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6情人節快樂
耽美同人
おそ松さん
偏カラおそ/ 長兄松


人物OOC
請見諒

PS病友說カラ松私底下喊おそ松為「小松」,吼吼吼好萌




情人節是男人的戰場。
不僅僅是情侶的節日,更是由於收到巧克力的數量足以彰顯男人的魅力,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儘管六兄弟收到的多半屬於義理巧克力,一個個仍是卯足勁。
遊戲規則相當簡單,誰能於傍晚時分帶回最多盒的巧克力,隔日便能對其他五人頤指氣使,享受成為真正老大的一日。

事實上這樣的遊戲,歷年來都在舉行,競賽結果也從未有過任何變化──末子トド松永遠是優勝者。
おそ松自小便清楚,トド松在處理與女孩們的交際向來駕輕就熟,對於這件事他再不服氣也只能接受,然而,他不解的是為何他的排行永遠爬不進前三位,對此始終耿耿於懷!

午後,他到街上繞一圈,先去拜訪了魚魚子,可惜寒暄不到五秒便被魚魚子暴力地轟飛,比往常停留的時間更短。
自魚魚子不耐煩的神情,他猜得到早已有兄弟前來找魚魚子討巧克力,害得原本就不太有耐性的女孩呈現暴力狀態。
不過,兇暴的魚魚子也還是好可愛啊!おそ松陶醉地想著,儘管他被轟出去時掉落於水池,搞得一身狼狽。
他回到家重新換上衣物,準備再次拜訪魚魚子,房門卻在此時被拉開,迎面的是出場時總會響起藍調音樂、耍帥的兄弟。

カラ松靠著門,帥氣的摘下他的墨鏡。「嘿,小松,你今年的成果如何?」
カラ松今日的穿著更加閃閃發光,手上拎了個大袋子,裡頭放著五、六盒巧克力。おそ松見狀,下意識地把一早收到的唯一一盒「義理巧克力」藏至身後。
距離六兄弟一較高下的傍晚,仍有4個小時,兩人已有數量上的差距。

おそ松咧嘴笑了笑。「剛才陪魚魚子聊了天,忘記政事,等等才要拿出真本事搜括呢!」
他好面子的解釋,カラ松只是哼一聲的揚上唇角,走到他身旁盤腿坐定。

おそ松不作聲地看著對方一一取出巧克力盒,有的以粉色緞帶精心包裝,有著附上娟秀字跡的告白卡片。
おそ松以為對方是在炫耀魅力的成果,表情不避諱的寫著不滿,發出「呿!」的一聲,起身離去。

おそ松明白自己不太受女性歡迎,但他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每年「痛兄弟」拿到巧克力的數量都能比他更多?
罷了,大不了等會去超商多買幾盒,只要改造成不似商品,掩飾得過去就成了吧。

「等、小松!」

身後傳來カラ松急切的呼喊聲,おそ松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是愈走愈快,絲毫不打算理會。

「我說等一下啊!」
カラ松按住他的手腕,使盡力氣才把他拉回房,坐回原位。
「什麼事啦?哥哥我還得快點去拿巧克力,很忙很忙的。」
「我說啊,小松你今年也打算作弊買超商的巧克力嗎?」
おそ松頓陣。「那又怎樣?作弊礙到你了?還是你又想威脅我了?」
「才不、這哪算威脅啊!是交換,各取所需吧!」

記不得是幾年前,おそ松在巧克力大賽中面臨即將墊車尾的危機,逼不得已只好偷偷到超商買幾盒充數。
偏偏就是這麼湊巧的被カラ松撞見,悲劇性的發展,他怎麼也料不到カラ松竟跟著他的腳步,無計可施之下只好帶カラ松到公園裡併坐談判。

「兄第一場嘛,カラ松你一定要保密啊!」
他嘗試拉攏關係的搭著カラ松的肩膀,買了杯カラ松喜歡的飲品。
當下唯一慶幸的念頭是:幸虧不是被十四松撞見,否則再如何賄賂也是徒勞。

見カラ松遲遲未動那杯飲料,神情甚至有些凝重,おそ松繼續討好笑道:「不喜歡喝這個嗎?我記得你上禮拜說好喝的啊……不然這樣吧,你開個條件,看你想要什麼,哥哥我考慮看看。」
頓時,カラ松遲疑的看向他,おそ松把握機會的追著再道:「只要你保密,下次打小鋼珠賺錢時也可以分你吃紅!」
カラ松猶豫片刻,有些心動了,但並不是算計著鈔票。
他清楚おそ松總瞞著他們打小鋼珠的戰果,此時此刻竟然祭出如此優渥的條件,可見長男的尊嚴多少貴重。
他想著想著,忽然揚起唇角。「沒騙人?」
「沒騙,但是錢只能分一點點而已喔!」
「嗯,分錢這建議是不賴……」カラ松喃喃著,開始一一檢查方才在超市買的三盒巧克力。
おそ松表面上看起來一派愜意,事實上內心焦急。
不停在內心祈禱對方不要獅子大開口,忐忑的等待對方開出的條件。
拜託就只索取1/5的金額吧,不是他吝嗇,小鋼珠賺錢不容易啊!

「那就這個吧。」カラ松揚起好看的笑角,挑走おそ松手上一盒巧克力,那是他喜歡的口味。「這盒給我,當作封口費。」
「……啊?」おそ松愣了愣。
「啊、卡片還得寫上『給我最愛的弟弟,カラ松 /おそ松 XX X年2月14日情人節』」說著,便把附在盒上的小卡片塞給了おそ松。

おそ松當時在他認真的表情下,無可奈何的照做。
幸運的是,カラ松除了取走巧克力並要求他寫卡片之外,連他後來何時去打小鋼珠都沒有過問,更遑論再討實質的封口費。
更讓おそ松不解的,是在白色情人節時還會收到カラ松的「回禮」。

「這是基於『禮貌』,既然2/14收到了,3/14就該回禮啊。」カラ松耍帥似的抓了抓前髮,侃侃而然地解釋著。

找兄弟拿巧克力有什麼意義?回送兄弟巧克力又有什麼意義?
他想不透,無論如何,整體說來おそ松完全沒有吃虧,也就沒特別想去探究理由,免得問越多,提醒了カラ松,就真的得掏出紙鈔來塞他的牙縫。

幾年下來兩人私下互送巧克力幾乎演變成習慣,屬於おそ松與カラ松之間的祕密。
一直到現在。

おそ松扁扁唇,「知道了啦,你今年想吃什麼口味的巧克力?」儘管他真不明白カラ松分明收到的巧克力比他更多,何必刻意跟自己的哥哥討,況且那還只是超商賣的普通巧克力。
大概是想跟哥哥撒嬌吧?おそ松這麼想著,開始對於身為大哥的自己自滿了起來。

「今年嘛……抹茶口味。」
「喔,抹茶的。」
「還有,要寫卡片。」
「知道知道,我會寫上『給最愛的カラ松』,啊、相對的,白色情人節我可要吃榛果口味的喔!」
「哼,那有什麼問題,my lover。」
「是 my brother 才對吧。」

おそ松沒有留意カラ松口誤的英文,突然衝著對方邪佞一笑。「要不要再附送一個吻給你?」
「什……」
「這是基於『禮貌』,既然你這麼愛跟哥哥我撒嬌,我也送你巧克力了,乾脆再加一個吻吧。」學著カラ松當時的口吻,おそ松作弄似的心情,湊近對方的臉,輕輕啄上一口。
「嘿嘿,兄弟接吻怪怪的,不過好像比想像中還好一點。」
「……」相比起おそ松開玩笑般的模樣,カラ松則是面紅耳赤,驚愣的望著他,おそ松不由得噗哧一笑。
「哈哈哈哈,空松你的臉好紅,不過只是接吻嘛!這樣會被笑是處男喔!」

分明おそ松也沒有立場笑其他兄弟是處男。
カラ松抿了抿唇,或許是因為被取笑沒接吻經驗,或許是因為被情人節的氣氛感染,或許是因為おそ松先挑逗出曖昧的氣氛。
當他腦內充斥著「不能讓おそ松看扁他」的念頭,他已然捧住おそ松的臉,情熱的親吻對方。
おそ松因為遲疑而未能先推開,背德的氣息在親吻中逐漸混濁,房內溫度逐漸升高,直到外頭傳來的叫賣聲拉回彼此的思緒,才察覺到正在接吻的事實。
「カ……」おそ松只來得及喊一聲,カラ松繼續追著吻上,長舌撬開他的齒列,挑逗他不停避開的舌頭,吮吸,糾纏。
おそ松的唇內有著不久前才抽過菸的澀味,卻沒想像中來得苦,融合了おそ松本身清爽的氣味,在唾液的交融中逐漸變得甘甜。
濃烈的吻點燃一把火,カラ松一手則扣住他的肩膀,一手滑入おそ松的衣內,游移撫摸他的腰、他的背。
越吻越烈,おそ松的身體隨著吻而輕顫起來,禁不住輕喘一聲,不該存在這場吻,卻捨不得分開。
男人與男人親吻,甚至是兄弟與兄弟之間的親吻,能甜蜜得如此,濃得化不開?

「呼……」
不清楚時間溜走多少,兩人很有默契的在臨界點之前收手,激烈的擁吻使得兩人自臉頰漲紅至鎖骨,同時陷入沉默。
房內只有兩人獨處,即便存在默契的退開點距離,仍瀰漫著曖昧的氣息。
兩人坐著對看一陣,說來有趣,盯著對方的雙目會感到害羞,卻誰也不願先移開目光,彷彿先逃避視線的那人便是認輸,這也屬於兄弟間的默契。

「小松,其實……我一直……」
「空松。」
「呃、什麼事?」
「我們剛才算是什麼?」
「接、接吻……吧……」
「喔,原來真的是接吻。」
「嗯……畢竟……Valentine's Day……」
「我居然跟弟弟接吻了,還吻了這麼久。」至少五分鐘。

2月14日的氣溫仍偏低,但兩人幾乎羞窘到彷彿冒出熱蒸氣。
兩人在度陷入沉默。

おそ松努力安撫自己,不過是接吻罷了,況且對象還是自己的弟弟,何需介意?
之後他放輕鬆地笑了笑。「說得也是,畢竟是情人節嘛,哈哈!」說著便起身,嘗試表現得自然一點。「那我先出門了,長男我可不能輸了比賽啊,我得去搜刮巧克力了。」
腳步有些踉蹌地離開房間,用「逃離」來形容也不為過。

差點就告白了,カラ松不清楚該是失望或是慶幸。
半晌,在カラ松稍微放鬆姿勢時,おそ松無預警地再度回房,嚇得カラ松一時間僵直了身體。

「空松。」
「呃、什麼事?」
「我們剛才的事要保密。」
「喔、當然……我不會說的……」
「不過,我老嚷嚷著兄弟間不能有秘密,一直增加秘密好像不太對。」
「嘛……畢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說得也是!而且我是長男嘛,煩惱的事比你們多也是正常的!」
おそ松笑開了臉,把問題拋到腦後的安心出門,聽聞關門聲,カラ松這才真能安心地吁口氣。
事實上兄弟間早就有秘密了,一個只有他知道的祕密早已存在多年。
想起他多年來拿了不少份おそ松送的巧克力,自己也按照慣例在白色情人節回送,但那位笨蛋大哥仍未察覺任何蹊蹺。
恐怕若不是直截了當地告白,路依舊很長遠。
不,或許就連告白也不見得起作用,先前一松扮成他時,情急之下的告白最後也被おそ松解釋為「真是喜歡找哥哥撒嬌啊」。
縱然他那時被おそ松親密抱在懷中,心情卻是五味雜陳。

「不過,也算是有了新進展,該說真不愧是情人節嗎?」
他摸摸自己的唇,複雜一笑。




by六枋璟檀
2016.02.16.
http://www.plurk.com/p/lhcs7v

嘗試寫小松同人

本來是能趕上的
但14號晚上要發文時,因為校稿時覺得不滿意,只好捨棄原本寫好的內容 XD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