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耽美BL同人]
文豪野犬
太敦
2016.04.30.填完坑

H有


也許有些設定會跟原作不太搭,請別介意





「今晚,月下虎會出現嗎?」

太宰的手滑過中島敦的頰面,隨著漫不驚心的笑聲落出,唇角揚上漂亮的弧線。
少年緊張得唇齒打顫一陣,漂亮的琥珀眼眸訴說驚疑的情緒,手腕被男人箝制得發疼了,然而他愈使勁,對方便按越得愈緊。

「請放開、太宰先生……請放開我……」
男人分明聽見了,卻只是呵出一個笑音,手上的動作依舊,大概是感受到他想逃走的情緒,對方更加笑彎了的雙眼。

中島敦扯了扯唇,嘗試輕鬆一笑。
「太宰先生,請不要亂開玩笑。」
「咦?我開了什麼玩笑嗎?」
「就是……說、說什麼『跟我接吻』、『做愛』的……我是男的啊……」
「喔,你是男的沒錯,但我也沒在玩笑啊。」

中島敦,再一次因為太宰治難以捉摸的性格而慌張得不知所措。

成為夥伴還不到半個月,他卻數不出已被太宰多少個脫序行為嚇到難以言語。
每當他以為習慣了對方的詭異行徑,以為不會再驚訝時,對方便再創新招,讓他一次接著一次的跟不上步調。
也是託男人的福,讓他明白不同情況的自殺方式,儘管,『學習如何自殺』似乎沒有任何增加生活經驗的意義。

「敦君現在很緊張的感覺呢。」
下秒太宰的氣息逼近,帶著笑意的眸子在月色下透出的光澤更顯虛幻迷離,令他難以抽離視線,不由的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稍早前,中島敦提前結束訓練,他在淋浴之後未急著休息,繼續在窗檯旁翻閱著社長交給他的重要資料。
月光自透明窗外灑入內,翻閱著一頁一頁時,他禁不住視線往外。
當知道自己『月下虎』的身份時,他一度對於明月之夜感到恐懼,所幸在社長的幫助下學習了怎麼控制能力,才再度有勇氣面對月色。

「好久沒看到這麼美的月色了。」
「嗯,真的很美。」
身後無預警地出現一陣男聲,就在他沉浸於冥思時,不知何時溜進房間內的太宰早已湊到他的身旁,近距離的上下打量。
「太、太宰先生!?」
過於驚訝,沒能來得及招架有備而來的太宰,在他感覺自己的後腦勺觸碰到牆面時,雙手已被太宰按在牆上。
太宰順著姿勢湊近貼上了他的鼻端,朝他笑著眨了眨眼。

「這是……做什麼呢?太宰先生?」
「有件事需要你的幫忙。」

太宰不可能傷害他,或許正是因為確信這一點,中島敦沒有反抗,並且是相當信任對方地任由箝制雙手。

「喔、需要我幫忙的是……?」
「我剛才想到了一個新的自殺方法。」

中島敦聞言放鬆的理解一聲,他禮貌性回以一笑。「原來是這件事,這次又是什麼樣的新方法呢?」
以為會如往常那般,待太宰膩了便自動放棄,豈料這回想到的方式稍微不同,他真不該探究的。

「跟我接吻。」
「……什麼?」他聽錯了什麼嗎?
「接吻,然後做愛。」
「等、等一下!?這到底……」
「這種自殺法感覺很浪漫,對吧?」
「太宰先生,這些事跟自殺沒關係吧!?」
「當然有關係。」太宰瞇著雙眼,微笑。「我還沒試過腹上死呢。」

那是什麼?
中島敦不太明白,但自對方雙眸迸出的危險氣息,他直覺不妙。
可惜他從一開始就失去逃跑的機會。



面對太宰的逼近,中島敦嚥了一口唾沫。
還沒來得及進一步詢問,太宰開始親暱的磨了磨他的鼻尖,細吻灑落在臉頰以及唇角。
儘管他讀的書不多,然而走遍不少城鎮,見識也不算少了。
彷彿對待戀人那般溫柔的親吻他,一瞬間他幾乎要以為太宰是對他調情了,但這不該是兩人的相處方式吧。
更不可能是什麼聽也沒聽過的「付上死」。*

他所見的世面是沒有太宰豐富,但他確信這絕不可能是自殺的方式。
「太宰先生別鬧了,哈哈!別小看我,我不會那麼容易被嚇到了喔。」
他笑了笑想緩和氣氛,然而從聲音還是聽得出緊張的心情。
太宰聞言揚起唇角,「你還是覺得我在玩鬧嗎?」舌尖開始劃上對方唇的邊緣、游移挑撥一陣,隨即直接滑入唇內打轉。
中島敦遲疑片刻,生平第一次接吻,居然是被男人舌吻,甚至覺得舒服。
他想欺騙自己舌頭糾纏是錯覺,卻無法抗拒的繼續任由對方索吻,感受比想像中更綿密柔軟的親吻,陶醉從未想像過的登峰造極,彷彿時間靜止。
直到他因為暈眩而發軟,太宰才收起這場吻,同時放開箝制的雙手,扶住對方滑下的腰。
身子下秒騰空,太宰將他抱到柔軟的床上,接著一一解開他的釦子。

先親吻頸部,再輕咬鎖骨。
這身子過於纖瘦了,太宰心疼的吻過每一吋,宛如燎原中被點燃的火苗,一一擴散。
一連串的吻讓中島敦飄飄然,他納悶道:「太宰先生,這就是……付上死*嗎?」
「還不算是,這只是前菜。」太宰的十指刷過他的髮,安撫著懷中的好孩子。「到你銷魂到欲仙欲死時,才有可能成功喔。」太宰附在他的耳旁,輕聲低語,呼出的熱息令敦禁不住泛起疙瘩。

待襯衫釦子全被解開,吻一路往下,親吻可愛而害羞的乳首,更加不克制的挑逗從未經人事的少年。
酥酥麻麻的感覺自被含住的乳頭處傳來,敦忍不住細吟出聲,舒服的攀上對方的肩膀。
男人須臾解開他腰上的皮帶,扔開束縛,迅速握住重要部位,指頭溫柔的搓磨著,來來回回,令中島敦禁不住震顫。
「嗯、這……太宰先生……嗯……」
「我說過,很舒服的吧?」
中島敦點了點頭,他喜歡太宰挑逗他下身的溫柔撫摸。
強烈的性慾開始刺激全身感官,隨著對方揉捏私處的動作加重,少年的體溫逐漸升高。

情慾漸次侵蝕中島敦的思考,想抗拒不斷攀升的異樣快感,然而柔柔軟軟的推阻卻成了欲迎還拒,挑撥男人努力控制的理智。
「敦你阿……」太宰禁不住嘆息。「比我想像中的更會誘惑男人呢。」
中島敦似懂非懂的搖了搖首,他的臉頰泛著紅暈,額上有一層細汗,雙瞳因為分身獲得了快感而顯得迷離。
太宰舔了舔沾染著少年液體的指頭,邪魅的瞇緊雙眼。
「我本來想多做點前戲的,但是……」
他俯下身,一手摸向羞澀緊張的菊穴摺口處,低喃。「你讓我快要無法忍耐了。」
長指深入甬道,迅速抽動幾回,忽然有異物闖入,令敦失措地欲閃躲,卻被強勢再度壓緊。
「不……太宰先生……這樣好奇怪……」
「明明把我的指頭吸得這麼厲害。」太宰微笑。「敦真是可愛呢。」
指頭淘氣的在敦的體內攪動,有技巧的擾醒少年的生理慾望,敦在逗弄下不停呻吟,沒料,情慾下聲音也能如此純淨,悅耳得彷彿清晨的初露。
逐漸沉醉在慾望的少年溫順的在他身下喘息,一舉一動撩撥太宰的情慾。
太宰低嘆,下腹騷動的窒息感幾乎快擊潰他,他從未如此強烈的想要一個人,甚至是一名看似乳臭未乾的少年。

依據經驗,前戲應該再仔細一點,然而腦海裡鼓譟著「想要把少年佔為己有」的聲音,逼他屈服於渴望,太宰迅速抽出那三根指頭,同時解開自己身下的束縛。
火熱一瞬間彈出,抵住了少年可愛的穴口。
太宰朝他溫柔低語。「我要進去了,敦。」
中島敦聞言輕輕逸出一氣,儘管不太明白即將發生什麼事,然而方才指頭在他體內所帶來的舒適感令他眷戀,忍不住磨蹭男人,希望對方再給予。
像小動物那般撒嬌,可愛到讓男人理智崩潰。
「天……」太宰感嘆一聲,他沒料月下虎根本是誘惑男人的小搗蛋,無法再按耐慾望的將性器深深埋入對方體內。
少年的身體裡既溫暖又柔軟,包裹著他的性器,無與倫比的熱度逼人瘋狂,陽具強勢的侵入柔嫩肉壁,猛烈的抽動起來。
「你的體內……比想像還棒啊……」
「……嗚……太、太宰……不……」
中島敦因為痛覺而哭泣,須臾太宰吻去他的淚水。
肉棒在少年的體內規律的抽動,歡愉自結合處攀爬到四肢。
強勢的索求參雜快感,痛苦與甜蜜的感官交雜。
「嗯嗯……啊……」
求饒聲逐漸轉為呻吟聲,無助地在他身下喘息。
慾望掌握一切思緒,穴壁也逐漸接受男根的抽插,收縮著,開始迎合男人。「啊……」
太宰一次一次抽動的摸索著,直到撞擊到某一點時,中島敦忽然高吟出聲,整人顫抖不已,攀在他腰間的雙腿夾得更緊。
太宰明白那是能逼少年瘋狂的致命點,愉悅的舔了舔唇角,持續撞擊他的脆弱,彷彿波濤拍打岩石,一陣一陣的浪潮。
中島敦的身子被折成勉強的角度,那一夜不停的在抽插中呻吟與哭泣。
少年的液體在慾望中噴灑到兩人的胸腹,未久,男人也在他體內噴灑出同樣的濁白。

中島敦身子一軟,雙腿無力的垂放到床上,以為如釋重負的深深喘了好幾口氣。
豈料太宰治卻再度壓了上來。
「還沒結束呢,少年。」
「咦?……可是……」
「我想要的是『腹上死』啊,現在還沒成功喔。」

那夜,單純的中島敦不會明白,要奉陪太宰到精盡人亡的地步,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更遑論太宰找到希望獨佔一輩子的寶物,又怎麼捨得死呢?
他更不明白,為何太宰愛上了這種死法,接下來的夜晚裡總要他陪著。

事情的真相在半年後經由亂步先生等人的午茶閒聊時,他終於明白了。




完結

by六枋璟檀
2016.04.30.
完坑的感覺真好
動畫芥川出來了,期待4角戀

http://www.plurk.com/p/lltboq

*「付上死」是因為敦不知道腹上死,所以那邊不是粗心打錯字:D
 

2016/04/26
[機動強襲室]動畫04黑騎跟瀨名的堅情!!!!!!!!!!!!!!!
2016/04/27
[終結的熾天使] (漫畫41話的妄想)米優-監禁

拍手感謝!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