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耽美同人
おそ松さん
カラおそ/ 長兄松


24話腦補
人物OOC
請見諒



H文
好孩子不要看





宛如涓涓細流的歲月裡,我們共寢在同樣的生活空間,以同樣的頻率呼息,年復年,日復日。
一切彷彿理所當然,太過於習慣彼此的存在,以致於分別的日子是如此措手不及。



壓在他上方的カラ松喊了聲他的名字,適時打亂即將引起煩躁的思緒。
カラ松的吻延著耳廓,含住了耳垂,與他相互摩擦同樣的男性象徵。
前端的小孔在挑逗中出現透明液體,順勢下滑至股間兩側,おそ松感覺被擾醒的小穴有些按耐不住,不適的動了動腰。
「カラ松……」
他握上對方的重要處,雙唇在對方頸旁低聲催促,呼出的熱氣引起對方一陣疙瘩,カラ松須臾重重的喘息一聲。

旅館裡萬全備妥著情侶需要的潤滑液,隨著他繞上對方男根的動作,カラ松同時探入兩根指頭,經由潤滑液在溫暖的嫩穴裡輕輕攪和。
修長的指頭每深入一分,おそ松的呼息便越漸低重,然而他強迫自己壓抑呻吟聲,這是一場勝負,先臣服於慾望者便是輸家。
每一回的前戲,都是一場耐性之爭,兩人極盡所能的套用A書裡學到的技巧,想逼對方先投降。

他探入カラ松的衣內,挑逗乳首,一邊開始搓揉、套弄昂首的性器。
感覺到カラ松的慾望益發腫大,他明白對方就快被逼到極限,愉快的想像對方接下來會以如何性感的聲音求饒:「我輸了,おそ松……讓我進去……拜託……」
然而他的如意算盤未能打穩,カラ松皺眉悶哼一聲,硬生生按住他作惡搓揉的那手,阻止了おそ松的計畫。
兩人四目一對,當おそ松正想抗議時,カラ松先一步再加一根指頭探入他的甬道,深入,更深。
「等下、那裡……」被觸及到熟悉的位置時,おそ松禁不住顫慄,流瀉出細吟。「嗯、別啊……」
熟悉他性愛習性的カラ松毫不留情的朝弱點重點按壓,逗弄他的敏感處,性慾的催促下,他無法控制的將雙腿張得更開,緊緊磨蹭カラ松。
受到邀請的カラ松自然不蹉跎地貼緊上去,揚起勝利者的微笑,他在おそ松的耳旁低聲:「投降吧,おそ松。」
「卑鄙……啊……」

為什麼會跟カラ松到旅館開房間呢?

自從チョロ松找到工作後,維持的平衡彷彿被翻倒,不對秤的天秤將一邊托盤上的物品全撒了出來,像是兄弟情誼、信任、秘密等。
他以為他們會一直以魯蛇的身份生活下去,一輩子。
然而看著チョロ松的喜悅,聽著其他兄弟的祝福,原來只有他一個人是這麼想的。

「你搞什麼?所有兄弟就只有你一個人唱反調!」

那時カラ松揍了他一拳,接著把他拖出門外,所有兄弟裡也只有カラ松會在他這位長男行徑脫軌時適時的阻止他。
他被カラ松按在門前,聽著裡頭繼續囂起的歡愉聲,おそ松的目光更形黯淡。
他沒有回應問題,也沒有回視正認真凝視他的カラ松,只是淡淡說了句:「要揍就快點。」
他聽見對方不滿的鼻哼一聲,然而カラ松接下來卻不是對他動粗,反而是將他攬入懷中。
他掙紮了一會,發覺對方怎麼也不肯鬆手,索性放棄的任由對方。
「你剛揍我揍得很痛。」趁著氣氛緩和,他忍不住抱怨。
カラ松摸了摸他的後腦勺,趁著四周無人親暱的親吻他的臉頰,隨後雙唇貼著他的耳,溫柔的說著:「我們去透氣吧。」

透氣,就是來旅館翻雲覆雨的暗示。
彷彿已成了習慣,自從成年之後,每當他沮喪或煩躁時,他總會與カラ松做著非兄弟間該出現的行為──做愛。
忘記誰先起了念頭,不清楚誰先出手,他們很有默契的從未討論過這件事,更有默契的是持續進行著這件不尋常的秘密。

從笨拙的摸索,到現在能夠邊解衣服邊前戲。
令他不解的是,他與カラ松做愛時絲毫不存在尷尬感覺,宛如擁抱生命的一部分,藉由體溫觸及心靈深處。
然而可怕的是,習慣一旦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對於會否結束的那一日,就變得時時需要提心吊膽。

他擔心,カラ松總有一天也會像チョロ松那樣離開這個家。



「我放棄……」

當おそ松身子一軟,棄械地重喘一聲。
カラ松聞言抽出指頭,迫不及待掰開他的臀瓣,火棒般的陰莖迅速插入已經過前戲的甬道。
「唔……嗯……」
「おそ松的裡面好溫暖。」
カラ松滿足的嘆出一聲,肉棒享受著這一刻,不停的抽插,身體在碰撞間產生悅耳的啪啪聲,喘息聲此起彼落。
硬挺朝著敏感點不斷挺進,恨不得再插得更深,想搗得おそ松痙攣似的顫抖不已。
唯獨這時刻,おそ松會是他所獨享的哥哥。

「カ、カラ松……嗯啊……」
「我可以呼……射在裡面嗎?」
「……不……不行……」

淫靡的麝香味瀰漫開來,一波浪潮推一浪,情慾帶領快感攀上巔峰,推倒了僅存的理智,瘋狂地沉醉於做愛的歡愉。

最後,カラ松還是無視他的警告,情不自禁射在他的身體裡了。
而他自然也不客氣的噴灑在壓在上方的胸口、頸脖,甚至額頭,算是回敬。



「花這些錢開房間,還不如去打小鋼珠。」

おそ松慢條斯理的穿回上衣,平時總揚著笑容的他,此時是心事重重。
旅館房間內的電視開著六人總一起觀賞的娛樂節目,空間不到4坪,電視聲在狹小的房裡聽來卻有些空蕩蕩。

「沒辦法阿,我看おそ鬆快哭出來了,只好來這邊安慰你。」
「誰哭了啊?我只是不爽他先找到工作而已。你也是,不准比長男先離開這個家阿。」
「……おそ松,關於這件事,我反覆想了很多次。」

カラ松的話語忽然停住,沒再繼續。
おそ松好奇的回首,迎上對方凝重的雙眸,互相凝視片刻。
不需要言語,那個瞬間,他理解カラ松未訴出的話語,然而他若作沒看透、想不明白,他扯了扯唇角。

「我們回去吧。」



那一夜有流星,據說十四松許了個「一家子永遠在一起」的願望。




完結

六枋璟檀
2016.04.03.
www.plurk.com/p/lk6tex
24話真是讓人揪心
好在25話的結局恢復了一貫風格

這篇因為是當時24話想寫的腦補,所以結局就比較偏向當時以為的「カラ松也離開了」,這樣結尾了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