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和風50題
零一. 居待月

刀劍亂舞
耽美BL同人


太郎x江雪

反正……不能接受這對的就請自行移動腳步啦 XD

.
.
.
秋末無月,冷涼如水;無風之夜,如此靜悄。
滿月之後的居待月夜晚,明月本就稍晚才爬上天頂,適巧烏雲遍佈,今夜恐是難待皎潔之光的降臨。
江雪左文字望向無底的闇夜,今日連一點星光也未浮現,詭譎的氣息如戰場的噩夢,冷涼沁入,胸口的不安隨之擴大,他忍不住逸出長嘆。
而那聲嘆息,正巧被太郎太刀收入耳裡。

他人說江雪冷冽如雪,總在輕如飄雪的嘆息中,殘忍而又慈悲的結束戰役。
然而在太郎耳裡聽來卻如初春的融冰,滿是暖意與生機,在他首次發現江雪為屍首誦經會流露哀傷神情之時,此後便無法移去目光。

前些日子,宗三從戰場負傷回來,傷勢不輕,他明白江雪心有餘悸的感覺還未退,偏偏這幾日小夜跟幾位短刀孩子又繼而前往市中夜戰,身為長兄的江雪會如何掛心,太郎揣摩得到。
而他確實也理解江雪,在房裡尋不到,不消多久便準確猜到江雪會在此處等待小夜平安歸來的消息。
此處靜謐優雅,平時鮮少人經過,離報捷處亦不過遠,確是適合江雪等待的地點。

無月之下,油燈映照的晦暗光線,反而不如江雪絕麗的雪白髮色來得明亮。
江雪手上正握著一串佛珠,嘴裡唸唸有詞,雙眼貌似看向遠方實際上卻無焦距。
太郎忍不住道:「小夜會平安的。」
未預料的一陣男聲自不遠處傳來,令心煩意亂的江雪一愣,手上的動作也跟著停止。

對方高挑的身影佇立在長廊遠一端,瞧不清面容,然而江雪自熟悉的身影與嗓音,很快便知曉來者,太郎太刀,他踏著穩健的步伐而來。
太郎與生俱來有著大太刀的威嚴,但江雪在實際與他相處後,卻發現對方心思細膩而溫柔,很快地成了知己。

「我明白你擔心小夜,但夜涼,先回房吧。」低沉而穩重的嗓音在夜裡迴響,撞擊江雪的耳膜。
江雪望向已來到他身旁並俯身凝視他的太郎,高大的身軀並未造成壓迫感,江雪直接迎上與冷峻形象正反的熱烈眼神。
如慣的,他從太郎的眸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江雪從前不認為自己身上存有暖色,但在太郎太刀的眼眸裡,在他眼眸映出自己身影的當下,總能見到自己被滿溢的暖色包圍。

「江雪,與我回房內等吧。」太郎再次勸言,卻同時在江雪身旁坐定,或許是早已猜測到對方接下來的回應。
「再等一會。」江雪緩道,有些疲累的語氣。
目光再回到仍是無月的天頂,算時間也該露出月色了,卻仍藏在厚重的烏雲裡,如此悶重的夜晚。「無月,難眠。」

太郎理解的沉吟一陣。
「那好,我陪你等,無論是等月色或是等小夜。」
溫柔的嗓音在晚秋的夜晚裡特顯暖意,在太郎決定陪他之後,江雪原先忐忑的心情稍減,多了安心的神色。

風起了,打在枝葉上颳起簌簌聲響,突然而至的陣風逐漸吹走沉重的黑雲,月光沐浴的範圍漸次擴大,掃開原先漆闇的夜晚。
晦澀詭譎的天頂轉而明亮,江雪忍不住往上空一瞧,皎潔的月光令他心情為之舒坦,勾起淺淺的笑角。

「如果能早一點結束戰爭,就好了。」
「是,我也這麼認為。」

太郎伸手撥開對方被風吹亂的長髮,拇指輕輕撫摸他的臉頰,隨後指頭移到方才勾起微笑的唇角。
江雪的笑容彷彿冬陽,如畫的白雪融了,染上春意盎然。

太郎不禁覆上他的雙唇,溫柔的親吻著,親密的斯磨著,撫摸與細吻有如細碎的櫻辦拂過。
江雪在第一時間有些遲疑,卻沒有拒絕對方繼續吻覆的動作。
倘若他真不願意,太郎肯定會收手,絕不會強迫的進逼──閃過這串念頭的自己,選擇的亦非拒絕,而是接受太郎給予的深吻。

已非初次與太郎接吻,這層關係令江雪難以解釋。
然而自他意識到時,太郎就已經隨時溫柔的陪在身旁,傾聽彼此的心事,理解對方。
相知相惜的兩把刀,究竟能屬於什麼關係?能走到如何的盡頭?
江雪左文字,覺得在紛亂的時代裡思考這件事似乎過於奢侈了。

「小夜他們要回來了。」
片刻,太郎放開溫柔的吻,他朝方才聽見捷報聲音的方位再次確認,頃刻再以拇指輕輕擦過對方潤濕而柔軟的唇。「看來是凱旋而歸,放心了。」

「嗯……」
江雪微微一笑,唯有在太郎面前,他才能退去那份必須的堅強。
他靠在太郎的肩頭上,逸出一息輕嘆,這瞬間,忽然明白何謂人世間的情與愛。




By六枋璟檀
2015.06.04.
http://www.plurk.com/p/l0bdwt

http://goo.gl/whIXgc

如果有靈感的話,應該還會挑戰其他對 

.

http://episode.cc/about/navypoppy
這篇 太郎x江雪 上那一週的EP文學牆了
覺得開心感謝
.


.

-----   -----   -----
2015.06.05. 准桃》蔚藍以前的准剛愛-2(慎入)
拍手感謝!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