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親吻30題: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


刀劍亂舞
耽美同人

太郎太刀x江雪左文字

設定前提:兩人已交往狀態



漫漫長夜,飛雪紛飛。
無預警的雪夜,驟降的溫度令人發顫,雪地裡落下觸目的腥紅血跡,那是江雪左文字的血。
淡藍色的髮絲被風吹得凌亂,在風的肆虐下,長髮幾乎遮住他的面容。
江雪輕輕摸過宗三與小夜的面頰,安心的牽了牽嘴角,在最後的意識裡只喊了一個名字。
──太郎。




天際相連的另一端,有個男人正望著遠方,朦朧月色流瀉出令人心煩與焦慮的氣氛。
一日復一日的等待,太郎太刀這段期間不間斷的守候著江雪的消息,卻是一日日的沉下心。
算了算時日,這兩日該能得知出征隊伍的情況了。
距離上次與江雪見面的日子即將滿34日,太郎嘆出無盡思念的白煙,靠在窗旁的身影彷彿一幅畫,時間靜止在月夜裡。
這一夜,他依舊未能等到消息。

翌日,大地仍被皚皚白雪覆蓋,所幸通風報信的傳令兵已趕回本丸。
當次郎告訴太郎有關江雪的狀況時,向來冷靜的他有好一片刻無法動作,只能緊緊握著江雪出征前交給他的那串佛珠,喃喃著:「他不會有事的。」
聲線沉重的重覆好幾回,藉著輕撥佛珠以回想江雪在身邊的感覺,抑制心底深處的不安。

宛如世紀之久,這一夜相比起之前更加漫長。
征討的隊伍遲延了,未能在預定時間內回歸本丸,隨著分分秒秒,忐忑幾乎佔據太郎的所有心思。
「江雪……」
止不住的擔憂令他手上的佛珠越漸沉重的難以掌握,僅能朝江雪即將歸來的方向繼續祈禱著。

天際在祈求的心念中逐漸泛白,窩在他後方歇息的次郎太刀被刺眼的曙光擾醒。
次郎眨了眨眼,倦意滿滿的繼續翻了個身,驀然,外頭傳來的馬蹄聲令次郎猛然坐起身,正想出聲時,只見向來冷靜的太郎早已跨出步伐。

高大的身子在長廊上的快步很快引起眾人側目,大夥配合的讓出順暢的通道,無奈太郎依然差了一步,當趕到療傷室時,門扉早已緊閉。
他失落的走上前,額碰著隔絕的門輕嘆一聲,薄薄紙片的另一端,依稀能看見江雪的身影,卻感覺如此遙遠。

「又錯過了。」
當他參與的隊伍凱旋歸來時,江雪早已出發,那時沒能來得及將佛珠交還。

「江雪為了保護左文字兄弟而身受重傷,正在治療中。」──審神者沉重的語調彷彿在缺水的井窟裡投入更大的石塊。
他的肩膀被重拍了兩下,次郎也在旁安慰,然而心繫著江雪的他,一個字也無法入耳。

他因為江雪而愛上冬日的雪景,此時卻恐懼這場雪會帶走江雪。
小夜同他一起守候在門外,兩人沉默併坐著、等待著、為同一個人祈禱著。
次郎怕他們餓著了或挨了冷,來來回回奔波好幾趟。
偶爾他會發現宗三在遠方偷偷觀察,見他倆仍在外頭等待,明白江雪未能脫離險境,便會失落的轉身離去。

再一個清晨,這一日的風雪完全驟止,恢復寧靜而沉穩的冬日,日陽冉冉上升,曙光的溫度使得葉面上的冰雪逐漸消融,掉落的聲響吵醒了太郎。
他驚覺又過了一夜,代表希望的日陽從遠方天空升起,太郎瞇起雙眼。
當他再次為江雪祈禱時,治療室的門同一時刻被人拉開,並且告知他:「江雪的傷勢已經穩定了,只消等待時間轉醒。」
而回應太郎請求的,他終於得以入內。


♦♦


江雪做了一場長夢,疲累而心碎的夢。
夢的過程充滿戰爭與人們的悲鳴,他想阻止事態惡化,伸出的雙手卻盡是腥紅,分出不自己與他人的血液,在血泊中無能為力。
鮮血成了一片血海,氣力即將用盡的他逐漸被血水所淹沒,就在放棄之際,一隻手強而有力的拉住他。

「太郎……」

深深住在他心底的人回應他的期待,適時的出現了。
他喜歡對方堅毅的深眸,更喜歡總在望向他時綻出的柔和光芒。
上方的太郎朝他微微一笑,一絲暖意深深撞擊他的胸口,片刻江雪不再猶豫,朝太郎伸出另一隻手。




當江雪睜眼時,他察覺自己正躺在治療室裡。
冰冷的氣氛讓他對比感覺到手心的溫暖,他好奇看向握緊他的人,同時間對方也正深深的凝視他。
太郎那張優雅絕美的面容此時充滿憂傷,見他意識清楚才鬆了一口氣。
「終於見面了,江雪。」
太郎如釋重負的輕嘆,「相隔將近要40日之久了。」接著以額頭貼住他的額,高大的身體幾乎壓了下來,卻相當留心的避開他的傷口。
江雪:「我剛才有夢到你,太郎。」
太郎:「喔?什麼樣的夢?」
江雪笑而不語。
但能從輕鬆的神情裡猜出「該不是個壞夢」。
太郎輕輕擁住他,吻上他的眉尖,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眷戀著,珍惜寶物般。
江雪反射性的也想擁抱對方,想觸碰廝磨著他的戀人,卻發現右手、右腳仍纏著紗布,停頓一陣後複雜一笑。「真狼狽的模樣。」
他回想起當時撐著氣力獲得勝利的情況,有些感慨。
這副身體依舊要為下一場戰爭做準備。

讀出他心思的太郎有些難過的牽了牽唇角。
「……疼嗎?」太郎撥開他的髮絲,極輕的低音,飽含著疼惜,望著江雪的眼神裡藏了難以言盡的情感。
江雪靠著他,搖首。「沒什麼感覺了。」
畢竟不是人類,不同於一般的治療速度。
淡淡的語調,彷彿不屬於自己的身體。「比起戰爭帶給世人的痛苦,這樣又算得了什麼?」

並非首次聽江雪如此道來,總是將蒼生的存活更優先於己。
起初,太郎便是因此而對他印象深刻,如此淡然、甚至被形容為冷漠的江雪左文字,內心竟如此熾熱。
在此之前他早耳聞江雪左文字頂尖的實力,然而實際接觸才明瞭,江雪的強悍不僅是戰鬥技能,更是那份憂感於世間萬物的慈悲。

只是物換星移,兩人早已從戰友變為戀人。
從前太郎會感到敬佩,時至今日聽聞懷中的江雪仍然吐出相同話語,聽在太郎耳裡是萬般的不捨。
如同人類生離死別般的無奈。

「江雪,你若不在了,我會非常悲傷。」太郎溫柔握住江雪的手,覆上輕吻,隨後將那串佛珠交還給江雪。
「我會陪你迎向戰爭完全結束,所以,請你無論如何都要活下來。」
溫柔的嗓音包覆他,如同本人給予的擁抱那樣令人安心。

莫名的,江雪感覺對方或許是不願意造成他的困擾,才沒有把「為了我活下來。」的願望強加於他。
事實上不僅是太郎,他也早已無法割捨對方了。
一想像他與太郎之間倘若失去任何一方,將承受多少的痛苦思念,江雪的心頭便被難受的拉扯著。
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間有了兄弟以外的羈絆,江雪揚起複雜的微笑。
或許會成為自己的弱點,但他更相信,那會是繼續支持他活下去的勇氣。

「我答應你。」
他深深埋入太郎的懷中,頭一次覺得出征之後的早晨是如此的祥和。
自己的力量不再只是用於戰鬥,而是能保護所愛的一切。
「我會為了你、為了兄弟們珍惜自己……同樣的,請你也要答應我。」



♦♦


「你怎麼不進去見見你的江雪哥哥?」

次郎將治療室的房門拉上,回頭戳了戳小夜的臉頰,那孩子像隻貓般的看了他一眼,便將頭抵在雙腿上,繼續坐在原先等待的位置。

「小夜是個貼心的孩子。」不知何時也坐在小夜身旁的宗三淡淡一笑,他摸了摸小夜的頭,兄弟倆想見江雪的心情不亞於太郎,卻願意把時間先讓給對方。
因為他們希望能見到江雪發自內心的微笑,不負期待的,他們確實見到了。
次郎能揣測兩兄弟的心思,片刻,他手臂一伸地將兩人攬入懷中,摸了摸宗三的頭,再揉了揉皺起眉頭的小夜。
「走吧,去喝酒!這時候就是要喝酒慶祝呢!」次郎笑著。

宗三遲疑的看著熱情的次郎,再留意小夜似乎想接受對方的邀請,也溫柔一笑的接受。
宗三:「不錯呢,這時候確實就是要喝幾口……但是請不要又把小夜灌醉了,他醉後可是很麻煩的,江雪大哥也會生氣。」

次郎:「知道知道、要是又害小夜跑去安定跟清光或誰的房裡鬧,別說你大哥,我大哥肯定會先把我宰了!」




完結

By 六枋璟檀
2015.11.13.

為米拉寫的 太郎x江雪 文
我終於填完坑了!
雖然前面有點嚴肅,但還好後面還是讓太郎江雪甜甜蜜蜜了 (應該)

最後那個「答應」不是旗子!不是旗子喔!(我可是親媽派的阿XD)





其實我已經一個月(多?)沒碰刀劍了QwQ
大概要到明年才能看看有沒有機會回歸了
但我愛江雪的心還是不變的~!



http://www.plurk.com/p/lbp8gt 

.
-----   -----   -----
2015/11/14 【BLEACH死神】我愛白草莓(虛一護x一護)
拍手感謝!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