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耽美BL同人
靈能百分百


龍套x靈幻 (茂靈) (モブ霊)
微酒窩靈


師徒(1)

茂夫成年20歲大學生設定 (20x34)
* 妄想多

這篇當然不是聖誕賀文(時間也差太遠)
只是想用這個梗當開頭而已
((((希望這篇故事不會到聖誕節才填完坑(合掌)))))







「同志婚姻法制化的不可行」
雜誌封面斗大的標題引起靈幻的留意,他若作自然的翻了幾頁,雜誌裡有幾位鼎鼎大名的博士高談闊論,分析日本社會普遍的保守風氣與全球化衝擊下的文化衝突。
重點幾乎圍繞在同性戀在社會上難以立足以及如何靠醫學治療的話題,靈幻大略掃看後覺得索然無味的放回雜誌本,取回店員為他加熱好的便當後離開了大排長龍的超商。

他在雨幕裡沿著熟悉的路程漫步,剛結束一份委託,正準備悠悠閒閒地回工作室。
由於是聖誕節日,沿途擦身而過的人群比往常多了兩倍,特別是成雙的情侶更是佔據街頭的大部分空間,光是等待紅綠燈的人群裡便超過一半都是情侶。
真是青春阿。
靈幻有些慨嘆的看著這群學生情侶,而他早已經脫離甘甜的青春時代許久了。
儘管老家常傳來催婚的訊息,然而他尚未有心情去尋找能讓他悸動的女性,工作忙碌是說服家人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則足以他感嘆人生失敗。

綠燈亮起,當他邁開步伐時留意到對面街道上有熟悉的人影,是他的得意弟子影山茂夫,事情常常就是這麼巧,腦海裡才回憶起某個人,當事人便映入眼簾裡。
茂夫垂首時黑直髮幾乎遮住雙眸,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他的前方有一名長髮的可愛女孩,有點像他的初戀小蕾,正笑著靦腆地拉著茂夫的手臂。
靈幻嗅到戀愛的味道,伴隨著店家傳來的聖誕音樂,兩人幾乎融入了節日氣氛。

他一步一步越來越靠近,並在離茂夫幾步距離之處觀察他們一陣,但他不打算喊聲。
他刻意朝另一個方向前進,避開了被茂夫發現的可能。


「為什麼你要刻意繞遠路?靈幻,不跟茂夫打個招呼嗎?」
「那你又為什麼刻意要跟上來?小酒窩。」


小酒窩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自顧地接著道:「那女孩正在告白呢,我怎麼能打擾?雖然不是小蕾,茂夫應該也很開心吧。」接著自身後飛到他的面前。「你的弟子現在在學校很受歡迎喔,羨慕吧!」

靈幻有一瞬間遲疑,往常他肯定會對此自豪,此時卻是思量一陣後才笑著露出身為師表的驕傲神情。
「這是當然的吧!既然是我靈幻新隆的徒弟,一定會受歡迎的嘛。」

小酒窩當然沒有錯過那剎那的猶豫,若有所思的望著靈幻的背影,忽然閃出狡黠的目光,繼續尾隨著靈幻的腳步跟了上去。





三日前,靈幻因為熬夜查資料而精神不濟,趁著午後沒有任何預約,關上了工作室在沙發上好好地補眠。
迷迷糊糊之中,他感覺上方有人接近,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時發現茂夫正壓在他身上,與他僅有鼻息距離,彷彿下一片刻就要接吻。
頃刻間他從身體上承載的重量意識到茂夫真的成年了,健碩的身材歸功於肉體改造社,身高也早已超越他,望著年輕又益發帥氣的茂夫,他有些恍神。
「那個、我……」茂夫緊張到有些結巴,即使是大學生了,口才仍不太流利。
兩人之間的曖昧距離近到只是呼出幾個字便有灼熱的氣息在打轉。「我只是想幫師父蓋個被子……」
他趕緊退了開來,滿臉通紅的坐到一旁。
該是很平常的師徒互動,然而靈幻卻也跟著耳根發燙了。


「龍套,你不是應該在上課?」
「今天下午沒排課。」
靈幻仍不時混雜龍套還是中學生的記憶,總忘記大學的上課時間比較彈性。
初中時,茂夫會極力爭取參與社團,他們倆自從達成共識後,靈幻便不再過度限制茂夫如何運用時間。
高中時,茂夫有升學壓力,靈幻讓他的打工時間更彈性。
按照一般孩子的成長過程,大學更應該是體驗多采多姿生活的開始,然而茂夫卻反常的比以往更常來到他的工作室幫忙。

他們相處的時間變多了,這之間靈幻發現一件不尋常的事,茂夫注視他的目光比往年更強烈,眉目藏有更多的話語,那已不再是純粹的憧憬,而是夾雜著青澀與酸甜的愛戀。
他不該發現這件事的,因為在發現茂夫情感的同時,他也發現自己埋在心中已久的心情。

「師父,你有沒有喜歡的人?」
他們各坐在沙發兩邊,茂夫的聲音細如蚊,靈幻卻聽得很清楚。

茂夫是他看著長大的孩子,他不忍傷害,但更不忍讓茂夫邁往辛苦的人生道路──同性戀在社會上生活會被歧視的。
他們彼此吸引只是一時錯覺,他這麼說服自己,也想這麼說服茂夫。
於是,他再一次欺騙了自己的愛徒。
「有阿。」靈幻笑了笑。「就是上次的相親對象。」

只要彼此保持適當距離,一切就會回歸正常。





「靈幻,這種難得的日子,不是應該休息嗎?」
回到相談室後,小酒窩化成了人類模樣坐在身旁,外表看起來就是個西裝筆挺的菁英份子。「聖誕節一個人在這邊吃便利商店的便當,不覺得有點可憐?」

靈幻擦了擦唇,哼了一聲。
「做什麼沒事跟年輕人在外面擠?何況搞不好有人需要找我靈幻大師幫忙啊!」

小酒窩不相信地笑著,卻未反駁他的理由,隨即湊近到靈幻的面前,壓低聲的引誘道:「反正這日子不會有人上門,不如我們來做些適合節日氣氛的事情。」
「……適合節日氣氛的事情,比如說?」
「聖誕節嘛,外頭約會逛街是年輕人的事,我們呢,就做些適合大人、適合夜晚的事。」
「比如說?」
靈幻不疾不徐的再問了一次,雙手搭在胸前,挑眉的看向小酒窩。
他是明白意思的,但並未被小酒窩的逗弄就嚇得驚慌失措。
正因為他很清楚小酒窩不是認真的,肯定只是覺得有趣,在試探他的反應,因此靈幻更不可能表現出小酒窩想看的害羞情緒。
這陣子小酒窩會有意無意地對他做些多餘的舉動,他也有些好奇小酒窩有膽子作弄到什麼程度?

「例如像是……」小酒窩以拇指撫摸靈幻的唇,湊得更近了。「接吻、擁抱……以及做愛。」
在唇片幾乎要觸碰到時,小酒窩忽然彈跳起身,英挺的身影「碰」的一聲消失,恢復成綠色靈體的姿態,在空中不停打滾。
「好痛──」小酒窩揉著受傷冒煙的肩膀,朝靈幻身後忽然出現的人影大吼。「你該不會是想殺了我吧,茂夫!?」

「我說過,不要隨便開師父的玩笑。」茂夫沉著臉,神色陰暗的瞪著險些對靈幻做些不軌行為的他。
膽敢再有動作,茂夫隨時會再出手。
小酒窩見狀,識趣的舉起雙手,他晃著身體緩緩飛到茂夫的面前。「好好好,我把『你的師父』還給你。」他的手搭上了茂夫的肩膀。「但是茂夫,明明有個女孩子邀請你過聖誕節,你為什麼要浪費大好機會地跑來這?」

「如果我沒來的話,你打算對師父做什麼?」
茂夫壓低了聲音,斜看向他,小酒窩對他暴發前的姿態再清楚不過,倘若繼續飆高情緒,到時他就不是手疼了一下這麼簡單。
小酒窩明白自己是不能再多說一句話了,自討沒趣的他趕緊逃離了現場。

現場留下師徒兩人,茂夫靜靜的走向靈幻,一直到兩人併坐,確認師父無恙,他的情緒才緩了下來,但仍有些不放心,他問道:「師父,小酒窩沒對你做些什麼奇怪的事吧?」
靈幻避開問題,只是望著他嘆了一口氣。
「小酒窩沒說錯,你應該跟那個可愛的女孩子一起過聖誕節,為什麼跑來這?」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8.26.
https://www.plurk.com/p/lt0y8f

我掉入靈能坑很快,看完動畫三集就掉了
然後很快就確定往「茂靈」發展,一掉就掉好深,這番跟這配對真是太有魔性了,會中毒!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