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上)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江雪左文字時常嘆息,傳聞他會為了不幸在戰場下犧牲的性命而哀傷,亦有傳聞他為了結束一切戰事能化身為惡鬼修羅。
但那都是傳聞。
太郎太刀初次得知江雪的傳聞是在次郎酒醉閒談時,那時他還不認識江雪,連在長廊上都未曾碰過面,聽著聽著,當下即對這人充滿好奇,究竟是菩薩或惡魔?

他第一次與江雪交談是在一次遠征裡。
兩人頭一次被編入一個小隊,當時他見識到了江雪戰無不勝的強悍,也見識到了江雪夜晚低喃的悲嘆,並非慈悲或殘忍就能簡單描述這麼一個人。
那時,被江雪深深吸引的他不由得上前攀談,起初純粹是想認識江雪左文字,想理解他嘆氣的原因,想瞭解看似冷漠的面容裡藏著什麼樣的情感。

在那之後他時常與江雪單獨相處,共同書畫或吟詩,偶爾,他也會帶江雪到現世,讓他親眼觀察和平的時代。
他希望江雪放鬆心情、發自內心地微笑,在他察覺到之時,他已然喜歡上了江雪。
曾幾何時,從「想跟這個人做朋友」的心情轉變成「希望他能幸福」,甚至是「希望自己能讓他幸福」。

兩人過甚親密的互動很快被傳遍開來,連審神者也認為兩人情投意合,刻意幫他們將房間調整到隔壁房。
然而,眾人詢問太郎太刀關於兩人的關係如何時,太郎總是笑而不解釋。
繼而詢問江雪時,沉默不回應的態度更令人撲朔迷離,直到這件事被其他的八卦蓋過之後,兩人才總算是耳根清靜些。

「好陣子沒有這麼悠閒的喝茶了。」

太郎啜了口茶,發覺江雪欲言又止的盯著他。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太郎多少能從他變化不多的神情裡察覺到真正的情緒,此時並非往常煩憂亂世的哀傷,而是有些意料外的緊張羞澀感,他沒料想到能見到江雪這樣可愛的神情。
他試探道:「你看起來有心事。」
他深深的凝視讓江雪更加窘迫,江雪抿了抿唇才謹慎問道:「我們……在交往嗎?」

對於世間情愛,江雪懂得多少?
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江雪純粹如雪,柔柔軟軟的,看似冰冷實際上一觸碰即融於指尖。
他不敢奢望江雪同他一樣為對方傾心,他更不願嚇著了江雪。

太郎太刀溫柔道:「你認為呢?」
江雪左文字:「大家都說我們是,連宗三也……」
太郎太刀:「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認為呢?」

江雪聞言抿了抿唇。
太郎微笑,先表明立場。「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是。」緊接再道:「但如果你不願意,我們就保持這樣,好嗎?」

江雪神色複雜的與他對視,像是鬆口氣也像是更加煩惱。
事實上,太郎太刀並不急著尋求答覆,也不著急要江雪接受他。
他為江雪重新添過一杯熱茶,當他把新茶遞到面前時,垂著首的江雪正緊張的抓緊衣角,不敢與他對視,由於皮膚白皙,羞澀如同雪地裡的白梅,遍地艷紅。

良久,才聽江雪細聲低語:「我不知道所謂的『交往』要做些什麼才行……」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好久沒寫這對了 (開心)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之一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中)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如他所料,江雪不曾與人交往,平時也不太留意週遭生活事物,對於情愛的理解會比一般人來得慢。
他輕輕握住對方緊張的雙手,解釋著:「先保持原來的互動方式就好,再順其自然的改變,毋須煩惱。」
聞言,江雪怔了怔,他感到訝異。「可是……既然是情侶,不需要做些特別的事情嗎?」

「是的,現階段不用,這樣就夠了。」

溫柔的太郎太刀,不曾勉強過他。
江雪望見對方笑容的瞬間,明白了一件事:太郎太刀又在配合他的步調了。
儘管他對於情侶的互動只有粗略概念,也清楚不可能止於喝茶閒聊而已,恐怕正是因為他不夠理解情愛之事,才沒有對他提出需求。

翌日,太郎太刀帶領小隊出戰,他在三日之後也隨著另一個小隊出征。
雖然兩人確認了彼此心意,在那之後卻完全沒有機會相處,無法再次深談,他滿腹心思就這麼沉甸甸的堆積著。

約莫半個月後小隊凱旋回到本丸,然而太郎太刀仍未歸來。
江雪在經過太郎太刀的房間時駐足一陣,望著一片漆黑的房間,那一晚感覺額外冷涼。
獨自一個人泡茶,獨自一個人翻閱古籍,儘管宗三與小夜偶爾會來他的房間,他仍覺得空蕩蕩的。

再過了半個月,太郎太刀的隊伍平安抵達,他還未接到消息,太郎太刀已先到他房裡,一拉開門便被太郎太刀緊緊擁住。
「江雪,我很想你。」
溫柔的嗓音在他的心湖裡盪漾出漣漪,心頭小鹿亂撞,他更加確定了,太郎太刀在他心裡已經有著特別的地位。


許久未曾享受兩人的午後時光,江雪挑了太郎最喜歡的茶葉,併坐享用宗三提供的點心,一如往常那般的輕鬆交談著。
看似未變,江雪對太郎的想法卻悄然改變,太郎不在身邊的這段時間,他反覆思考兩人之間的關係。
他很清楚他若不願意有更加親密的舉動,太郎太刀也會接納他的決定,壓抑自己的想法,但這是他所不願見的。
所謂的情侶,自然希望能做些對方開心的事。

「江雪,有心事?」
太郎太刀察覺他的分心,江雪搖了搖頭,忽然鼓足勇氣湊近對方的唇。
那是個不確定試探性的吻,在太郎太刀未做回應之前,他再覆上一吻。
他以為太郎太刀會喜悅接受,未料卻是一臉詫異,與宗三假設的情況全然不同,這令江雪皺起眉頭。「我聽說情侶都要做這種事的。」

太郎太刀聞言才回神,有些害羞的撫摸著自己的唇,儘管兩次親吻都如蜻蜓點水,他已經滿臉通紅,他趕緊追問:「這難道是宗三的建議?」
「對。」
江雪靜靜的說著,儘管與他接吻了,卻仍如冰雪那般未有情感起伏,這也是他常被誤會冷漠無情的原因,然而太郎很清楚純粹是江雪不擅長表達情緒,他所認識的江雪可是他人所無法想像的可愛。
此時此刻,依他對江雪理解,該是因為江雪已察覺到情感因此才想做些改變吧。
明白江雪越來越在意他,他自然是遠比起打勝戰更加喜悅。

「宗三還說……」江雪頓陣。「要你教我怎麼做愛。」

太郎太刀苦笑。
宗三阿宗三,刻意設陷,並且要他收拾局面嗎?!
他對江雪當然有性慾,他只是不願勉強江雪迎合他的需求,因此即使只限於精神上的戀愛也很足夠。
他嘗試安撫江雪。「江雪,不用急著這種事,現在的相處方式就很愉快了。」
江雪凝視著認真想勸阻他的太郎。
太郎太刀沒有出現宗三所言『喜出望外』,反而是一再推阻,這令江雪有些失落。
弄巧成拙了嗎?他低聲道:「但你完全沒有教我的念頭吧,我雖然不太懂,但我很清楚情侶之間不可能只是喝茶牽手的。」

太郎太刀正面臨棘手的問題,當心儀已久的人主動邀約床笫之事,如何拒絕?
再不逃離此地,將無法懸崖勒馬,他很清楚卻無法移開江雪的視線,他更不忍見江雪流露失落的神情。

「還是說,太郎你其實不想碰我?」
「不是,真的不是。」
「那麼請你告訴我,情侶之間除了親吻之外要如何增進感情。」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09.
我又爆字數了,只好再分一篇。。。
https://www.plurk.com/p/lry0te





30題挑戰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下)

耽美同人 / 刀劍亂舞
太郎江雪

如與原作有衝突還請包涵


R18有
不能接受者請離



他一直按耐的渴望一旦越界,就不可能再把它困在心籠裡。

那瞬間的凝視勝過千言萬語。
太郎輕聲道:「等會你若覺得不舒服,告訴我,我會停下來。」
髮絲觸碰到頸子時令江雪有些發癢,他縮了縮肩膀,似懂非懂的點了頭,揣想得到結果,只是腦海裡無法勾勒出詳細過程。
「不要緊,照你想做的去做就好。」
「江雪。」太郎捧起他的臉頰。「比起我自己,我更想讓你覺得舒服喔。」

正值黃昏之際,暖陽鍍在江雪淡然的面容上,為他的神色增潤許多,甚至太郎一時恍惚,認為見著了江雪羞澀的神情,迷戀的親吻上去,那吻猶如晨露般甘甜。

江雪感覺到心悸比往常厲害,他向來不過多的情緒,即便面對眾多敵方依然臨危不亂,但此時卻有些緊張,這對江雪而言是相當陌生的感覺。

唇辦反覆吻合,如蝶尋蜜那般流連忘返,難以止歇,太郎忘情的探入唇內,纏捲彼此的舌。
濃情密意的吻令江雪有些招架不能,他才呼出一口氣,片刻再被熱情的吻了上來,一遍一遍的吮吸、頂壓,直到江雪被吻到腰間有些酥軟,太郎太刀順著氣氛將江雪壓下,迅速解開腰帶,一手撫摸纖瘦的腰身,一手摸上江雪的私密處,掌心開始摩擦沉睡的分身。
「……太郎,等一下……」
從未被人碰過的江雪有些疑慮,下半身被一個男人握住,即便對方是信賴的太郎太刀也無法習慣,他的不安迎上太郎溫柔的視線。
「非得碰那個地方嗎?」
「這個……是進行床事的一部分吧。」太郎慢條斯理的解釋著。

或許是因為江雪對這方面不太熟悉,儘管他確實是按照江雪所央求才行動,此刻卻有些罪惡感。
這大概是想像與現實的差距,即使做好與男人做愛的覺悟,實際面臨場合時不一定真的能接受。實際上他比江雪更希望能與對方合為一體,然而江雪若無法接受男性之間的撫摸方式,他現在還保有理智能打住,趕緊離開後找個地方處理便成。

江雪望著他在內心衡量,良久後泛起羞澀的紅暈,有些吞吐的回著:「我……明白了。」
看樣子是接受他繼續進行親密行為。

太郎喜歡看江雪出現害羞的情緒,尤其是為了他而害羞的情況,這算是佔有慾吧。
一想到只有自己能讓江雪露出這般神情,便喜上眉梢了起來。

「江雪,我好想快點進入你的身體,跟你結合……但是我太急的話,會把你弄壞的,所以需要一點步驟。」
他在江雪的耳旁低語,充滿磁性的嗓音令江雪更加滿臉通紅。
「……嗯,反正……我相信你。」
「這麼信任我,反而有點罪惡感。」

兩人身材有明顯的差距,太郎怕弄疼了江雪,儘可能的放輕動作。
江雪縱然不明白為何須先磨擦私密處,仍是將自己交給了太郎,他的遲疑很快被磨擦帶來的快感蓋過,當粗礪的指尖婆娑在菁身時,彷彿被下了怪異的藥水,體內有股難以壓抑的慾望正逐漸擴大。
「太……太郎嗯……」
隨著太郎的速度加快,酥酥麻麻的感覺開始爬竄全身,侵蝕他的思緒,讓他無法再做多餘的思考,僅能依照太郎的觸摸而反應。
江雪渾身顫抖,雙眸漸漸迷離,向來禁慾的他難以招架被喚出的慾望,他只能試著不發出淫蕩的聲音。

糟糕了,感覺完全超過他的想像。
江雪有些慌張,自知快無法保持原本的自己了。

分泌出的黏稠物沾染太郎的整個手掌,江雪這次沒有勇氣去問方才他解放的是什麼液體。

「我真的很喜歡你為了我而臉紅。」
「不要看。」江雪皺起眉頭,覺得肯定失態極了。
「很好看的,真的。」
太郎不蹉跎的將他的雙腿分開,他用方才沾染液體的手持續摸索到後方的蜜庭。
江雪怔了怔,還未得及詢問,太郎的指頭已深入他的體內。
「啊啊……」情慾發酵中不小心流洩了幾個音,他感到羞恥的按住自己的唇,同時太郎再插入一根指頭,指頭在甬道內攪動帶來了異樣感,不由得弓起身子,過瘦的腰身呈現誘人的弧線,彷彿一折便斷,深怕稍微一用力,便會弄壞了江雪。
他將江雪的雙腿放在他的肩膀上,硬挺的火熱只是緊貼著穴口就令江雪顫抖不已。

慾望逼得江雪無法冷靜思考。
這裡不是戰場,無法以戰術決定輸贏,對江雪而言,是全然未知的領域。
他無法理解被太郎碰過的地方為何如此難耐,似乎正渴望太郎再多點觸摸,他不清楚他想要什麼,但他直覺太郎能夠幫他消解燎火般綿延而生的酥麻感,他只能無助的望著太郎。
「太郎……快點……」
江雪陷入慾望的失神模樣令太郎艱澀的嚥了一口水,太郎不再猶豫,悶哼一聲後硬挺的碩大進入了渴望已久的身體。
「嗯……啊……」
火熱的慾望在甬道內抽動,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撞擊,江雪纖瘦的身體隨著劇烈晃動,聲音因為撞擊而片片段段地發出碎音。
「啊啊……哈……」
曖昧而濃重的喘息聲正環繞彼此,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聲音,只要太郎一個抽動,他便發出難以想像的呻吟,太過羞恥,他立即咬住自己的手,試圖蓋住聲音。
「……唔……」
「江雪,沒事的,我想聽你的聲音。」
太郎在他耳旁低聲安撫,在當下淫色歡愉的場面下,溫柔的嗓音是催促劑,令江雪更加難耐渴望太郎的慾望,他不停的晃著腦袋。「……太羞恥……」
他害怕陷入慾望的自己會在對方面前盡出糗態,深怕拿捏不好,被太郎認為他太淫蕩。

「這裡不是戰場,沒有輸贏的問題。」
「……但是……」
「請讓我聽你的聲音。」

太郎將他的手拉往自己的頸背勾著,彼此緊緊擁抱,江雪再無法藏住呻吟,無助的跟隨太郎的動作而掀起激情的狂瀾,一同沉淪於對彼此的情慾。
太郎在他的身體內抽動,自己也隨著太郎的律動而呻吟,彼此正以最親密的方式,把最深刻的一面坦露出來,結合為一體。
在慾望的浪潮中,有著不需言語的默契,此時此刻,彷彿靈魂深處彼此交融。



江雪醒來之際已是半夜,一睜眼便見太郎溫柔的抵著他的額頭,四目交接時回憶起方才在對方懷抱中喘息的景況,江雪不禁臉紅到耳根。

「身體會很難受嗎?」
「餓了餓?」
「有點不放心你,今晚我留在這裡,可以嗎?」

太郎太刀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疲累的江雪只能搖頭或點頭來代替回應。
望著對方一會擔心一會放心的神情,江雪覺得心裡頭流竄著暖意。
身體有著白芙蓉香味,衣服也被換了一套,想必是太郎已替他清潔過。
好像夫妻一樣,望著想餵食他的太郎,江雪不由得萌生此念頭。

江雪向來習慣獨自一人的靜謐夜晚,握著佛珠冥思才能從殺戮的記憶裡保持自我;然而今晚,他察覺與太郎相倚的夜晚裡,心靈更為平靜。
他不禁朝太郎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春雪的初融,冰水落於湖面,逐漸泛開的漣漪在月夜下波光粼粼,成為最美的風景。




完結

六枋璟檀
2016.08.16.
每完坑一個故事我都要感謝老天一下XD

我總算讓這對有個H了
希望製作中的刀劍動畫裡,太郎跟江雪也都能出場!!!

https://www.plurk.com/p/lsf4ik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