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30題挑戰:親吻-酒醉的誘惑之吻

原創耽美短文
我的男人是小豬

受:高予竹
攻:徐允成




「都交往快一年,卻在聖誕節把人甩了,你說他是不是很過份啊!」

那一夜,他像個孩子一樣的在街道上無助的哭泣著。
氣候異常導致今年的平安夜意料外的溫暖,本來在平地就不會有冰雪的台灣,今年連手套與圍巾都不需要配戴,如同秋日的溫度甚至讓人懷疑是在過萬聖節而非聖誕節。

然而他的內心卻下了一場暴風雪,
他,高予竹,現年27歲,在平安夜這一日被交往中的男朋友甩了。

這並不是他第一位男朋友,但卻是他大學就崇拜到現在的學長。
而這位對女性向來溫雅的紳士,卻在平安夜對交往不到一年的他無情坦白:「我還是只想跟女人交往。」
個性合不合都是其次,只因為他是個男人,連被選擇的機會都沒有。

於是他在學長狠狠甩了他後便悵然的前往同性戀酒吧,徹徹底底的灌了兩瓶酒。
離開店時他還很清楚回程的方向,太過傷心的他,走著走著,開始無法控制的哭泣出來,一個27歲的男人就這麼淚灑在台北街頭。

他自認酒量不錯,酒品更好,昨晚的平安夜簡直不是他本人,像個醉鬼的抓狂哭泣,依稀還像是對個陌生人怒吼,老天保佑不要被認識他的人看見。

比起昨日,今日感覺稍微低了幾度,還下起綿綿細雨。
高予竹在床上掙扎著,意識已然清楚,身體卻倦怠疲累著。
不過是睽違7年再次喝個爛醉罷了,為什麼身體像是昨晚被男人操過一樣的痠疼?
高予竹努力的睜開眼,確認是自己的房間沒錯,所幸他沒有醉到在同性戀酒吧隨便勾搭男人去摩鐵過悲慘的一夜情。
宿醉的不適讓他還不願起床,想換個舒服姿勢再多休息一會,卻在翻身的動作中遲疑了。
他觸碰到了像是男人的軀體。
應該只有他一個人的雙人床上,有著另一個人的存在。

高予竹猛然轉頭,眼見身旁確實有個陌生男人的他瞬間驚醒。
這是怎麼回事?
莫非他昨晚真的在吧裡拐了個男人回來相親相好?
不對,這跟他片段的記憶不合,他應該是獨自離開酒吧沒錯的。
他慌張的檢查被子中的自己,大腿內側以及腰際有著一塊塊吻痕,擺明了昨晚發生什麼事實。
千真萬確,他跟身旁的男人發生了一夜情。

他是記得離開酒吧之後他在大馬路上哭哭啼啼的對個陌生人大吼大叫,之後的記憶就更加瑣碎,好像有什麼人把他扛到床上,脫他的褲子,含住他的……
高予竹不敢再往下想,因為他想逃避面對昨夜的荒唐。

好吧,人生總是會失足個一兩回,既然對方會與他做愛,就代表也是同圈子的人,好好談應該就各自散了。
高予竹此刻只祈禱對方昨晚有戴套。
他檢查自己的後庭,有被開動過的跡象,卻沒有留下任何男性的精液,驀然他發覺除了床上有些乾掉的痕跡,他嗅到自己身上完全沒有酒臭味,也沒有作愛殘留的氣味,像被人輕洗過的只有洗髮液這些香氣。

真意外,一個陌生男人竟然這麼體貼,不僅沒把精液殘留在他體內,還幫他從頭到尾清洗乾淨。
看來他運氣還不錯,搭訕了個煖男。

正當他有些安心同時,那名暖男也翻身向他,刺眼的陽光照得那名男人不甚舒服,掙扎的眨了眨眼,發現高予竹正狐疑的看向他後,他這也懶洋洋的坐起身。
「早啊……」打了個呵欠,似乎還未睡飽。
他抓了抓頭,片刻衝著高予竹一個陽光笑臉。「你餓不餓?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

高予竹愣愣的看著他的笑臉,他的健碩身材,再愣愣的看著那名男人輕拍他的頭,隨後男人自自然然的裸著身體走向浴室。
他的臉色才逐漸轉白。

他記得那個男人。
由於對方並非他欣賞的類型,之前沒有留意姓名,但他很確定對方是同公司不同部門的員工。
慘了,怎麼會搭訕到同一間公司的人!?
與昨日一早就期待約會的日陽天成對比,今日是陰霾雨日,正反應他糟透了的心情。

「不好意思喔,請問你有新的牙刷嗎?」
無預警的,那男人仍是裸著身體,也不用浴巾遮住重要部位,就這麼大剌剌的走到他面前。
還笑得一臉人畜無害,全然沒察覺自己開放的行徑讓高予竹多困擾。

若是夜晚,高予竹還能放縱自己,然而白日之下的高予竹就是個不折不扣的保守悶騷男。
高予竹直覺的抓緊棉被的退開點距離,慌忙的找著眼鏡。「……請您先回浴室,我等等會拿新的給您。」
「欸?為什麼這麼麻煩,還要我回浴室才給我,我可以等你啊。」
「當然是因為……您這樣裸著身體讓我很為難。」

男人若有所思一陣,點點頭後瞭然一笑。
「好吧,我瞭解了。」說著就拿著手機回浴室,坐在浴缸邊緣等他。

警報解除,高予竹第一件事是先套上四角褲與睡衣,才去翻找櫃子裡的新牙刷。
沒料一踏進浴室,那個人仍毫不遮眼的保持裸體狀態,高予竹有些頭疼的扶一下鏡框,將牙刷放到洗手台處。

他對過於熱情、開朗及燦爛笑容的男人總難以招架。
他是很慢熱的人,對於不熟的朋友往往聊不上幾句,遇到過於主動的人,也總是不自覺的先保持距離。


男人盥洗完後沒有先離去,愜意的等待他也打理完畢後才一起出門,看來真是想跟他一起享用早餐了。
為節省時間,高予竹直接選擇公司附近的速食店,他刻意選擇窗邊的單人座位。
不清楚那名男人是少根筋或者裝傻,沒有意識到他想獨自一人望著窗外進餐的暗示,也隨著他的步伐併坐在一旁。
接著,那名男子無視他的反應,直截將名片放到他面前並握住他的手。

「我還沒自我介紹,我是徐允成,跟你同個公司喔。」
我知道。
「不過我是行銷部的,你是行政部的吧?」
嗯,以他的熱情性格以及女人會喜歡的挺拔身材,是很適合去行銷部。
「其實我……注意你很久了。」
這我倒是不知道!

高予竹詫異的看向徐允成,無法理解對方是看上「與他如此對比的自己」哪一點,陰沉、內向、毫無風趣,還是說,正因為徐允成欠缺這些特質,才會對他感興趣?
更關鍵的是,徐允成果然也是同圈子的人吧?

見高予竹如此認真的觀察他,徐允成喜悅的揚起笑容。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追你嗎?」說得如此自然、如此大膽,可惜比起驚喜,高予竹此時更多的是驚慌。

這算老天同情他嗎?
昨天才經歷悲慘的失戀,今日就被陽光暖男告白。

高予竹:「我……我昨天才剛失戀,您今天說這個,我有點招架不能……」
徐允成:「喔、這我知道的,你『昨天有告訴我』……還有,可以不要用『您』來稱我嗎?我不過大你兩歲,而且我想跟你更親密一點。」

一句話點醒高予竹,是了,昨晚他酒後是否有提到不該說的?他險些忘記這麼要緊的事。
他緊張的看向週遭,稍微靠近的壓低聲詢問:「我昨天酒醉時沒有說些奇怪的話吧?……比如、比如說……」
「你是有提到不少你男朋友的事。」徐允成也很配合的壓低聲音,高個子的他還刻意彎著身,配合高予竹的身高。「像是你們怎麼認識的,都去哪裡約會,交往快一年了都不碰你,還有……你男朋友昨天是怎麼對你提分……」
「是前男友。」高予竹強調。
老天爺,他昨天根本全招了嘛!
高予竹感覺胃不適的翻攪著。

高予竹:「拜託你,不要說出去,拜託你保密。」
他若有所求的望向徐允成,祈禱對方不會藉此要脅其他條件。
徐允成與他對視一陣,忽然像個害羞的大男孩搔搔臉頰。「沒問題,我能理解的。」唇角上揚著幸福的弧度。「不過……」
「不過?」
「不過,你可以讓我追你吧?」
語畢揚起溫暖的紳士微笑,換作一般人早融化了,若不是高予竹天生對陽光男有些卻步,他恐怕也會動搖。

高予竹:「您太看得起我了。」
徐允成:「可以不要這麼拘謹嗎?喊我『阿成哥』或『老徐』都可以。」
高予竹:「……徐哥。」
徐允成:「欸?……唉、好吧,勉強接受。」不滿的扯了扯唇,卻沒有再多做要求,完全不像是已經29歲,有些童心未泯。

高予竹:「徐哥,我有點想知道,我們昨天晚上到底怎麼認識的……還有,為什麼我們兩個會發生一夜……你、你應該知道我想問什麼?」
徐允成游移視線,像是相當猶豫的喝了幾口咖啡,隨後他有些調皮的微笑。「這個等我們再熟一點後,我就會告訴你。」
「啊?」
「包括我是怎麼注意到你的,這些我都會告訴你,但前提是要等你比較認識我之後,我才說。」
「可是!」
「我先申明,昨天是你引誘我的喔,你哭著哭著就抱住我,給了我一個誘惑的吻,還主動要求我『抱你』,不是我趁人之危……唔,應該不是。」
「天阿,你還是不要在這裡說好了……」
「所以阿……」徐允成衝著他眨了眨眼。「想知道昨天晚上整個過程的話,就要更加認識我喔,否則我都不會說的!」
「這……」這太強人所難了!
「所以小豬可別逃避我喔,不然你就不知道我還聽到你什麼其他秘密了。」
竟然還有其他秘密!?
老天爺,他太自恃自己的酒量了,他再也不敢小看酒精,尤其是在心情不佳的時候,絕對不能碰酒。

另外一件事,令高予竹更驚訝的是,方才徐允成喊出了他學生時代的綽號。
「剛剛,你是喊我小竹還是……」
「小豬。」徐允成篤定口吻的朝他一笑,彷彿說著:我早就認識你了。

怎麼會?
高予竹確定對徐允成沒有除了公司茶水間裡偶遇之外的印象。
莫非,他會是同一所學校的學長?
這太可怕,是同事也就罷了,還是同一所學校的話,彼此距離就更近,感覺想恢復成陌生人都不可能了。

盯著高予竹錯愣不已的表情,終於被他意識到存在的徐允成露出好心情的笑容。
須臾他揉了揉高予竹的頭髮,以著親暱呵護的力道,溫柔的在他耳旁說著:「放心,我會保密的,但我說『要等你更認識我才說的事』,也是認真的,否則你根本不會注意到我吧?可能還會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之後在公司裡也會繼續裝不認識吧?」
被說中打好的算盤,高予竹的臉頰一陣熱。
徐允成也不介意,回以燦爛的笑容。
「時間差不多了,趕快吃一吃去上班吧!」

高予竹遲疑的望著徐允成,好一會才隨著他的動作也開始享用早餐。
整個早餐時間幾乎是徐允成一個人自唱自導的開話題,高予竹有時連應聲都省略,但仍舊沒澆熄徐允成的熱情,始終揚著溫暖的微笑,正對比今日陰雨的天氣,也溫暖他剛失戀的孤寂。

對方有著他不太會應付的積極開朗的性格,相處起來卻沒想像中尷尬。
高予竹本來打算好好與對方談判後,就當作一夜情的撕下這一頁。
但此時他確實對徐允成盛滿了好奇,儘管一半是迫於無奈,一半確實發自內心的想探究竟,這人究竟是如何、又是何時注意他的?

看來他就接受這位前輩設的遊戲規則,試著瞭解這個人吧。
橫豎,徐允成大概也不會讓他有機會逃。




2014聖誕節快樂!
竟然趕在聖誕節把說好的第三篇也寫完了 XD
By六枋璟檀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