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因為 (1) 有潤飾一下,所以我這次 (1) 跟 (2) 一起發
.
[耽美同人]
30題挑戰:親吻-親吻鼻尖 (1)
.
鑽石王牌:降御 (降谷x御幸)
.
.
.
一如既往炎熱的七月,陽光燙得嚇人,光是在球場上站個十分鐘便揮汗如雨,午後的練習賽為此避開最為熱辣的時段,一直到晚上7點7分才分出勝負。
.
七月七日,七夕的夜晚,青道成員相約參加祭典。
若是一名男性孤單前往廟會或許會遭側目,一群混雜著男男女女的高中生前往就會被定位成同樂出遊,這對於沒有女朋友的他們而言,是度過七夕的最好方法。
就怕耽擱到慶典,隊員們匆忙打理沖洗,賽後半小時之後迅速重新整隊,連賽後檢討也擱著了,眾人紛紛前往熱鬧的七夕祭典──除了某兩位重要成員,一位是投手,一位是補手兼隊長。
.
御幸其實不急著在這時候檢討不久前的賽事,但降谷堅持不已,也就決定陪他研究賽事了。
全體成員外出對御幸而言是好事,讓他討了個輕鬆片段,也較能以隊長以外的姿態好好安撫現在正坐在他身旁生悶氣的降谷。
兩人併坐在電視螢幕前,捧著便當的檢討今日友誼賽的過程。
事實上不需要他提醒,降谷從視訊也清楚看出自己最後關鍵的那一球沒有控制好角度,以至於被對手轟出逆轉勝的全壘打。
.
瞞著所有人,他們兩人秘密交往了,到目前為止已經滿三週。
除了偶爾私底下親吻對方,其他一如往常,沒有任何約會經驗,接觸時間多半也與投捕練習相關。
加上彼此都是對方第一個交往對象,究竟怎麼樣才算是正式交往?彼此還在揣摩。
.
至於降谷今日如此介意失誤的那一球,除了追求王牌投手的心理,更是由於前幾日,降谷有意提起七夕賽事──「御幸學長,七夕那天跟稻城實業有一場友誼賽。」
.
每當降谷的雙眸透出堅定的光芒,就表示他已經擬定一項計畫,需要的是你的支援,而不是企圖阻止他。
否則他的硬脾氣在尚能周旋的機會之間仍會不顧一切的衝撞,不放棄任何機會。
就彷彿三週前的告白。
那如狼的犀利眸子強而有力的逼視著自己,當時的御幸感受到有如比賽的氣勢壓迫過來,害得他連裝傻的時間都沒有,就這麼不自覺的點頭答應了。
.
他很早就察覺到降谷對他的情感,自己對降谷也有一定程度的好感。
然而若是降谷沒有如此積極的告白,或許他會繼續裝傻到畢業。

御幸:「我看看……嗯,那天是跟阿鳴他們有場比賽沒錯,怎麼了?」
降谷:「學長,如果我贏了成宮鳴,接下來一週都只能陪我練習,可以嗎?」
.
禮貌性的詢問,但氣勢上已經無須言語的表達出真正想法。
御幸身為主力捕手,身為隊長,不可能擺明的偏袒降谷,降谷這要求無非是抱著能獨佔情人與投捕搭檔的希望。
.
他要是答應了,被指責偏心是小事,就怕早就懷疑他們關係的倉持會嗅出端倪。
但若是不答應,怕降谷覺得自己不夠重視他而顯露失落,他也不捨。
.
.
.
還沒完 。W。/
六枋璟檀
2015.06.22.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2015.07.18修稿
.
.
.
[耽美同人]
30題挑戰:親吻-親吻鼻尖 (2)
.
鑽石王牌:降御 (降谷x御幸)
.
.
.
雖然兩人順利交往,他卻還未對降谷說過一次:「喜歡」。
.
.
.
降谷:「學長,如果我贏了成宮鳴,接下來一週都只能陪我練習,可以嗎?」
.
.
御幸咬著筆的故作冷靜思考,熱切的視線始終注視著他,顯示他沒有過多的時間足以冷靜盤算。
隨後他比出三根指頭。「這樣吧降谷,我們折衷一下,三天,如果只有三天,我還有辦法找理由應付倉持他們。」
降谷的神色略暗,他不作聲,但顯然是不同意這項方案。
.
御幸也不意外,他早預料到對方會回以如此反應,這位怪物學弟從來不容易打發,彼此一來一往的僵持了如此多回,還能不習慣?
御幸鎮定的再扳出一指。「好,四天,不能再多了。」竟然為了這種事成了討價還價的情況,他還來不及笑兩人像小學生般愚蠢,面前的降谷唇角一降,表達出他仍舊不同意並堅持立場。
.
降谷特別視成宮鳴這位勁敵的這件事,御幸也是最近才發現。
既然目標成為王牌投手,留意他隊的情況是必然也必須的,御幸原本並不以為意。
然而幾次下來,在御幸意識到時才發現情況是:「只要扯到成宮鳴,降谷的衝勁會更勝於平時」。
.
或許是感染到他與阿鳴互相欣賞並視對方為可敬對手的氛圍,認為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輸給對方吧,御幸只能如此揣想。
御幸原本有勸他別太在意的念頭,但發現如此一來反而能讓降谷為了勝過阿鳴,願意改變一些平時難以糾正的習慣,認為這是不可錯失的好招,就這麼放任「必須勝過成宮」的決心滋長下去了。
只是如今,嚐到苦果。
無法勝過成宮,對降谷而言已經不只是純粹棒球層面的問題而已。
.
御幸尷尬的牽起唇角,這坑洞是他自己挖的,得由他來填平善後。
「好,這樣吧!」
他笑著揉了揉降谷的前髮,想安撫對方焦急不安的情緒。「如果那天你真的表現得比阿鳴出色,除了專門只陪你練習四天之外,正好那天是七夕晚上,乾脆……呃……」他本來還只是像閒話家常的態度,停頓時發現面前的小狼仔熱切的望著他,反而有些緊張了。
「……乾脆我們那天晚上稍微溜躂一下……就、就我們兩個人。」
約會的邀約,然而重要的詞一到唇邊,卻硬是吞了回去。
他的心情相當矛盾,既是希望降谷聽出端倪,又不希望他完全明白。
.
降谷怔愣幾秒,那張向來不多表情的臉龐忽然綻出喜悅的光芒,像是同意了。
御幸:「所以說,就是……」
降谷:「約會。」
降谷露出了滿足的神情,這小子果然聽懂了。
御幸:「呃,總之就是那天晚上兩個人一起逛廟會之類……」
降谷:「約會。」
降谷湊了上來,鼻息間的距離,形成相當親密的姿態。
.
御幸覺得降谷的固執最讓他頭疼,也最讓他覺得可愛。
向來不多表情的降谷,也只有在他面前才會如此熱情積極,他輕輕吻上降谷的鼻尖。「不過如果你沒有表現得比阿鳴出色,不管約會還是練球,一切免談。」
.
.
.
他是成功的激勵了降谷,可惜「運氣」也是球場上一門高深的學問,阿鳴恐怕祖上積德,除了天賦異稟,運氣也總是比其他投手更好上幾倍。
.
現實是殘酷的,不僅青道輸掉比賽,在投手的防禦率表現上也是成宮鳴勝一籌。
理所當然,兩人的約定無論是「獨佔與御幸練投的時間」或是「七夕約會」,全部無法實現。
於是成了毫無情調的檢討賽事之夜,這對情侶而言算是相當悲慘的七夕吧。
.
降谷反反覆覆的檢討失誤那段的影像,御幸不作聲的一旁陪他。
從降谷越漸趨緩的臉色看來,御幸認為自己也毋須再安慰或嘮叨,降谷已經找出了答案。
情緒一鬆懈下來,他感覺到疲累感湧上,打了個呵欠,安心的在降谷一旁的座位上趴睡起來了。
.
約莫半小時之後,他是在降谷的親吻中逐漸清醒的。
莫說以前,現在的他也還是難以想像被學弟親吻到醒的情形,意外的,御幸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
或多少是有些尷尬,但更多的是從來不曾想像自己也會有的悸動。
儘管他若作冷靜的坐定,臉上微熱的溫度已經提醒自己臉紅了。
.
御幸一派輕鬆的揶揄著。「為什麼偷吻我阿?」
.
降谷:「因為,真的很喜歡御幸學長。」
御幸:「喔……」
御幸有些後悔,若猜到會是這回應就不多嘴提了,扯扯唇,不需照鏡子也猜得到現在的臉頰肯定更紅了。
.
御幸試著輕鬆一笑,想藉此忽略尷尬。「我是很高興你這麼喜歡我,可是阿,下次可以不要偷吻嗎?」
至少,接吻要選擇要在他清醒時候嘛。
.
降谷仍垂著首,謹慎的點了點頭。
御幸瞇起眼,湊近看他。「所以你到底偷窺我睡覺多久了?」頓陣,他再道:「或許我該先問的是,你親多久了?」
降谷:「沒有很久。」
御幸:「所以說,沒有很久是多久?」
降谷:「……真的沒有很久。」
籠統的把話題帶了過去,天知道他所謂的沒有很久是一分鐘,或者五分鐘……甚至以上。
但從降谷緊緊抿唇的模樣看來,恐怕是不會透露實情的。
.
御幸:「……很好。」
降谷:「你生氣?」
御幸:「是沒有,只是有點尷尬。」
所幸是兩人獨處,這件事沒讓其他人發現,走神之際,降谷無預警的再覆上一吻。
「……」
先是淺淺的試探,直到御幸回應他的吻之後,他再覆上更深更甜的吻。
熱烈的纏捲他的舌頭,吮吸舔舐,唇舌交融。
或許是感染到七夕的氛圍,降谷的親吻比往常更為情熱、更為積極。
流連難捨之中,御幸禁不住笑了笑的提醒。「雖然很多人都出門了,還是有可能哪個冒失鬼闖進來阿,降谷君。」
「不要緊,我有鎖門的。」降谷靜靜說著,廝磨鼻尖。「我跟御幸學長檢討賽事時,都習慣會鎖門。」
他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斷跟御幸的相處時間,除非是必須其他隊員也一同在場的情況。
他貼到御幸的臉頰旁,磨蹭著鬢角、髮絲,嗅著御幸的乾淨氣味,親吻他的耳垂並說道:「御幸學長,下次我會贏的……下一次一定能夠約會。」
.
.
御幸含笑未答,須臾在他耳旁低聲說了句私密話。
降谷聞言有些吃驚,隨及耳根泛紅。
向來不太表現情緒的他,此時浮現感動與喜悅的神色,他微微一笑,緊摟住他最喜歡的御幸學長。
.
.
.
完 
六枋璟檀
2015.06.19.
http://www.plurk.com/ceriseberry
拖了很久的七夕文補完(跪)
.
其實大概16號就回來了,但我修羅期間面對的多半都是非常不浪漫、又嚴肅理性的東西
所以浪漫離家出走了。。。
我很努力找他回來
.
至於最後御幸說的話是
他終於也把自己的心情告訴了降谷 。w <
.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