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東離劍遊紀]
凜雪鴉 & 殤不患
清水向,凜殤 / 殤凜 ←我還未參透

妄想有
與原作有出入

<上錯床> 小短文




綿綿細雨連續下了三日,此時才稍微止歇。
殤不患抬頭一望,微弱的燈火連星空也無法明見,月仍藏在烏雲內,漆黑罩頂,風聲簌簌,空氣中透出詭譎不安。
殤不患見多識廣,自是早經歷大風大浪,即便玄鬼宗此刻自暗夜裡襲來,赤手空拳也不足畏懼,陰晦暗夜自是影響不了情緒。
他洗了一身淨,揉著僵硬的肩膀往客房邁步,不過行三步便嘆了口氣。

白日再度被「鬼鳥」陷害,被迫應付一批糾纏上來的玄鬼宗及一名高傲的紫髮女人,豈料到了夜晚仍不得安寧,那位不對盤的「鬼鳥」竟與他配到同一房,這可是遠比對付找碴的傢伙更令他頭疼。
若非夜已深,時近佳節,附近難再找到有空客房的客棧,他絕對不願妥協。
怪哉!再難纏的對手也不曾困擾他,偏偏鬼鳥輕易就能影響他的情緒!

「兄臺看上去挺累的。」
一入房,凜雪鴉見他疲累的揉著肩膀便含著笑調侃,他坐在窗台旁抽著菸斗,卸去了髮飾,銀白色長髮流瀉,在燭火前異常奪目。
非常俊美的男子,只可惜殤不患已沒有心情欣賞,他省去了回應,直截往床上一栽,他是累壞了,準備討個好眠。

「殤兄,能否麻煩睡裡面一點?在下等會也必須睡在這張床上。」
「嘖!床就這麼小,不然讓給你好了,我睡地板。」
「哎?殤兄為了護印師如此奔波,想必身心俱疲,怎能委屈?要是讓你全身痠痛,在下可就成了罪人。」
「好意思說,會這麼累不就是你害的嗎!!!」殤不患哀嘆的反諷,已累到毫無鬥嘴的動力,眼皮十分沉重,隨即側過身,四肢放鬆未久便出現鼾聲。

凜雪鴉笑瞇了眼,覺得這人有意思極了,白日時如此戒備,此時卻意外的鬆懈,若真發生夜襲,恐怕任人宰割。
是真的累壞了,或者,是因為他同在一寢,才敢放膽入睡?
若是後者,表示他已被視為夥伴了吧,凜雪鴉含笑抖了抖菸斗,無論如何這幾日確實多麻煩到殤不患,即便是他也有些過意不去。
他勾起絕美的笑角,朝熟睡中的殤不患抽了一口菸。
「那麼,就讓你安安穩穩的做個好夢吧,算是賠禮。」





這是要放CWT43小報的一部分
原本計畫是還想寫其他CP一則小短篇的
不過現在發現字數超過預期了(猶豫)
by六枋璟檀
2016.08.01.
https://www.plurk.com/p/lrgz5h

原本名稱是<相識即是有緣>有太太建議我用<上錯床> 我喜歡,所以我就改了哈哈哈~~H會不會有要等參透會走向 凜殤 或 殤凜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