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和風50題
零三. 彼方

刀劍亂舞
耽美同人

小狐丸x三日月

H有

無法接受男神被壓的,請離




春雨頻繁,戰事梢歇。
好一陣子未見旖旎的日麗風和,抬首所見的僅有烏雲滿佈天際以及打落在臉上的陣陣雨滴。
午後的氣溫稍暖,農田此時仍被雨水洗滌著,這一日被安排農作事務的三日月靜靜的坐在屋簷下,遙望著遠方的烏雲。

骨喰以及鯰尾經過時覺得有趣,隨著坐在三日月旁邊的位置,兩人光著腳的空踏著,感受天降沁入的冷涼感。
鯰尾嘻嘻哈哈的越踏越大力,骨喰則專注的看著雨水流過雙腳後滴落,一動一靜的兩人忽然有默契的看向靠著柱子歇息的三日月,他悄悄在一旁討個午睡。

「爺爺剛才到底在看什麼啊?明明什麼也沒有……」鯰尾不解的觀察遠方,不止歇的雨使得鳥獸們必須找個落角處躲雨,天空裡除了烏雲之外沒有任何稀奇的事物。
「他在等一個人。」骨喰的眼神向來平平淡淡,不同於時常外放出情緒的鯰尾,然而此時的他也透露出擔憂的情緒。「聽一期哥說是在等一個彼方的人。」

「嘿!?是我們的夥伴嗎?厲害嗎?比一期哥哥還強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名字好像是『小狐丸』。」

仍在遠方的小狐丸,據說高大又英武,同是三條家的英勇戰士。
三日月爺爺每日只能透過思念與彼方的他相見。





三日月睜眼時,發現自己正位在臥房,蟬聲傳入耳裡提醒著秋日的到臨。
此時是深夜。
熟悉的體溫正靠在他身旁,他習慣性的朝那人望去,發現那人正喃喃的說著夢話。
他望著那人的睡顏,勾起了俊美的笑角。
小狐丸的銀髮在月光的灑落下熠熠發亮,剛強中帶有柔韌,三日月喜歡在對方熟睡時摸著那頭柔順的銀長髮。

須臾,那人原先閉著的雙眼猛然睜開,握住他的手腕,注視著三日月的視線既熾熱又強烈。
三日月先是一愣,才啟口,聲音即被收在親吻的唇片裡。
小狐丸扣住他的後腦勺,撬開齒列並探入唇內,吮纏彼此溫熱的丁香,流連忘返的品嚐甘蜜,索求對方的氣味。
三日月因為深吻而迷離的雙眸,成功煽動小狐丸不久前才歇息的慾望。
小狐丸傾身壓住他,吻自唇移至頸部,再移至他的鎖骨,扯開他已鬆開的內衣,粗厲的指尖在胸前婆娑一陣,反覆揉捏瑟縮的紅豆,細微的刺痛感令三日月不禁輕吟。
那聲誘惑的人音帶著熱息彿過男人的耳殼,有意無意地助長小狐丸的慾望。
「小狐……」
「你先誘惑我的。」
小狐丸感覺到下身的熱源蔓延擴散,催促著動作,干擾著思考,無法按耐的扯掉彼此剩下的束縛。
他將三日月的手引領到自己的男根,自己溫熱的大掌也覆蓋住對方的,彼此在摩擦中喘息,感受對方私密的灼熱,周圍氣溫逐漸燃升,狂熱的跳躍。
「呼……哈……」
小狐丸的另一手撫摸他的腰線,眷戀的游移著,他細吻著三日月的耳廓,「我想要你,三日月。」挑逗的低音充滿柔情,掌握對方脆弱的力道卻是強而有力的訴說著佔有。
套弄分身的速度再加快,撩撥對方的生理慾望,直到三日月跟不上速度的軟靠在他的肩上。
小狐丸攬在他腰背上的手順勢下移,修長的指頭先在穴口外輕輕撫弄,溫柔而不蹉跎的探入兩根,緩慢地抽動。
小狐丸感覺到靠在他身上的三日月正努力壓抑呻吟,「三日月,」他親吻三日月緊咬的嘴唇,沉穩的低音正嘗試安撫對方緊張的情緒。「讓我聽聽你的聲音。」
「唔……」
「這裡只有我們,我想聽你的聲音。」
三日月在細碎的溫柔親吻中放鬆,壓抑的聲音也漸漸放開。
磨擦甬道的指頭從兩根變成四根,穿梭的力道蒸騰出慾望的火焰,感官逐漸被生理刺激淹沒。
「嗯嗯……啊……」
他忘我的接受慾望的佔領,一如既往小狐丸給予的情熱撞擊身體任一處,令他沉醉。
三日月的意識逐漸散亂,雙腿架在對方的肩上,挑逗他後穴的指頭早已換成堅熱的硬挺,火熱正在他體內叫囂著『想要他』的渴望,抽插著,眷戀而貪婪的一次又一次。
兩人以相同的頻率激烈喘息,感受無與倫比的結合。
三日月撫摸對方已汗涔的臉頰,他的身心同樣也渴望著小狐丸,他親吻所深愛的小狐丸,隨著劇烈的浪潮一起達到高峰。




「爺爺!」

「爺爺!三日月爺爺!」

三日月聽見雨聲環繞,雨日的氣味逐漸充斥鼻端,隨著呼喚聲他緩緩睜眼。
鯰尾明亮的雙眸睜得圓圓大大的,連平時不太表現情緒的骨喰也露出既擔憂又喜悅的複雜神色,兩人目不轉睛盯著他,接著異口同聲:
「爺爺,剛才鍛刀房傳來了好消息喔──」

思念能傳達到彼方,超越肉體、時空、任何的物體與形式,引領思念之人來到面前。



完結

By六枋璟檀
2015.09.09.
http://www.plurk.com/p/l7ltoe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