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耽美BL同人
靈能百分百 (路人超能100)

龍套x靈幻 (茂靈) (モブ霊)


師徒(2)

* 茂夫成年20歲大學生設定 (20x34)
* 妄想多






街道傳來讚嘆主的詩歌聲,天籟之音悠揚,彷彿心靈皆被洗淨。
靈幻並非信徒,但他學過幾首作為淨化惡靈的方式,說來也足夠他自豪,他的歌喉頗受婦女歡迎,具有療癒的效果。

「師父連歌唱都很厲害耶……」
茂夫第一次聽靈幻唱詩歌時,聽得有些如痴如醉,再現初次見面對他憧憬不已的小學生模樣。
喜孜孜的靈幻被稱讚時反而害羞的清了一下喉嚨。「嘛……這也是除靈必備的技能啦,等你大一點我再教你!」

後來,靈幻實際上「沒有靈力」的秘密被媒體揭櫫於世,這個承諾也就這麼被遺忘了。



落雨降下的溫度適時在入夜時產生紛飛的細雪,在耶誕夜裡漫天飛舞,令人心醉的銀色聖誕雪景。靈幻憶起孩提時祖母告訴他的傳說──對初雪許願,願望會實現。
他伸手一抓,握住了落雪,思量一陣後依舊沒有許下任何願望。
白雪漸漸融化於掌心,初雪會帶來奇蹟終究是騙人的把戲,他早已是個不相信童話的大人了。

屋裡的青年默不作聲的走到身旁,模仿他的動作將初雪緊緊握住,閉起雙眼好一片刻,這畫面讓靈幻想起茂夫初中三年級時也曾在他的住處握著初雪許願。

那時茂夫仍是個青澀的孩子,儘管表情不多卻已經比初次見面時更有情緒。「希望師父也會喜歡上我。」
靈幻不小心聽見他的願望,基於禮貌原本不想出聲,但身為師父的他忍不住提醒道:「龍套,許願時一般不會說出願望的啦!」
「喔、對耶……」
「而且你的願望太奇怪了,我最近做了什麼讓你以為我討厭你嗎?」
「唔……嗯……沒有……」
茂夫當時支支吾吾的靦腆笑了,靈幻記得那張笑容多麼可愛,一直到茂夫進入大學,兩人相處的互動越來越曖昧,他事後回想才發現,或許那時的茂夫就已經喜歡上他……不,搞不好更早之前。



「師父,你剛才有許願嗎?」
面前是已經成年的茂夫,他張開手心,融化的白雪化成冰水濕了手掌,他緩緩看向靈幻,月光將他逐漸成熟的輪廓勾勒得格外分明。
靈幻望著他有些心悸,卻強迫自己別開視線,仰看著不停飄下細雪的天頂,喃喃道:「我早就過相信許願的年紀了吧!你們年輕人相信就好。」

他不該帶茂夫回到住處的。
在聖誕節帶著與自己關係變曖昧的徒弟回到住處,腦袋到底裝些什麼?靈幻新隆覺得自己真是越老越糊塗了。
但他也很清楚,無論如何懊悔,從初次見面時起,他就無法拒絕這孩子的希求。





傍晚,在相談室裡他第一次有些嚴厲的質問茂夫。「為什麼聖誕節不跟女孩子過,偏偏來找我?」
他想,這是身為師父的自己必須築的牆,他該將茂夫導向最順坦的人生道路。
他刻意在這麼重要的日子放茂夫一天假,也預設好茂夫即使不會找女孩子,也會跟朋友們過節的。
他刻意保持兩人的距離,也刻意避開茂夫被告白的場面,然而一切的刻意全被茂夫筆直朝向他的勇氣破壞了。

茂夫面對靈幻有些嚴肅的面容,他只是輕聲回問:「那麼師父,你剛才為什麼要『刻意』繞遠路?」

靈幻沉吟,有些感嘆茂夫又在不知不覺中成長了。
以為這孩子不懂得觀察週遭,或者即使察覺到他當時人就在附近,也不會對於他避開碰面的舉動有所懷疑……沒料,茂夫敏銳得很。
是的,他所安排的一切『刻意』,在在只是不言而喻的把自己的心情袒露出來。

「是因為那個學妹的關係吧。」茂夫肯定的說著,接著逼近他,如同方才小酒窩靠近的距離。
但不同的,是靈幻與小酒窩對談時一派愜意,但他面對茂夫卻如坐針氈。
「為什麼有學妹在場,師父就不敢從我身邊經過了呢?」
茂夫的雙眸犀利得懾人,讓靈幻心虛的換了下坐姿,尷尬的扯了扯唇。「我看你們氣氛正好,不好意思打擾。而且今天正好有新雜誌出版,就繞去書店了,不信你問小酒窩。」

「我相信師父的話,師父要我相信,我就相信。」
「龍套……」
「可是我發現一直這樣是不行的,你永遠把我當小孩子。」
「沒有這回事,我知道你已經長大了。」
「師父,你從來沒有跟上次的相親對象約會過,你真的喜歡那個人嗎?」
「……喜歡阿,只是我們都太忙了,只能網路聯絡……龍套,你別再問了。」
「那麼師父你刻意避開學妹對我告白的場面,是因為你很在意嗎?」
「龍套,我要你別再說了!」

情急之下,他按住還打算繼續逼問他的那張嘴,他從不知道茂夫也能這麼滔滔不絕地說話,剛才一分鐘內幾乎把一小時的份都說完了。
未料茂夫片刻拉住靈幻的那隻手,朝他手心輕輕舔過,熱舌劃過手掌的瞬間令靈幻自手心發燙至心窩。他趕緊抽回手,須臾,茂夫湊了上來吻住他的唇。
意料之外的吻,起初有些苦澀,吮吻中卻帶出甘甜,濃烈得彷彿是龍套想證明自己早已是名成年人。
若非煞風景的手機訊息聲讓靈幻適時拉回理智,恐怕就這麼順從慾望下去……

兩人分開擁抱後保持靜默好一陣,彷彿針紮在地都聽得清楚,逼人於死地的窒息感。
靈幻以為保持距離就會處在安全地帶,他沒料到茂夫會自動越過界限,毫不猶豫地進入最危險的區域。
他更對自己失望透頂,他只抗拒了幾秒便沉醉在與龍套的熱吻裡,方才滿腦子為人師表的正氣凜然到哪去了?
茂夫對自己的情感或許是因為憧憬才產生的,但自己又是為何呢?居然會被相差這麼多歲的青年吸引……
「龍套……我們都先冷靜一下。」

他身旁的茂夫一如既往地觀察著靈幻,他的師父此刻正因為他的舉止而徬徨與不安,他有些後悔。
方才純粹怕繼續沉默下去,會被靈幻四兩撥千斤的帶過話題,會一輩子被當作小鬼頭,才有些著急的吻了上去,儘管這會是讓他回味無窮的回憶,茂夫舔了舔因為親吻而濕潤的唇,斟酌之後恢復往常的態度,那是靈幻所熟悉的影山茂夫。
「師父,我不提那些了。」
靈幻見狀也故作輕鬆。「……那好,我們就當作什麼也沒發生。」
茂夫聽著這句時滿腹心思,卻仍決定先不糾結於此。「師父,我可以去你家過聖誕節嗎?就像以前那樣。」

靈幻自然會答應茂夫的請求,因為從以前到現在,他都是個疼愛徒弟的好師父。





家人們早已認識靈幻,得知茂夫是要在靈幻住處過夜也很放心。

「我早就過相信許願的年紀了吧!你們年輕人相信就好。」

他記得靈幻不信許願這件事,但告訴他不少關於許願勵志故事的人,也是靈幻。
茂夫回道:「師父,小時候我對自己的能力感到害怕,希望有誰能幫助我,後來,在我11歲時真的遇到這麼一個人……我的願望有實現,許願還是有效果的。」

靈幻有些自豪,好心情上揚的他笑了笑地回應:「其實你遇到的那個人,他也很高興遇到你。」
難得聽師父坦白,茂夫一陣恍神,定了定心後再道:「可是師父,我後來的願望都沒有實現了。」
「呵,像是什麼?考試滿分之類的嗎?」
「我希望『靈幻師父能喜歡上我』,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有實現……的樣子。」

茂夫認真凝視著靈幻。
「師父,我有機會實現這個願望嗎?」

多少年了,仍保持一樣的願望。
面對那雙深邃的黑眸子,靈幻緊張地嚥了一口水,尷尬不已的避開視線。
「我覺得………」靈幻猶豫萬分,最後仍糊弄過去的笑了笑。「老天爺可能不太懂凡人的戀愛,幫不上忙。」


龍套……
事實上,老天爺早就幫你實現願望了。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9.04.
https://www.plurk.com/p/ltk43g

我昨天終於把漫畫「最上篇」看完了!
其他人忙著逃命,靈幻卻堅信龍套會回來的在他身邊等他,那份堅貞的愛真是太動人了
(雖然是傲嬌的用其他理由對小酒窩解釋)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