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耽美BL同人
靈能百分百 (路人超能100)

龍套x靈幻 (茂靈)

師徒(3)

* 茂夫成年20歲大學生設定 (20x34)
* 妄想多
* 有自創角色,請小心避雷




人類之所以是人類,在於他的喜怒哀樂,在於他豐沛的情感。
倘若只存在理智之心,同鋒利如芒的利刃,傷了自己,也傷了愛自己的人。





本該是銀色浪漫的聖誕雪夜,卻被尖叫聲劃破天際。

祥和的社區裡有著數棟大廈公寓,其中B棟8樓住著一對的父子,他們極少與鄰居交流,鮮少出沒在大眾場合。木訥寡言的父親45歲,是名普通的公務員,而高挑秀氣的兒子年僅二十歲,個性內向,總是帶著不符年紀的陰鬱氣息。
這名青年本該在聖誕節享受歡愉氣氛,然而他卻於午夜鐘聲響起時,在他相依為命的父親面前自陽台跳樓了。

鮮紅的血液浸染尚未被白雪覆蓋的泥地,救護車在深夜裡尖銳地呼嘯而過。
男人於陽台看著一切宛如電影的情節,他悲愴的流淚,喃喃著:「這次該能結束了吧……可以了吧……」






「靈幻先生,我想委託您為我兒子除靈。」

靈幻新隆在新曆新年接到的第一通電話,便是惡靈相關的委託工作。
連幾日的落雪在今日清晨終於停息,元旦日迎來艷陽高照,令人額外精神颯爽。

「師父,早。」
仍在放假的茂夫一早便趕來相談室,與外頭晴空萬里的天氣正符,他露出難得一見的笑臉。
即便到大學已經比較能表達情緒,茂夫平時仍是掛著冷峻,不過多的心情起伏。靈幻結束通話時留意到茂夫臉上的喜悅,意外道:「早阿,你今天心情看來不錯。」
「我做了個好夢。」
「喔?聽說每年的初夢都會很準,恭喜你啦!吃過早餐了嗎?」
「我已經帶早餐來了,就是打算跟師父一起吃的。」

他自茂夫中學時便常叮嚀他「紳士」該有的行徑以及「男友」該有作為,他確實是把茂夫培育成一名好丈夫人選,豈料茂夫所學習過去的溫柔體貼,後來只專門對他。

戀愛就像心中有塊花圃,你會先聆聽到種子灑落的聲音,土壤被翻撥,雨水的滋潤,隨著暖陽而逐漸茁壯。
靈幻新隆的花圃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破壞,他總會在嫩芽剛長出時狠下心踩踏。
但無論他如何抑制花草繁茂,中央那棵樹怎麼也無法砍斷,他拼了命的嘗試過,他賣了力的努力過,那棵樹仍舊屹立不搖,甚至枝葉一日一日茂盛,主幹一年一年擴大直徑長度。
在他回神之時,樹木已茁壯到他只能仰望的地步。



師徒兩人面對面坐在熟悉的座位,享用茂夫帶來的速食餐點。
「說起來,龍套,你的初夢到底夢到什麼?瞧你今天一臉好心情。」
「我夢到我跟師父正式交往了。」
所謂的拿磚頭砸自己的腳,就是這個情形吧。
靈幻時常在想,究竟是他運氣不好,總是無意識挑錯話題,還是龍套特別會繞話題到兩人的關係?
靈幻若有所思的「喔」了一聲,繼續埋頭吃自己的漢堡。
「那我們何時會交往?」
「今年春天,因為背景有櫻花盛開。」
「嘿,就算是春天,也不見是今年吧。」
「一定會是今年的。」
茂夫篤定的凝視著靈幻,那眼神說明著:無論是不是今年,他都會讓夢境在今年實現。
靈幻再繼續埋頭吃自己的漢堡。

茂夫自從大學之後開始不避諱的表達對他的情感,靈幻到目前為止也已經習慣他毫不遮眼的凝視了。
要說他唯一覺得不方便的,即是以往在茂夫面前是輕鬆自在的品嚐美食,吃到滿嘴醬汁也毫不在乎,但如今意識到彼此感情,靈幻不由得開始保持形象。

龍套自然發現到靈幻的變化,原以為是自己多心,但一個人的習慣是難以改變的,因此在他發現好幾次「靈幻是意識到什麼才細嚼慢嚥」的情況後,他忍不住道:「師父,你最近吃東西好拘謹。」
靈幻聞言只是聳了聳肩,漫不經心的回著:「沒有吧,我只是更加注意用餐禮儀,畢竟不能給你不好的示範阿。」
若是對中學生的茂夫,或許是個好理由,但如今茂夫已然成年,對於用餐禮儀又怎麼還會需要所謂的示範?

「我希望師父能跟以前一樣,在我面前完全放鬆。」不待靈幻回言,他追著再道:「而且,我覺得師父大口大口吃東西的樣子很可愛。」
這是真心話,他認為靈幻在他面前不顧形象,正代表靈幻把他當成親密的人。

靈幻故作鎮定的喝一口飲料,但耳根已經染紅。
他一個大男人被形容為「可愛」,還是被小14歲的徒弟安慰「豪邁的吃相是可愛的表現」,實在是令他哭笑不得。
「被你這麼一說,我就更加沒辦法放鬆的吃東西啦!」
「欸?!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快吃吧,已經跟委託人約好時間了。」

靈幻新隆的花圃無限繁茂著,完全不照他所希望的荒廢死寂,反而是生機盎然。
他在日陽下揮汗斬除腳邊的花草,一回眸卻發現樹梢上已經被築了鳥巢,吱吱喳喳的繁衍下一代。
一股暖意上心頭,靈幻一見到那一窩的鳥家庭,溫馨的融洽氣氛,手上的斧頭更不可能揮下去了。
但任由樹木茁壯下去,又該如何是好?



「青山先生單方面說他兒子被附身,我們還是得親眼見過才能確定是不是真有惡靈。」
靈幻簡單的為龍套說明方才的委託內容,手上的餐點也已解決完畢。
日陽悄悄爬至兩人的身上,彼此的影子在地板上觸碰在一起。
靈幻盯著影子一陣,想挪點距離讓影子分開些,龍套卻在此時忽然接話,他只好若作自然的保持姿勢。
「師父真是工作狂,今天明明是元旦。」
「嘛,反正也沒其他事做,何況元旦還會打電話來的話,代表是真的很困擾吧……不過對你是比較不好意思啦,晚點再請你吃大餐。」
「我沒有關係,我本來就打算今天一整天都跟師父在一起的。」
靈幻有些害羞的清了下喉嚨,若作自然的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距離相談所大約只有三個公車站的距離,當兩人併排等待隊伍時,靈幻留意到身旁的茂夫已經高出他半個頭,肩膀也比他寬闊。
已經不能稱他為孩子了,茂夫一直超越他期待的成長著,本該是穩穩的步履在他身後,不知不覺已經領先於他,甚至換成茂夫拉著他的手往前。

「師父,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靈幻把頭往旁一撇。「沒有沒有,我只是在想,我忘記帶我的鹽巴了。」他總不可能明白說出:他又看著益發俊挺的龍套發愣了。

靈換發現心中的花圃繼續無限延伸範圍,已經到了他無法控制的地步。
靈幻是早就放棄砍斷最中央的巨樹了,至少他得控制周圍的花叢吧,然而眨眼間,無數的紫色花朵在他周圍盛開,風吹起的花海將他整個人淹沒,一朵朵在他耳旁喊著:放棄吧!接受吧!……不停重覆著。
靈幻在紫色花叢中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深深地、長長地逸出了一口氣。
看來他的花圃是一輩子也不可能荒蕪了。



約20分鐘後下了公車,兩人再步行5分鐘到達青山先生的住宅。
男主人正是他們的委託人,名喚青山嘉成,是一位年約45歲的公務員,沉默寡言,蒼白的皮膚讓他看上去無精打采。
嘉成無神的雙眼打量著師徒兩人好一片刻,聽著靈幻舌燦蓮花的說明除靈本事,情緒才稍微和緩。

嘉成的獨子青山練矢與龍套同樣是20歲的大學生,在邁往練矢的房間途中,靈幻留意到牆上掛著好幾張照片,全是父子倆的出遊合照。
「你們父子倆感情很好。」
這應該是人際互動的正常對話,卻讓前方的嘉成遲疑了腳步,隨後才保持禮貌的向靈幻解釋道:「他母親在他三歲時就跟我離婚了,他是我一手帶大的。原本是可愛的孩子,但自從五年前他遇上車禍之後,就開始不像人類了。」嘉成開始渾身顫抖。「他應該好幾次都要死了的,而且聖誕節那晚也確實跳樓了,但是,竟然隔天就完全復原,他……」

靈幻沉吟片刻。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什麼可疑行徑嗎?」
嘉成聞言立即禁聲,緊張地搖了搖頭,似乎不願意深談,靈幻沒有勉強他,而龍套則從接近這棟公寓時便一直保持警戒,並隨時緊側在靈幻的身旁。

「是很強大的靈嗎?龍套。」
「感覺不太好對付。」
「真意外,我還以為頂多只是個小惡靈,只要別跟最上一樣就行了。」
「……倒是不至於有那麼強。」

語落下的同時,三人也來到練矢的房間門前,嘉成轉身朝他們道:「我讓他喝了安眠藥,現在應該睡得正好,請你們趁現在把惡靈趕走吧。」
「不好意思,青山先生,實際狀況如何我們還是得先看過本人後才能跟您……」
靈幻語未畢,嘉成身後的房門便無預警的被開啟,硬生生打斷三人的對視。

一名俊秀的青年出現在門後,漆黑的雙眸如一潭死水,手上握著一隻沾了水彩的畫筆,模樣看上去並非嘉成所認為的正在入睡。
倘若這名青年沒有被什麼靈附身的話,原則上他是青山練矢。





未完

六枋璟檀
2016.09.15.
https://www.plurk.com/p/lu8poi

不小心爆字數,先放出這一部分
我想(4)應該不會拖太久就會放上的

然後,自創人物不會佔太多部分的,請放心

中秋節快樂(笑)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