舌尖流連腔壁,挑逗著。
「嗯……」

然而徐允成的吻總是點到為止,總在警覺到必須剎車時,先行的收手。
今日如同往常,在高予竹的腰身已經酥軟,碎碎的吐出細喘時,徐允成又放開了他。
動作一轉,像安撫孩子般的只是摸了摸倒在沙發上的高予竹的頭,無視眼神迷離、淚光發出的渴求訊息,他若作未覺的硬是轉過頭。
「小豬,對不起喔,我又偷跑了。」

儘管兩人有過一夜情,徐允成承諾過交往前不會再碰他身體。
徐允成抓了抓髮,正猶豫是否到浴室理解決慾望。
須臾,手臂被高予竹緊緊拉住。
高予竹低垂著臉,靠著他的背後,細如蚊聲的抖著音:「阿成哥……我有感覺了。」

徐允成愣了愣,明白意思的遲疑一會。
他的下腹早也已經腫脹難耐,他多渴望擁抱身後的青年。
嚥了一口水,繼續強裝鎮定。「小豬,我現在不能幫你……我離開,你自己處理,好嗎?」
他擔心若再碰高予竹,他會把持不了理智。




By六枋璟檀
2015.05.14.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這次應該會交代:為何阿成哥早就知道小豬的存在



.
.
原創耽美短文
《我的男人是小豬》

之30題挑戰: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 (2)

H有,R17



受:高予竹
攻:徐允成

其他:古明風、小比、劉董





「我是說真的,小豬,我還想在你面前保持『一、點、點』的紳士風範,你讓我先去旁邊解決一下,好嗎?」
徐允成完全是撐著男人的尊嚴說的。

現在整個身體自高予竹與他接觸的部位開始,如漣漪泛開的熱度令他冒出涔涔汗水,火勢竄燃,偏偏點火的人仍不捨放開他。
下半身的惡魔不斷侵蝕他的理智,不需多說,從他褲檔隆起的帳篷高度,簡單就能說明他此時的煎熬。
高予竹自然也瞧見了,明白對方此時的水深火熱有多痛苦。
正因為因此,他才沒有放手的打算,同時,身為男人的自己能夠想像對方是多麼愛護他才可能按耐住。

不希望總是受徐允成單方面疼愛,他也希望能讓徐允成感覺到極致的舒適與快感。
儘管還不敢確定自己對徐允成的喜歡到如何程度,但他確實對徐允成有感覺。
按部就班是他的習性,欣賞、喜歡、告白、交往、做愛,這當下直接跳到親密互動不符他的性格,但人生偶爾換個步調也是個選擇。
他有信心再費點時間,他下一回打開電子檔案時,肯定就能把那些不該存在的回憶全部刪個痛快
於是他鼓起勇氣提議道:「阿成哥,我們來做吧。」
感覺到男人震了震身子,遲疑的支吾著。「呃、我是很想做啦……」隨即乾笑幾聲。「可是我怕你事後後悔。」

「我不會的。」高予竹揚起頭,終於看向男人,整張臉紅通通的。「因為我也……」他猶豫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
沒有任何頭緒之下越想越焦急,以前對古明風表白的勇氣全糟蹋了,不留些下來給真正該珍惜的男人呢?
高予竹再一次對自己生悶氣。
他應該要去喜歡的人是徐允成,其餘閒雜人等一律是雜念,他在心中默唸著。
片刻他彎下身,雙手按住男人的皮帶,徐允成還未來得及阻止,高予竹已然掏出他的巨熱,捧著,秀巧的舌頭輕舔了起來。
「小、小豬……」
徐允成受寵若驚的抽了一口氣,隨即便看高予竹將他的慾望含入口腔內,唇舌的熱度包裹著敏感的性器,引起男人一陣震顫。
從舌頭的舔弄感覺出高予竹正在謹慎而細心的取悅著男人的感官,漸漸的,徐允成也沉醉在淫靡的舔吮裡,逸出低沉呻吟。

徐允成忍不住想,若是古明風,肯定毫不猶豫的享受著他人的伺候吧,那位生得一張俊臉的男人,從來都有一群可愛的小貓獻慇勤。
但徐允成並不是古明風,他們的喜好從認識起就天南地北,對待情人的方式也大相逕庭。
他很清楚,這肯定是古明風喜歡在做愛前被人先好好伺候的方式,高予竹才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來取悅。

他所認識的高予竹,心情不佳的原因多半隻有三種可能,有六成跟古明風有關,兩成跟工作有關,剩餘的才是其他突發狀況。
平常都是徐允成主動黏上去的又親又抱,主動幫他排解煩惱,這當下高予竹會主動示意,莫非是心情糟到極點,希望藉著做愛來轉移注意力?
徐允成並非不介意自己被當成代替品,但比起這件事,他更心疼高予竹還在受鼓明風的糾纏。
原本打算告訴他關於古明風的新消息,好讓他死心,看來還是作罷吧。

「小豬,可以了……」他捧起高予竹的臉頰,青年的唇角還牽著乳白色的液體,淫靡的氣息引誘著男人。
令他情不自禁親吻上,混雜著自己的氣味以及高予竹唇舌的甜味,流連好一會他才放開吻,揚起向來和煦如日陽的微笑。「我沒有要你做這種事阿,不需要做到這地步。」

高予竹聞言一愣,彷彿一股熱情被潑了冷水,令他鼓起勇氣踏出的步伐轉而躊躇了。
高予竹吶吶道。「我是自己想這麼做的,你不喜歡……?我以為男人都覺得這很舒服……」
徐允成微笑,順了順他的前髮。「我很喜歡,我是心疼你。」他輕輕拿下對方的鏡框,抹開臉頰上仍殘留的男性液體,再親暱的自眉至唇的親吻著,就像家中寵物那樣,總是將他整張臉親吻個遍才罷休。

「我不想看你勉強自己,你心情不好,我一定陪著你的嘛,不用做到這程度。」

高予竹這才略略明白對方意思,徐允成以為他是情場失意,才會找他做愛消愁嗎?
「阿成哥,你誤會了!我不是為了自己,我……」他著急的想解釋,眉頭一扭,咬了咬下唇。「……如果我們交往,這會是很正常的事吧。」

見徐允成沒有回應,高予竹也不敢再做新表示。
方才的餘韻仍未退,臉頰上更多了靦腆的羞色。
男人嚥了一口水,下腹的熱源不肯放過他,繼續侵蝕他的理智。

「小豬,我就當這句是答應交往的意思囉。」徐允成將他摟進懷裡,唇貼著他的耳說著,親舔他的耳殼。

徐允成原先朝氣的嗓音此時因為慾望而被壓低,總是在特別時刻展現成熟男人的氣息,令高予竹聞言渾身一顫。
混濁的熱息灌入他的耳內,泛起了疙瘩,籠罩著對方氣味完全干擾他的思緒。
他只知道一件事,他渴望與徐允成有更多、更緊密的接觸。

徐允成捧起他的臉頰,熱烈的親吻了起來。
高予竹旋即也回應他的吻,他環抱徐允成的頸子,徐允成摟著他的腰,兩人身子緊貼、磨擦、渴求對方。

同時間,手機傳來煞風景的訊息聲,分不清是那一位的機子傳來,高予竹遲疑的分開吻,頃刻又被徐允成拉回來索吻,
徐允成的手探入他的襯衫裡,在腰背處輕撫一陣,旋即掌溫自腰間向上,停在平坦而顯瘦的胸脯上。
徐允成總是喜歡揉捏他的乳蕾,如觸電般的微小痛感夾雜著難以言喻的快感,點燃火苗,一路竄燒。
「拜託別、光是逗弄……那……」哽咽的求饒著,高予竹的身子緊緊貼著男人,忍不住扭了扭腰,表達他的渴求。

「抱歉,因為小豬的小紅豆特別有彈性,很可愛嘛。」徐允成像是孩童捨不得放開玩具般的語氣,順著對方意的摸向了長褲,解開對方腰間的束縛。
他邊以舌挑逗著高予竹的肚臍,邊溫柔的握住對方的下體,時而輕柔的婆娑,時而重力的擰揉,也不忘逗弄一旁的玉球,陣陣的快感翻雲覆雨的湧上。
液體沿著小口流下,黏膩在男人的掌心與他的下體之間,使得揉搓的動作上更加煽情。

徐允成將高予竹壓倒在沙發上,方才撫弄前端的指頭繞到後方,沾染液體的兩根指頭緩緩進入、抽動。
指頭靈巧的往深處挑逗,在高予竹酒醉的一夜情裡,徐允成曾發現他的敏感點。
事隔一段時間,他不太有把握,摸索了半天高予竹也只是細細出聲,偏偏自己的性器不時會磨擦到對方的腿間,搔刮他正辛苦控制的慾望,引誘它闖出鐵欄。

「再、上面一點……」高予竹親吻著他的頸子,揉著他的髮絲,雙腿已經配合姿勢的勾住他的腰間。
臣服於愛戀與慾望的不是只有他一人。
徐允成順應他的提示,在按到某一點時,明顯感覺懷中的高予竹繃緊起身子,腰間挺了直。
隨著他施力的按壓,高予竹開始震顫身子,唇邊逸出的喘息逐漸加重,銷魂的呻吟縈繞而出。




By六枋璟檀
2015.05.26.
http://goo.gl/whIXgc

停在這是不道德的,我面壁 



http://www.plurk.com/p/l4gski


.

.

原創耽美短文
《我的男人是小豬》

之30題挑戰: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 (3)

受:高予竹
攻:徐允成

其他:古明風、小比、劉董

少少的H




他第一次與高予竹接觸是在暑假進修的一個夜晚。

【學長,吃過晚餐了嗎?】

高予竹暗戀著古明風。
無論上線時間,高予竹總是先發出關心訊息,以古明風的感受為考量。
其他還像是【學長,報告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最近我發現有幾首歌很好聽,傳給你好不好?】
……等等之類的,這位可愛的小學弟以古明風為世界中心,關心他的喜怒哀樂,溫柔、貼心,談話中也很惹人疼愛。
可惜是個不折不扣的男性,是古明風的學弟。
而他,只是被古明風拜託來「應付糾纏他的學弟」之他校大學生,只是名陌生人。

古明風與高予竹是同所大學的直屬學長學弟,徐允成則與他們就讀不同大學。
徐允成當年就訴校外某間男生宿舍,那裡含有國、私立大學以及科技大學的學生,他住在三樓,而古明風在五樓,原先應該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

暑假時,有些人很幸運的能回家享樂,有些人則留在宿舍裡繼續打工賺錢,還有些人則是選擇其他系所或他校的課程,爭取更多學分。
古明風是第一種情形,而高予竹與他都是第三種。
那晚碰巧電腦送修,他實在不願到會搞得渾身煙味的網咖使用電腦,晚餐在交誼廳吐出煩惱時,曾經高中同校的同學主動幫忙他向室友古明風詢問,這才開始與這名俊男搭上線。

意外的是,一般不會讓來路不明的人使用自己的電腦,但那位古明風似乎完全不怕他搞犯罪或者偷窺秘密,二話不說的答應借出。
「看來是名相當大方的人啊!」他對古明風的第一個印象是相當好的。
當他還在處理第一頁的報告,古明風意外的回撥電話給他,還以為是後悔了,沒料,是拋了個怪異請求:「徐允成,麻煩你幫我登入SKYPE應付一個人,我等下會傳給你我的帳密。」

徐允成:「啊?應付什麼的……不會是討債的吧。」當然是玩笑話,古明風還缺錢嗎?
古明風:「應付一個暗戀我的學弟。」

男男戀情,那可稀奇了,至少在徐允成的世界裡是第一次接觸。
欠了人情,要說個「不」字實在難。
橫豎他最擅長的就是交朋友,儘管他沒遇過糾纏學長的學弟,當作對方是名愛撒嬌的弟弟,好好開導他,應該就大功告成了吧。
他起初是這麼認為的。

徐允成:「喔、要我幫你當然沒問題,是要讓他死心嗎?不過,你讓他以為你有女朋友就好啦,你不是很多紅粉知己?」
古明風:「說來複雜,總之就拜託你了……對了,雖然不要讓他有所期待,但也不要傷到他,就當做跟朋友那樣聊天,OKAY?」

徐允成懷著迎戰惡魔的心情上線,沒料對方是隻小貓咪,只是單純仰慕古明風的小沉淪。
撇開性別,那專一對古明風的純情與體貼真讓他這旁觀者好生羨慕。
他不久前才分手的女朋友,可是一上線只會要他買宵夜、幫忙打報告,幾乎把他當傭人看待,哪有這孩子這般貼心可愛?

那之後與高予竹每晚都會上線聊天,短則十分鐘,長則整夜陪伴他打報告,直到他看不下去,為了讓高予竹早點睡才強迫自己也早睡,否則他原先是不到2點無法入睡的夜貓子。
由於話題投緣,他也擔心換成古明風本人會在口語上不留情的傷到高予竹,即使到了後來已不需要再向古明風借電腦,他還是選擇繼續陪高予竹交談,並且固定把兩人談話的重要事項告訴古明風,以免露出馬腳。

深入談話認識高予竹之後,他開始質疑古明風所言「高予竹是個深愛他的跟蹤狂」這件事。
據他觀察,除了熱情的關懷之外,一旦他婉拒高予竹的額外請求──比如古明風交代過千萬不能答應外出約會一事,那孩子也不會有任何怨言,客客氣氣的回著:【沒關係,票是朋友多出來給我的,希望沒有造成學長的困擾。】

他再蠢也不會笨到相信那些退場台詞,良心像被苛責一般的心虛不已。
忘記過了多久時日,受不了良心苛責的他,某一日下線後忍不住主動聯絡古明風。

徐允成:「我覺得,我可能不能再透過你的帳號跟高予竹聊天了。」
古明風:「……怎麼這麼突然,你跟他不是挺聊得來的?」
徐允成:「這樣感覺一直在欺騙他,我覺得不太好。你如果是怕他受傷害的話,你放心,我已經幫你想好怎麼能讓他死心又不會受到傷害的說法了,他個性很好的,才不是你說的瘋狂追求者,我想乾脆今晚就……」
古明風:「不行,你不能擅自拒絕他。」

強硬的口吻讓徐允成愣了好幾秒,他不解的追問:「為什麼?你不是對他的愛慕很困擾嗎?」
古明風:「我是很困擾,但我更需要他留下,他很方便,又聽話,可以幫我做很多事。總之,你不能讓他不再喜歡我。」

那麼,你究竟把高予竹當成什麼,打雜的小僕人?還是方便利用的笨蛋?
這時間,徐允成總算明白了。
之前曾從女性友人聽聞八卦消息:古明風甩人不手軟的,但他也從不缺女朋友。
他以為特地交代要對高予竹「溫柔點,但別讓他期待」是還存有一絲絲良心。

那一瞬間,他真的很想給古明風那傢伙一拳。





**


「嗯、啊……」
高予竹軟軟的喘息聲在他耳旁,呼出的誘人熱息勾引他的火熱源頭更加放肆的在纖細的身體裡穿梭。
渴望對方的慾望盡情的填滿可憐可愛的小甬道,頂撞對方深處的敏感點。
「嗯嗯……阿成哥……」他喜歡聽小豬因為舒服而愉悅的細吟聲,特別是喊著他的聲音,乾淨嗓聲因為沁入了慾望,帶了點性感的啞音。
可愛的小豬,徐允成真的很想好好的疼愛他,補償他。
「小豬,你的身體真的好棒……」他低喘一聲的抱緊高予竹的腰背,深深埋入令人沉醉的柔軟密地。
逼人瘋狂的快感接踵而來,隨著撞擊的浪潮拍打出背德的音符,混濁而膩不可分的液體沾染兩人的下體,加速磨擦的速度。

「嗚嗯……阿、阿成哥……」
「嗯、舒服嗎?」
「嗯……」高予竹呻吟一聲,平時雖然不過多的表情,但他實際上並不冷漠,只是不善於表達,從來都是透過螢幕才敢表現,並且只敢對喜歡或者信任的人熱情。
這些日子的相處以來,徐允成從手機簡訊內容的變化,很明顯感覺高予竹逐漸對他敞開心,越來越接近當年跟他交談的那位純情小學弟。

「我、快不行……了嗚……」
潮紅的臉頰,泛淚的目光,高予竹喘著氣的討饒,顫抖的雙腿已幾乎勾不緊他的腰身,被動的隨著衝撞的動作滑動。
徐允成望著他淺笑,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
「好,我們一起……」





徐允成:「古明風,我覺得我必須對小豬坦白這些事,你這樣利用他的感情太過分了。」
他幾乎是攤牌的氣勢,古明風卻毫不愧疚,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我說你阿……老實是好事,但要用對地方,否則只是愚蠢。你如果不怕高予竹傷心欲絕的話,就去吧,你也看出來了,他沒有我不行啊,他甚至很高興隨時為我服務……我可以更明確的告訴你,他知道真相後可能還會恨你為什麼讓他白作夢一場,以為心愛的學長更親近他了,原來都是假的,就像被人潑了冷水。」

不用提醒,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高予竹有多愛慕古明風。
那個時候他選擇保密,讓高予竹以為那段聊天時光是真的跟學長變親近了,並且毅然決然的離開這段人際關係。

直到如今,高予竹仍不清楚當年的事。
他曾考慮找個好時機解釋,然而一直未能適當說明,他害怕高予竹若是知道當年配合古明風欺騙他,會失去這份好不容易追求來的信任。
更重要的,高予竹在那個聖誕夜晚會被古明風甩掉,徐允成對此也脫不了關係。
他不敢想像被發現之後,曾經那麼痴情愛著古明風的高予竹會有何反應。




By六枋璟檀
2015.06.14.
http://goo.gl/whIXgc

我終於交代出過往!!!
不過最近進入修羅
更文會更慢了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