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耽美BL同人
小松
長兄松/カラおそ

最親愛的兄弟

R17




這是一週前的意外事件。

おそ松一拉開房門,便看到自己的兄弟正握著下半身的寶貝打手槍。

原本並不是特別值得留意的事,六個兄弟一同生活在一個房間裡,看著A書或者DVD時總跟著發洩一把。
起初還會遮遮掩掩,當時チョロ松曾經因為被他發現洩慾畫面而惱羞成怒地鬧冷戰。
一次兩次的意外,久而久之,兄弟間逐漸坦然的聊起這話題,甚至會定期分享各自偏好的色情刊物。

男人發洩生理慾望很正常,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兄弟又是如此親密的存在。
然而,握著寶貝低喘時手上拿的卻是他的照片,這似乎就不正常了。

おそ松冷靜的看著掉落在榻榻米上那張自己的照片,儘管是六胞胎,他不至於認不出自己。
照片上是一如既往純粹的笑容,上面卻沾染著混濁的男性液體,他就這麼靜靜的望著、思考著。

相對於他的冷靜,驚慌失措的カラ松漲紅著的一張臉,趕緊將已經軟下的男根塞入褲內,張了張唇地想解釋些什麼,卻在發出一兩個音後緊張地閉上唇。

這並非カラ松第一次想著おそ松來發洩,然而平時全是靠想像,安全的把秘密埋在內心,沒料今日翻找物品時意外發現這張舊照,望著出了神,下腹一熱,一時大意就看著照片洩慾了起來。

「カラ松。」
兄長認真研究沾上精液的照片之後,揚起招牌笑容,問道。「你剛才是看著我的照片自慰嗎?」

除了おそ松,大概不會有人在這種尷尬狀況下還能笑談了。
カラ松遲疑地抽了抽唇角,該順勢道出秘密嗎?
倘若把他的告白當笑話還是小事,怕的是其他變數,對方是おそ松,存在太多難料的發展。
再三衡量後,他選擇比較保險的作法。
「一場誤會,兄弟,you know……」
カラ松支吾的解釋,以為自己能順利打發眼前的笨蛋兄長,卻在對方專注視線下,身體再度燥熱起來。
「我剛只是想著AV女優來魯的,照片則是……被風吹落的……」
連自己都覺得處處破綻的謊言,即便是おそ松也不可能信的吧?
特別是,在おそ松拉開門的那一瞬間,陷入情慾的他一邊動作一邊喊著「おそ松……」,手上也穩穩的拿著照片,這一幕他可是記得比對方更清楚。

但幸虧おそ松是被稱作奇蹟式的笨蛋!

「……欸?可是……」おそ松納悶地再看看照片,卻沒有反駁漏洞百出的解釋。
カラ松心虛的看著地上滴落的精液,感謝おそ松沒有發覺的同時,思考何時是收拾場面的時機。

「什麼嘛,我還以為カラ松暗戀我,害我開心一下呢。」
「……哈哈……兄弟之間說什麼暗戀。」
カラ松還在咀嚼這句話有沒有另外含意時,おそ松已經坐到他面前,同樣的臉龐在他面前揚著難以言喻的微笑。
カラ鬆浮出不安的感覺。
「……おそ松?」
「我也想試試看。」
「什麼?」
片刻,おそ松趁他不留神時拉下緊抓著的長褲,情急下沒能好好清理的性器就這麼再度露了出來,上方仍殘留不少混濁的體液。
兩張一樣的臉,一個驚奇的睜大眼,一個面紅耳赤的大吼出聲。「お、おそ松!你、你想做什麼!?」
尷尬的カラ松想再度拉回褲子,卻被おそ松阻止。
「等一會嘛,カラ松。」
「你先先先先先放手!」
「我也想要啊。」
「想要什麼啊!!!?」
「剛剛カラ松的表情看起來很舒服,我也想做點色色的事啊。」

片刻,カラ松停下所有動作,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兄長。
果然是不能用正常的思考來預估おそ松的行動。
但顯然已經沒有時間勸阻對方,おそ松很快摸上了他的分身的挑逗起來,被おそ松這麼一碰,カラ松的下腹一窒,慾望與理智開始交戰。
大事不妙。
おそ松若再繼續挑逗,恐怕他下一秒就會忍不住壓倒對方,他可沒自信能在這種情境下還能把持住。

「おそ松,不要害我……會忍不住的……」
「那就不要忍啊,趁他們不在,就咱倆兄弟一起舒服舒服吧。」

就咱倆兄弟倆一起舒服舒服。
多麼勾人心魂、引人進一步犯罪的邀約!
須臾開始上演夢境裡常出現的場景,おそ松握著他的性器,他也同握住おそ松的一起磨擦,一起體溫升高。
おそ松的氣息就在近距離,他留意到おそ松的鎖骨前滑落一滴汗,目光再往上,覺得兄長垂著眼睫喘息的畫面充滿情色,空氣裡瀰漫的淫靡氣味彷彿催情劑一般,誘使他跨出界限,忍不住吻了上去。
意外的,おそ松沒有阻止他,或許是手上的動作已逼得他無法再做其他思考,也可能是沒有意識到那是帶有曖昧意思的吻。
隨著おそ松在他耳旁逸出的呻吟聲,カラ松在悶哼一聲後,不意外地先噴出一片濁白。

おそ松的臉龐被他的精液沾染上,起初愣了愣,用手背擦了擦臉,觀察好幾秒,接著不滿的瞪向他。
「カラ松,太詐了!不是應該一起射的嗎?」
「……抱歉,我沒辦法控制。」カラ松有些愧疚,然而面對早已心心唸唸的おそ松,這位早已在想像中被他做過好幾輪的對象,カラ松自認已經夠冷靜。

「可惡!害我情緒都被你打斷了!」
「總之對不起……」
「不管,再來一次!」
「再來?!抱歉,我今天沒辦法了。」畢竟在這個時刻之前他可是早已經獨自想著おそ松而高潮過了。
「你害我沒射成功啊!カラ松,你要負責!」
「我用手幫你,但麻煩你不要再摸我那──等、真的不能再摸它了!」
「不行,只有我一個人爽的話,那還能稱為兄弟嗎!?」
「拜託你不要總是在奇怪的地方執著兄弟這檔事!おそ──」

不行了,忍耐已到極限。
肉棒在おそ松刻意磨擦下又硬挺了起來,偏偏當事人還在執著一些雞毛蒜皮的事,非要拉著他激盪出另一個高潮。
おそ松這混蛋完全不懂他的煩惱!
カラ松咬牙,忽然一個使力,握住おそ松的兩隻手,毫不浪費空檔地將他按倒在地。

「你這傢伙煩惱的事情明明就無所謂!我這邊可是忍耐得很痛苦啊!」
「你……你幹嘛生氣啊?」
向來被認為脾氣好的カラ松為了什麼而生氣?
カラ松冷笑,當然是這個笨蛋逼的。
「你最好做好覺悟,おそ松。」

再繼續高潮,恐怕要榨乾了。
他若就這麼精盡人亡,做鬼也不會放過害他如此痛苦的おそ松。




希望有續

by六枋璟檀
2016.05.22.

https://www.plurk.com/p/ln64g6

おそ松你放心,カラ松會負責的,就是精盡人亡也會負責的。

因為最近很忙,就算有續,有很大的可能也是兩個月後才蹦出(趴地)
也因此本來想標上01的,怕填不了坑,還是等有續的時候再寫02好了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