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終於填坑完畢


2016白色情人節快樂
耽美同人
おそ松さん
カラおそ/ 長兄松


人物OOC
請見諒




儘管喜歡裝作瀟灑,穿得一身酷勁,カラ松面對真正喜歡的人,卻是緊張得一再告白失敗。
對象若是一般女孩,這份戀情該不至於拖延如此多年仍未有進展,正因為他暗戀的對象正是自己的兄長:おそ松,情況才會如此棘手。

對,偏偏他喜歡上的是那位おそ松。

曾幾何時,カラ松試著說服自己「只是一時錯覺」。
然而他對おそ松的情感情從來不同於其他兄弟,當他意識到想要おそ松送的巧克力,對於與おそ松共享同樣的秘密而感到滿足,甚至想要獨佔おそ松時,他早已無法自這份感情脫身。
根扎得深,茁壯茂盛,攀上天際。
這份愛意一日日在心頭滋長,他不下一次的模擬告白劇本,擬定おそ松會有的任何反應。
可惜無論他的劇本再如何豐富多元,每當面對おそ松時,繞旋至天頂的勇氣總會無預警的墜至地面,四分五裂。

「太天真了,カラ松哥哥,互送巧克力根本跟交換禮物沒兩樣阿。」

由於戀情始終未有進展,苦惱的カラ松只好找トド松商量。
他絲毫未對トド松說明苦惱對象的身分,然而聰明的トド松很快就嗅出端倪,從套話中得知他對おそ松已經是超越兄弟的情感。

「交換禮……你說聖誕節那種交換禮物?」
「不要小看おそ松哥哥的另類思考阿,而且對他而言,比起收到男人送的巧克力,應該寧願收到三包菸……或者鈔票吧?ラ松哥哥你不做點更積極的事情是沒辦法改變現況的。」
トド松嘆口氣,不忘留意約會的時間,今日是白色情人節,トド松這位萬人迷自然是行程滿檔狀態,至多只能再與カラ松聊上10分鐘。
為了苦戀中的二哥,他刻意將約會時間挪後半小時,想來他真是位貼心的好弟弟。
既然二哥找他當愛神邱比特,他可不能辜負期待,必須盡力促成カラ松的戀情成真:目標是兩位哥哥直接滾床單,煮熟飯。
想來他真是位貼心的好弟弟。

「三包菸。」カラ松點點頭,同意這建議,或許今年連同巧克力一併送上,おそ松會更在乎他。
單純的想法全寫在臉上,トド松望著那張揚起滿意神色的笑臉,揚起迷人的笑靨,提醒道:「カラ松哥哥,菸不是重點,我是指直接向おそ松哥哥告白喔,這次一定要進入關鍵。」
關鍵是嗎?
「……果然還是得直接說『喜歡你』這三個字吧?」
「白色情人節嘛,不正好可以順勢推舟嗎?或者直接親吻おそ松哥哥。」
「但我想接吻也沒用,他那天還不是……」一瞬間,當トド松豎起雙耳時他也趕緊摀住唇。
接吻兩個字說得清清楚楚,再如何掩飾也來不及了。
カラ松暗叫不妙,おそ松叮嚀過不能洩漏接吻秘密,他還是說溜了嘴。

「已經接吻了?!カラ松哥哥真厲害!」

心虛的游移了眼神,立即浮上無數的額汗。
理智上明白該澄清誤會,卻在迎上トド松綻出崇拜光采的雙眸時,禁不住故作瀟灑的撥了下前髮,將錯就錯。
「哈,那當然……」
這當下的承認,已是覆水難收。

「哎呀,原來兩位哥哥其實兩情相悅,只是おそ松哥哥還沒意識到這是愛情,是這樣吧?」
「既、既然被你發現了,麻煩幫我們保密……」
「這當然沒問題啦。」トド松笑得俏皮可愛。「憑カラ松哥哥這麼有魅力,おそ松哥哥一定沉醉在親吻裡,因為他也很愛你嘛。」
「嗯……對阿……」
「這樣的話,既然都接吻了還是沒辦法順利交往,我看只能……」トド松歪著頭,看似認真的思考,圓溜溜的大眼裡忽然閃出一絲狡黠。「做愛了。」

只能做愛了。

「什、什麼做愛!?」
「這是確認愛情的重要步驟阿,カラ松哥哥。」

カラ松沒料天底下會有弟弟鼓催兩位哥哥盡快上演背德戲碼。
即使再如何想與おそ松有更親密的行為,也不該是直接進行肉體關係吧?

「真不該找你商量!」

充滿男子氣概的拒絕這份提議,滿臉通紅的カラ松趕緊逃離家門。
他可不會愚蠢上當!トド松一定是在耍他,或者是故意陷害他。
おそ松如此信任他,怎麼能背叛這份信任呢!?

然而一切的正氣凜然只是催眠自己,他比任何人更想與おそ松朝戀人關係發展。
繞過兩個街口後,カラ松開始浮上悔意。
應該至少向トド松詢問到一兩項壓倒技巧再耍帥離去的,他懊惱的想著。
或許他誤會トド松了,那搞不好是發自內心、真誠的建議阿。

滿腹心思的晃到商店街,挑選おそ松指定的榛果巧克力,女店員明白他購買目的是白色情人節的回禮,迎著笑的慫恿他多買一袋薄荷糖。
「說不出口的話,回送薄荷糖就能代表『我愛你』了喔!」

不過是商業噱頭罷了。
カラ松不屑的哼了一聲,他回送巧克力這麼多年,おそ松都沒想明白含意了,區區糖果怎麼可能改變?
他採納トド松的建議,索性繞去另一條街選擇較高檔的菸品。
おそ松曾經在觀看廣告時,對某位男模抽煙的動作脫口出「太酷了!」從此他們倆偶爾會瞞著其他兄弟,在吸菸區一起偷抽這一款。
某個意義而言,也可視為約會時光。

事實上他們平時不太抽菸,是強逼自己練出自以為帥氣的抽菸動作。
以為學會了抽菸技巧,就能擺脫童貞。
「因為看起來很帥啊,這一定會受女孩子歡迎的!」
おそ松起初嗆了好幾口,連煙都拿不穩,還埋怨過:「其實味道沒想像中好聞呢。」
喜歡在吞雲吐霧中佯裝成穩重的大人,藉此吸引女性目光,可惜時常被煙嗆到,裝帥不成,反而更遜了。

カラ松學抽煙的出發點則不同,他是為了おそ松才學抽菸。
有時甚至純粹叼著菸,陪著おそ松罷了。

轉眼間已到向晚時分,カラ松回程踏著不同往常的步伐,內心忐忑不安。
熟悉的道路,前所未有的心情。

一進房門只有おそ松一人趴在榻榻米上打遊戲,カラ松鬆了一口氣,他在おそ松面前慎重地正襟危坐著。

「おそ松,其他兄弟呢?」
「トド松說他有折價券,就把他們都帶去運動中心了。」
「全部都出去了?」
所有兄弟都不在家,換句話說,會干擾告白的礙事者全不在現場,正是天賜良機!
カラ松不由得摸上他的墨鏡。
沒事的,只要照剛才路途上反覆演練的方式,這回該能順利告白。

「本來我也要跟去的,可是トド松說你有事要找我談……啊!」おそ松立即慘叫,手上的遊戲機傳來GAME OVER的聲音,おそ松洩氣的翻了個身躺平。「差一點就能破記錄了,你害我分心啦!」
「抱、抱歉!」
「我打了快一個小時的……」
「晚點我幫你解決前面幾關,你再破關看看?」
「再加你今天的點心當賠償。」
「欸!?」カラ松詫異一聲,天秤權衡之後,很快地坐在上頭的おそ松獲勝。「……好吧。」
「真是好弟弟。」おそ松笑嘻嘻地躺在榻榻米上,仍未有起身的打算。「那麼,你到底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雖然是告白良機,但該如何切入?
他不是沒有說過『我喜歡你』這句話,然而珍貴的告白卻總是被おそ松一笑置之說著:「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很喜歡你啦,兄弟嘛!」地帶開氣氛。
他每回壯起的珍貴勇氣,就這樣一次一次的被扔進垃圾筒。

「今天……」カラ松才出口便遲疑,原先準備送出巧克力的動作暫停,念頭一轉,決定先亮出高級煙盒。
「我剛才買了幾包菸,等會一起抽吧!」
他以為おそ松會如往常那般開心的跳起來擁抱他,沒料おそ松卻絲毫不帶任何興趣,隨手拿起一旁的漫畫書開始翻閱了起來,顯然此刻四格漫畫反而更加吸引他。

おそ松:「喔,不用了,你抽就好。」
カラ松:「呃、你不是很喜歡嗎?」
おそ松:「那個阿,我最近對菸有點厭倦了。」
カラ松:「厭倦?!」
おそ松:「因為你想想嘛,菸不便宜阿,又吃不飽,還搞得一身臭氣被老媽嫌,而且一堆地方都不能抽,從來也都沒有用菸追到哪個女孩過,我本來也只是好奇才抽的,所以我現在對它沒興趣了。」
カラ松:「……沒興趣了……」
他默默把菸盒收回口袋,不妙,一開始就出現不順利的話題,這難道是暗示「今日不宜告白」!?
再一次地,おそ松總是有辦法讓他如同洩氣的氣球,勇氣一瞬間消逝。

本想打退堂鼓,但カラ松一想到天時地利之下若還是失敗,恐怕會被トド松恥笑一輩子。
不只是為了保住身為兄長的顏面,更是身為男人的尊嚴,他硬著頭皮的進行下一招──壓倒計畫。

趁著おそ松躺著看漫畫的絕佳姿勢,カラ松無聲無息的接近,待おそ松察覺到光線被影響時,カラ松已然跨到他身上。
おそ松皺起眉頭,不由得與他對視,當四目相對,カラ松明白已無退路。

「おそ松,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遜斃了,他聽見自己發抖的聲音。

おそ松先是睜大了眼地靜待幾秒,半晌才順著話題的咧嘴一笑:「欸,是喔?」
或許因為是兄弟,自小就常常一起在房間內打滾擁抱,面對カラ松如此壓迫的氣息下,おそ松絲毫沒有任何反應,很自然的繼續保持曖昧的姿勢,令カラ松十分挫敗。
所謂的兄弟,即是一輩子的關係,最近也最遠的距離。

「你手上的是我的巧克力吧?」おそ松坐起身,衝著他眨了眨眼。
絲毫不給予カラ松告白的時間,おそ松迅速抽走那盒巧克力。
塞入一顆榛果巧克力時舔了舔舌頭,看來很是滿意這次的口味。
望著對方舔著指頭的動作,カラ松不知不覺身體燥熱起來,腦海裡迴盪トド松不負責任的建議,他緊張的嚥了一口水。
耳邊聽見吮吸不斷的聲音,カラ松簡直都要懷疑對方是有意誘惑他了。

おそ松:「說起來,既然是白色情人節,カラ松你有回送誰巧克力嗎?」

一邊吃得津津有味,一邊問對方送了誰巧克力,有人會愚蠢到此嗎?
カラ松遲疑了整整五秒。
須臾他清了清喉嚨,斂起神色。
「巧克力的話,我剛才送出了。」
「送誰!?我可不准你比我早交到女朋友!啊、不會是魚魚子吧?是的話,我揍你喔!」
「……當然不是。」
「可惡阿,那到底是誰?該不會又是什麼花精靈?還是真的有カラ松 girls的存在?!」
「聽我說,おそ松!」
「什麼、突然生什麼氣?」
「我喜歡你!」
「……」
カラ松滿臉通紅,頭頂上彷彿冒出蒸氣,然而一出口才發覺沒有想像中困難,他接著再道:「我的意思是……不是兄弟間的感情,是想成為戀人那樣的……喜歡……」

おそ松面無表情的聽著,幾秒間的對視,宛如煎熬。
彷彿走慢的時間讓カラ松更加緊張,一方面怕都已經說到這地步了,面前的蠢蛋仍未進入狀況;一方面害怕聽到拒絕的答覆。

半晌,カラ松決定採取更直接的行動。
他按住おそ松,覆上微啟的雙唇,舌尖細細舔過邊緣,直到雙唇開始有些發燙,他才試探性地探入,溫柔捲上對方的舌。
當雙舌纏綿時,彷彿電流竄動,令他渾身一震。
他以為おそ松會推開他,豈料在唇內與他糾纏了起來,更順著氣氛攬上他的頸子,カラ松的親吻更熱切了幾分
おそ松比起上一回更加習慣親吻了,儘管カラ松摸不清是否基於同樣的心情才接吻。
好一片刻後他才難捨的放開吻,分開時牽起了曖昧的銀絲,おそ松下意識地舔了下唇瓣,如此動作引起カラ松的身體燥熱起來。
おそ松眼神迷離的望著他,忽然皺了眉的輕輕嘆氣,似是不太滿意。
「我說阿,カラ松……」
「什麼事?你、你在生氣嗎?」
おそ松盯著他,勾頸的雙手收得更緊,將カラ松拉近距離。「我還要,感覺比上次更舒服。」
「可、可是,你上次明明說不想跟兄弟接吻……」
「我有說嗎?」
「欸、沒有說嗎?」
おそ松想了想,隨後聳聳肩,笑道:「我只是不想被其他兄弟發現而已吧。」
就跟看A書、打手槍一樣,不是不想,只是不想被發現。
「而且好像比想像中舒服。」

顯然おそ松對接吻開始感興趣了。
見カラ松猶豫著未繼續,他主動覆上對方的唇。
濕濕熱熱的觸感,柔柔軟軟的綿密,カラ松的腦袋轟的一聲被炸開,沒有時間理解おそ松的想法,他只知道一件事,對方正在誘惑他,此時此刻。

他在纏綿的熱吻中再次壓倒對方。
學著電視劇裡的接吻場面,雙手在對方的光華的後背上猶疑,身體本能出現正常男子會有的反應,在越貼越緊的磨擦中,踩到道德的臨界點。
想要對方的慾望不停在內心叫囂著,催促他化身成野獸。

「おそ松,我們交往吧。」

身下的那人思考幾秒,隨後吃吃一笑,如同往常那般不正經的態度。
不要緊,若對方問出:「兄弟也能交往嗎?」他也早已練習過該如何應答。
但おそ松沒有這麼回答。
意想不到的,おそ松給的是跳脫原本思考的回應。「喔、就像チョロ松他們那樣交往嗎?」

就像チョロ松他們……什……
チョロ松跟誰交往了嗎?

「好吧,我可是長男,我不能輸給チョロ松!」
「……所以?是……同意?」
「而且我看チョロ松跟兄弟交往後就能方便做愛了,好像不賴!」

カラ松震驚不已。
一直以為兄弟是最遠的隔閡,沒料卻促成魯蛇的おそ松選擇跟同樣魯蛇的他交往。
是呢,正因為是家裡蹲,一輩子追不到女朋友,與兄弟交往當然成了最佳選擇。

チョロ松的問題就襬一旁去吧,無論如何,只要順利取得交往同意,基於什麼樣的動機都不重要了,即便只是為了「想做愛」。


おそ松:「不過カラ松,我必須先討論一件事。」

面對おそ松忽然轉嚴肅的神情,カラ松皺了皺眉頭。

おそ松:「……做愛的時候,到底是你插我,還是我插你?」

カラ松看向認真詢問的おそ松,有些靦腆的抓了抓前髮。
他的指頭摸上對方被親吻到濕潤的唇片,感受殘存的熱度,回以了難以言喻的微笑。




六枋璟檀
2016.03.23.
http://www.plurk.com/p/ljiynn

抱歉我拖了這麼久才放上白色情人節文
最近這幾個月真的很地獄,有時候根本連一天寫100字的時間都沒有
所以本來想寫的長兄松肉文就這麼跳票了……

總之欠大家一篇肉肉 m(_ _)m
之後有基會有靈感的話再補
但因為真的忙到要吐血了,所以不敢坑何時生出來 m(_ _)m

 
2016.03.07. 圖像認證教學
拍手感謝!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