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因為<師徒02>發出當時,陸續有收到被虐了(!?)的回應
所以,試著先來點輕鬆文

依據漫畫衍生
酒量不怎麼好的師父萌萌der


耽美同人
靈能百分百 / 路人超能100
<酒量無法詐欺>
茂靈 (モブ霊) (龍套x靈幻)

* KISS鏡頭有,非同好請不要看
* OOC
* 龍套成年,與師父剛交往




「我想,你需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小酒窩。」

聲聲充滿了威脅,茂夫陰沉著一張臉,冷冷看向面前的兩人,視線懾人。
小酒窩的手正扶著靈幻的腰際,而酒醉中的靈幻還渾然不覺四周的空氣早已凝結,在小酒窩的頸邊磨磨蹭蹭。

「別再害我了阿,靈幻!」小酒窩抖了抖身體,趕緊在靈幻的耳旁提醒,然而此舉卻只是反效果。
眼見面前的青年即將發動念動力攻擊,小酒窩一時也顧不得粗魯與否,直接就將靈幻往前一推,所幸茂夫穩穩地接住了他。

「你聽我解釋……茂夫,你先冷靜。」
「我正在聽。」

有些人是碰不得的,尤其對影山茂夫而言,千萬不能隨意碰靈幻新隆。

「你放心,我對靈幻沒有任何遐想。」他強調,同時往後跨了一大步。
他可沒膽子招惹怒氣中的茂夫,尤其是翻了醋罈子的影山茂夫。

「那麼請告訴我,你為什麼灌醉師父?」
「我沒有!我只是看靈幻心情不好,才邀他一起喝喝酒,放鬆一下心情。」
「……喝到醉醺醺才帶他回來?」
「拜託,才讓他喝一杯欸!酒精濃度根本不到5%,是靈幻自己吹噓酒量有多好,多麼會品酒,我才……哪知道又是詐騙!」

小酒窩擦了擦額汗,儘可能誠懇的說明一切原委。
靈幻一到酒吧便對他侃侃而談各種名酒的香醇嗆甜,他真以為這男人如嘴上說的是名品酒高手。
儘管他也懷疑過靈幻只是虛張聲勢,但誰能料到一杯就醉!?根本不用試探斤兩了,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詐欺師。

「師父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喝酒,難道你沒發現?」

小酒窩抓了抓頭,自認倒楣了。「……誰會跟你一樣這麼留意靈幻的大小事……」他真不該多管閒事,早知道就任由靈幻在相談室裡自尋煩惱。
他想,今日是免不了要挨茂夫一頓教訓了。
已經認命的擺好投降姿勢,所幸靈幻適時的拉著茂夫說了些醉語,茂夫見狀只忙著帶靈幻回房,再也無暇理會小酒窩。





靈幻一躺上床便難受的磨蹭著枕頭,在茂夫替他蓋上被子時嘟嚷了幾句:「頭好痛,小酒窩……不能喝了……」
茂夫嘆氣,他爬上靈幻的床,將靈幻溫柔的摟在懷中,替他按摩太陽穴。
事實上茂夫並不懂按摩,他只知道這能讓靈幻感到舒服,也只記得靈幻喜歡的力道。
「師父,拜託你以後不要跟小酒窩喝酒了。」

他記得靈幻透露過連喝「一杯水果沙瓦」都能醉倒,除非心事難解,否則絕不多沾一口。
師父究竟是遇上什麼煩事,才會找小酒窩喝酒呢?
茂夫很介意無法成為靈幻分擔解憂的對象,更在意靈幻信任著小酒窩卻不是信任他。
分明已經交往了卻無法談心,是因為當他還是孩子的緣故嗎?

他選擇在他20歲生日那天對靈幻告白,原本是做好準備即使被拒絕也會繼續保持師徒關係,然而意料外的,靈幻送了他一份最棒的成年禮。
只是,形式上雖已交往,實際上尚未有明顯變化。
若說肢體接觸,平時他就常幫靈幻按摩太陽穴;若說情侶間該有的親密互動,他們卻連牽手都未曾有過。

熟悉的觸感令靈幻不自覺蹭了蹭身後的人,喃喃道:「龍套嗎?」
「對,是我。」
「……小酒窩人呢?」
一提及這名字,茂夫不愉快的情緒又上升了一些,他扯扯唇。「師父,你以後如果心情不好想喝酒,我陪你,我20歲可以喝酒了。」

靈幻聞言,不滿的扯了扯粉紅色的領帶。
「我就是找小酒窩談你的事,不可能找你啊!」
襯衫的釦子也在他抱怨的過程中一一解開,白皙的胸脯在半敞的襯衫下誘惑他,茂夫神情冷靜地盯著,內心卻開始波濤洶湧。
儘管視覺完全被吸引了過去,他仍沒漏掉方才話語中關鍵的幾個字。
「……我做了什麼惹師父不開心?」
「你,劈腿。」靈幻忽然指向他的鼻子:「在你中學時我就跟你說過吧,不專情的男人是會有報應的!」
被罵的有些捉不著頭緒,茂夫不解。
「師父,我自認我是個專情的男人。」
天底下能像他一樣,從小學五年級到成年都執著於同一位對象的,恐怕不多了。
他敢發誓他只愛靈幻新隆,現在是,今後也會是。

豈料靈幻毫不領情,仍舊認定他偷腥了,他醉意仍深。「你明明就在街上親一個女孩子,好意思說專情?」

茂夫很快發現一件事,酒醉中的靈幻在對話上變得相當坦白,少了平常在社會上打滾所必須的巧言舌辯。
若是平常的靈幻,肯定是用套話的方式逼他把事情緣由解釋清楚,不可能如此直白的興師問罪。
他愛慕著平時成熟可靠的靈幻,但他也很快喜歡上坦白的靈幻,額外可愛。

「師父,你看錯人了,我不可能會去親你以外的人。」
「是嗎?小酒窩他也看到了,就在商店街裡。」

茂夫這才明白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這個月是就讀大學所強力推銷的情侶月份,這是多年來的傳統,許多校友最後結成連理也是此慣例的效果。
他確實昨天被校刊社的同學拜託與素未謀面的學姐合作,拍攝「約會後情不自禁告白接吻」的場面。
然而,從頭到尾都是利用借位拍攝,完全沒有碰到對方,實際上,他連那位學姐長什麼模樣都忘了。

靈幻師父這當下如此介意,莫非是吃醋?
茂夫不禁喜上眉梢,平常不太有情緒的面容也泛上了笑意。
他將靈幻緊緊摟住。「師父,那是幫校刊社拍攝宣傳而已,我沒碰對方,有很多人可以幫我證明。而且,我只喜歡師父。」

他不確定靈幻在醉意之下能否思考他的解釋,但靈幻原先焦慮的情緒確實在他的擁抱中減緩下來。
靈幻回道:「……你一直說喜歡的……是不是在開玩笑?」

都已經交往一個月了,現在才問這個問題嗎?
茂夫皺起眉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這種事,不可能開玩笑阿。」
「……但龍套你不是一般人,想法常常不同於常人。」
茂夫無法反駁。
即使是醉語,靈幻說的話仍是有一番道理。
「那麼師父……」他將靈幻壓制在床上,逼對方與自己對視。「你喜歡我嗎?」

靈幻答應與他交往以來,從沒有表示過自己的心意。
縱然茂夫叮嚀過自己「靜心等待」,然而實話說來,怎麼可能不在意?
靈幻既然在酒醉中變得稍微坦白,現下應該是探尋答案的最好機會了。
他忐忑的等待,靈幻則望著他努了努嘴。
「以師父身份來說的話──」
「我不是要知道師徒之間的感情,是戀人之間的。」
靈幻嗯哼一聲,仍繼續帶開話題。「……不是應該你先告白嗎?」
「我告白過了。」
「那不算,感覺跟平常一樣。」

茂夫第一次對靈幻告白是在他初中畢業時,那之後每一年的情人節與七夕都不曾缺席過。
靈幻之所以認為「同平常一樣」是事實,但那純粹是因為茂夫的心情始終如一,並非是他拿師徒情誼在玩笑。

看來靈幻並未完全相信他的告白。
在這個瞬間,茂夫明白了靈幻指點過的人生道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口才辯不過靈幻,那麼只好靠行動來證明。

「既然師父這麼說的話……」
他俯下身,試探性的親吻靈幻的唇角,靈幻只是遲疑地眨了眨眼,並未有推阻的動作,這讓茂夫更大膽的吻上他的唇,眷戀的吻覆。
靈幻的唇內仍殘留水果沙瓦的味道,茂夫更用力的吮吸,捲起靈幻的舌,情熱的吻發出了甜蜜的嘖嘖聲,濃密的化不開。
「……嗯……」
茂夫自知接吻的技巧不夠好,起初有些擔心,所幸靈幻仍在擁吻中逸出幾聲動情的低吟,糾纏流連的吻在分開時甚至牽出了銀絲。
「呼……呼……」
結束長吻之後他與靈幻同時喘息,茂夫靠在他的肩膀上汲取熟悉的氣味,討個歇緩,逼自己保持理智。
他是想證明心意,但若再不適可而止,怕將被生理慾望的潮水淹沒。

「師父,我喜歡你。」
他定聲道。「你不信一次,我就親一次,親到你信為止。」
他希望靈幻在酒醉醒後還會記得這個吻,但無論記不記得,他都會用行動讓靈幻明白『他的認真程度』,茂夫一旦決定了某件事,便會貫徹到底。

靈幻擦了擦濕潤的唇,囁嚅道。「其實……我……也喜……」
吞吞吐吐的,聲音越來越小,但從靈幻的反應看來該是要告白了,茂夫滿懷期待的等待。
半晌,害羞到滿臉通紅的靈幻用手遮住了臉,平時應答如流,此時簡單的四個字對他卻是難如登天。
茂夫也不忍心再逼靈幻了。
「師父,不用勉強沒關係。」
「……」
「但是剛才說的,親到你信為止,這是真──」
話還未說完,後腦便被靈幻按了下來,彼此的唇瓣再度貼上。

他被靈幻吻了。
彷彿夢境一般,茂夫驚喜得心臟跳快好幾拍。
沒能聽見靈幻的告白實在可惜,但卻享受到靈幻主動親吻他,這一刻也值得紀念了。

靈幻小心翼翼般的捧著茂夫的臉頰,細細綿密、溫柔得讓人陶醉。
驀然,靈幻不自覺的在親吻中逸出一聲輕吟,如此銷魂,在茂夫的腦袋裡轟出一巨聲。
茂夫震了震身子,片刻稍微用力的回咬靈幻的下唇,繼續拉回主動權。
比方才更加貪婪的吻,呼吸開始急躁,灼熱的氣息在親吻中逐漸侵蝕理智,下半身一邊助興的隔著衣料磨擦著,彼此的慾望正在膨脹。
體溫逐漸升高,他的吻移至胸前的蓓蕾,舔吻著,含咬著,微微的刺痛感令靈幻低喘,那聲音如此性感,令茂夫身子一熱。
下半身竄上的熱源很清楚的告訴他,從方才開始就不斷升高的情緒是什麼。
他望向雙眼迷離的靈幻,他不確定靈幻清醒了多少,還有多少醉意?
他不喜歡趁人之危,然而淫慾的氣氛已經醞釀成熟,想放棄卻難跨越慾望這一關。
他難受的在靈幻的耳旁低嘆一聲。
「師父,對不起……我……要煞不住了……」








翌日,茂夫回到住處時,小酒窩正從律的房間裡飄盪出來。
他見到一夜未歸的茂夫,露出瞭然的曖昧笑容,擠了擠茂夫的肩膀。「昨天晚上,你跟靈幻該不會……」
茂夫則毫無心情與他玩笑,神色一黯地看向他。
「以後再有類似誤會的事,直接告訴我,不要再帶師父去喝酒。」

小酒窩面對那張隱含怒氣的臉,識相的收起玩鬧,他討好的笑了笑。「我有幫你跟靈幻解釋『你不可能會劈腿』的,他也說他信你阿,誰知道他只是嘴硬逞強。」
茂夫的神色還是有些不愉快。
「不過,這也表示他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在意你啦!」
很好,茂夫的心情一瞬間轉好了。

「所以,你們和好了吧?」
「嗯。」
「喝醉的靈幻可愛嗎?」
「非常可愛。」
雖然小酒窩難以想像靈幻可愛的樣子,但是他懂「情人眼裡出西施」的道理。
「那、你們昨天晚上有做愛嗎?」
茂夫聞言定格,氣勢如氣球漏氣般瞬間消逝,他滿臉通紅地僵直了身體,尷尬的與小酒窩對看幾秒,逃也似的離開。

小酒窩望著他的背影,實在猜不出結果。
「這……到底是有沒有脫離處男了啊?」





完結

六枋璟檀
2016.09.07.
https://www.plurk.com/p/ltrf3b

小酒窩你可以問問看靈幻,雖然師父會更難套話www


一直忘記說明,之所以對話中,龍套對師父用「你」而不是「您」
是因為考量到原作漫畫
龍套是會對靈幻直接稱「あんた(アンタ)」的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